母親的轉變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四日】我的家庭是個很普通的家庭,父親母親都是工人。父親是個氣功愛好者,從氣功剛開始一出現就學武術,學這個、學那個。

一、初識大法

直到一九九六年隨著大法的弘揚,我們這個小鎮又多了一種高德大法。由於當時功法很多,在我們這的大操場上大家就按照功派各佔一處練著各自的功法。不久那一塊塊的分區就漸漸的消失了,最後很多功派都沒有了,整個大操場就都成了法輪大法的煉功場。

由於大法法理的深奧與祛病健身的超常,父親也走入了大法修煉中。母親更是個愛說愛笑、活潑開朗的人,平時上班,下班,做飯,照顧家。那時的母親雖然沒有走入修煉,但對大法也沒有抵觸。當地同修們經常來家裏作客,和爸爸一起交流、切磋,母親總是熱情的接待大家。那時的我只記得每個來我家的叔叔、阿姨都是那樣的慈眉善目,面帶微笑。原本爸爸暴躁的脾氣也變得收斂了許多。母親和我一樣,感受到了大法給我們的家庭帶來的祥和美好。

二、突如其來的打擊

一九九九年,江澤民流氓集團突然開始了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一時間,真是血雨腥風。

父親因不放棄修煉被開除公職,被迫下崗。家裏人更是輪番上陣的和父親理論,讓他放棄修煉,可父親就是不肯。我和母親也因為邪黨的污衊造謠給父親施加壓力。當時的我還沒有修煉,看到父親對法輪功如此著迷,就對母親說:「我看我爸這樣不行,誰說都不聽,就得把書給他燒了!」母親說:「別啊,那書是你爸爸的命啊,你要把書給他燒了,這不得把他逼瘋了啊!」就這樣,因為母親的阻攔,我才免於造下大業。從這點看來,母親對大法心裏是認可的,善良的她知道大法好,只是擔心父親。

由於父親不放棄修煉,之後母親也經常和他吵架,也說過要離婚的話,但都只限於說說。隨著邪黨鋪天蓋地的污衊宣傳,社會上的壓力也越來越大。母親面對一次次的外界非議和議論只能無奈的哭泣!隨著時間的推移,母親看到無法說服父親放棄修煉,也就不再說甚麼了。我對大法的態度,也隨著父親不斷的講真相有所改變。父親因為下崗在家,就在姑姑的工廠找了份工作。

直到二零零三年的一天,父親在工作中突發腦溢血,住進了醫院,得知這一消息的母親猶如晴天霹靂一般。當我趕到醫院,父親已經昏迷不醒,只有母親呆坐在醫院的長椅上。之後的日子裏父親就再沒有醒過來,我和母親還有親戚們就輪番的照顧著父親。到最後,親戚們都熬得不行了,就只剩下我倆和父親昔日的同修們在照顧父親,還給父親放師父的講法錄音。善良的母親對我說:「你看這幾個叔叔多好,一直這麼認真的照顧你爸爸。」

半年後父親離世了,這對於一直依靠了父親半輩子的母親來說無疑是個巨大的打擊。家裏因給父親治病更是欠了一屁股債,我和母親也只能省吃儉用的還債,母親經常是以淚洗面。加之邪黨對大法的造謠、誣陷,慢慢的使得母親對大法誤解日深,之後的日子裏,只要有人一提到法輪功,母親就恨得不行,身體和精神也是越來越差,還患上了血壓高,經常頭疼,吃的藥也是越來越多。

三、觀念轉變 走進大法

二零一二年底,我正式走入修煉,開始嘗試著給母親講真相。可只要我一說,母親就怕的不行,哭著不讓講。每次我一看她那麼大反應,就沒法再往下說了。

到了二零一五年,母親總說一邊眼睛看不清東西,有時手裏拿著東西就掉到地上,後來到醫院檢查,查出腦動脈血管一側嚴重堵塞,醫院說現在連做手術的機會都沒有了,就先吃著藥再說吧。回家的路上,我在老同修的鼓勵下再次鼓起勇氣和母親說:您看您現在,醫院已經說了沒有辦法了,不如您試試看,念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很多人念這個病都好了。母親半信半疑的點了點頭。

從醫院回來後,老同修來我家看望母親,再次給母親講了真相,最重要的是這次交流老同修打消了母親之前認為的煉法輪功不讓吃藥的錯誤觀念。我晚上就開始給母親念《轉法輪》,她聽了也覺得很好。就這樣在師父的慈悲和老同修的幫助下,母親慢慢轉變了對大法的態度。

二零一六年,我經人介紹與一位同修結婚。我妻子也是二零一四年得法的新學員,但他們一家都是修煉人。她也和我一樣,都是開始反對家人修煉,到最後自己也變成了大法弟子,是大法的美好與展現給世人的神奇才轉變了我們對大法的態度,最後走進大法修煉中。因為我妻子是醫生,在結婚前就來過我家,從醫學的角度給母親講過大法真相。那時母親就喜歡上了她,說:「要能找個醫生也不錯!」現在想想這一切都不是偶然。

妻子同修是個樂觀、開朗的人,曾經也因不放棄修煉遭受過邪惡迫害。一進門就和母親講了大法真相,並用自己在家庭中的勤勞與寬容展現了大法的美好。母親也很欣慰我找了這樣一位賢妻。不久我們把之前的小房子換成了大房子,母親說妻子的到來是給家裏帶來了好運。

慢慢的我們開始帶著母親學法、煉功,她剛一學法晚上就夢到自己好像飄了起來,還夢到父親在一個很漂亮的地方和人下棋。這些都加強了她修煉的決心。在剛開始煉功沒多久,母親就能夠把動功一口氣煉完。有次煉功,妻子同修看她煉的很認真,音樂都結束了還不肯把手放開。過了好一會兒她才對妻子同修說:「我看到了好多花兒啊,各式各樣的花兒,真漂亮啊!我一抱輪就看到有一朵大花在我手中間抱著,我身體稍微一站不直,那花兒也跟著偏,我就趕緊站直了。真神奇啊!」妻子同修聽了也很震驚,說:「這是師父鼓勵您呢,讓您多煉功、多學法。」

一到晚上只要吃完飯沒甚麼事,我們就三個人在一起學法,從開始我們問母親:讀不讀書?到後來母親到我們房間找我們:讀書啊!這樣的轉變是之前的我無法想像的。母親的身體和精神也越來越好。有次去醫院複查,大夫看看結果看看母親就說:「不對啊,您這可真不像是這麼病重的人,這一點事都沒有啊!」就這樣母親一次次的見證著大法的超常與神奇!

四、在幸福的大法弟子家庭中修煉

隨著母親走入修煉,開始學法、煉功,也明白了更多的真相,知道了邪黨的邪惡。更知道了當時父親的死根源在於邪黨的迫害,是在各種壓力下才造成了那樣的結果。妻子同修在過年的時候給很多家人講真相,告訴他們善惡有報,跟著邪黨走沒有好下場,三退保平安!她從開始對妻子同修講真相不理解,到後來妻子同修還沒開口,她就對親戚說:「你把你那個黨退了吧!有啥用啊!你快聽我兒媳婦給你上上課(指講真相)!」她這樣一說親戚就哈哈大笑起來,妻子同修就趁機給親戚做了三退。

由於奶奶家對父親煉功誤解很深,所以爺爺和叔叔就成了我們講真相的難點。我曾經不止一次的給他們講真相,但最後都是不歡而散,有時叔叔甚至會大發雷霆。到後來別說開口,連我們倆個修煉的事都不敢和他們直說。沒想到過年的時候,有次母親從奶奶家回來,輕描淡寫的對妻子同修說:「我今天和你三叔說了,說你也是煉法輪功的,你們一家人都修煉。你倆就是因為修煉才走到了一起。」妻子同修睜大了眼睛說:「啊?您都說了啊!然後呢?三叔怎麼說?」母親說:「你三叔說,這小子這回可高興了,這次是掉到神仙窩裏了,找個法輪功好,他們都知道找自己的問題,以後省得吵架。」我倆聽了真是又驚又喜。母親就這樣幫我們解決了這個我們一直以為很難解決的問題。我們對母親更是刮目相看。也感嘆師父的巧妙安排!

隨著母親走入修煉,身體也越來越好了,家裏的歡笑聲多了。每次同修來我家,她都是開心的招待。同修們都說:你看你媽哪像六十多歲的人哪,簡直就像個小姑娘一樣!這一切在我看來都是無法想像的。

我們三個人有時在家裏還會有心性上的摩擦與矛盾。但我們都能向內找自己的不足,迅速提高。更難能可貴的是:曾經別人說不得的母親,在修煉大法後,也學會了向內找,一遇到摩擦雖然一開始很急,但馬上她就會說:「這事是我不好,我得找我自己的問題。我發現自己有甚麼甚麼問題。」每次她這樣一說,我們倆個都很慚愧,馬上也開始找自己的問題,這樣矛盾也就化解了。母親如此巨大的轉變都是源於大法法理的神奇與美好。

在短短的不到一年中,母親就這樣在大法的超常和師父的慈悲保護下,從一個對大法抵觸的憂鬱家庭主婦,變成了現在這樣一個愛說愛笑,開朗快樂的,走在神聖修煉路上的大法弟子,在末劫亂世的最後登上了度人的法船!

我們這個曾經支離破碎的家庭也因修煉大法變得快樂、幸福起來。現在妻子同修已經懷孕四個月了,馬上又有一位大法小弟子要加入到我們的大法修煉中。這一切都在向世人展示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真的不是一句口號,而是真實的展現,是一個個生命本源的回歸。

最後,我們全家對師父道一聲:師父,您辛苦了!我們一定不忘師恩,好好修煉,多救人!

合十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