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母親絕處逢生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一日】有一天,母親突然絕望的說:我念了一輩子天主教的經,輪到結果還要下地獄……

我母親今年八十四歲,由於外公外婆信仰天主教,母親耳濡目染,從小就敬天信神,不知從何時起她也成了天主教的忠實信徒,從而鑄就了她勤勞善良的良好品格。她不要不義之財,不與人爭鬥,一輩子沒跟任何人吵過架。

一、母親的善良

小時候母親就教育我們,不是自己的錢,撿到了也不能要。她舉了一個自身的例子:那是個大飢荒的年代,有一次母親在路邊撿到了一個錢包,裏面有三十元錢,還有一張相片(是本村人)。在那個年代,大部份家庭都沒有現金,一般人家吃的都是蘿蔔、糠、野菜之類,我家更不例外,鹽都買不起。如果這錢不還給失主,也沒人知道,而我家的生活就解決大問題了,但是信教的母親說:不是自己的錢不能要,物歸原主後,還經常以此為例教育我們。

我家有個鄰居,其丈夫是鄉幹部,這個女人很霸道,不知甚麼時候因甚麼事我母親得罪了她,她經常刁難我母親:農村出了工不給工分,並剋扣我家糧食,還經常找茬罵我母親,更過分的是為了洩憤還借故打我那當年只有三、四歲的哥哥。後來她那當鄉幹部的丈夫突然病逝(死時四十歲左右),當地百姓說她丈夫是做多了壞事、害過人命遭了惡報。

這女人死了丈夫,就沒有當年風光了,當年誰都不敢得罪她,現在眾鄉鄰都敢表露對她的厭惡和憎恨了,不僅如此,這女人還疾病連連。母親沒有因為過去的事厭惡她、憎恨她,因為是鄰居,反而主動幫助她、照顧她,以德報怨,令那女人都很感動、慚愧,後悔當年自己對我母親的所作所為。

母親有四個兒子、三個女兒。在農村,婆媳關係難處是常事,有一次,二嫂不知因何事無故罵我母親,母親沒還嘴。二嫂罵了一上午,到吃中午飯時,母親用雞蛋煮了麵條(農村常用這東西招待客人),親手端到二嫂房間,很親切地對二嫂說:「兒呀,媽煮了雞蛋麵條,你快吃吧,不要餓著,餓著對身體不好,如果你上午罵的不過癮,你就先吃飽,吃飽了再罵,吃飽了也有勁罵……」

母親七十多歲時,有一次在路上被自行車撞了,當時腳就腫了,騎自行車的人自知理虧,趕緊掏出錢包,要給我母親錢。可是母親沒要人家的錢,讓他走了,回家後母親的腳腫的很大,下不了地,一個多月後才可拄著拐棍走路。

二、母親的糊塗

一九九六年,我有幸走入了大法修煉,我向母親介紹過法輪功是佛家上乘功法,只要按照真、善、忍標準要求自己,道德昇華了,身體就會得到淨化,也就是說就能「祛病健身」,母親聽了很高興,說:那你就好好煉吧。她還會跟其他人說你去煉法輪功吧,法輪功很好。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江氏流氓集團發動了對法輪功鋪天蓋地的打壓迫害,媒體瘋狂造謠。母親聽信了邪惡的宣傳欺騙,分不清誰正誰邪,誰好誰壞。特別是當我無辜被迫害,從看守所回來時,母親想盡辦法要我放棄修煉,跪在地上說:你不答應放棄法輪功,我就不起來。我把母親扶起來,說:媽,你不要傷心,女兒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沒錯。母親說:那好人怎麼會坐牢呢?我們祖輩多少代也沒有坐牢的,就出了你這不爭氣的女兒!

三、母親的疾病

我們家七兄妹,我是二女兒。按照農村重男輕女的習俗,在當年極其有限的財力下,父母選擇了優先供兒子念書,我兩個兄弟都先後研究生畢業,另兩個兄弟因趕上「文革」,沒有高考的機會,但父母在生活極端困難的情況下,都盡了最大的能力供他們念書。現在除了一個兄弟生活條件平平外,另三個兄弟生活條件都很好,在各自的城市都有幾套房子。

我四個兄弟共有六個孫子,現代人爺爺奶奶帶孫子費盡心力已成常事了,可兒子孝敬父母卻寥寥無幾。二零零六年左右,我母親身體出狀況了,母親叫鄰居打電話給城裏的幾個兒子,哥嫂們接到電話後,回鄉下看望了母親,可是沒有一個哥嫂提出接母親去他家照顧,開著轎車都回自己家去了。母親自覺被兒子遺棄了,只好叫人打電話給我。

第二天我接到了電話,打出租車去看母親。一看把我嚇了一跳,僅一段時間沒見面,現在的母親雙手拄著拐棍,顫抖著身體,看樣子隨時要跌倒,只是腦子還清醒,告訴我:昨天你哥嫂們來了,但是自己被遺棄了……

我把母親接到我家,經過我的細心照料,母親一天一個樣,身體恢復的特別快。一個月後,母親就甩掉了拐棍。她明白:七個子女中就只有我對她真好,可是受造謠媒體的毒害及邪黨對大法弟子迫害的恐懼,嘆著氣說:你這麼好的人,可惜呀,……說到勁頭上來了,就逼我放棄法輪功,改信天主教,說天主教是國家允許的,威脅我說:如不答應我,就不在你家住了。我沒有答應她,母親竟然生氣的離開了我家。

從此後,母親在兄弟姐妹家輪著住,幾個哥哥都不情願接受母親,但又沒有理由推托,幾個嫂子對待母親就很不好,母親在她們家是飢一餐、飽一餐的,還要遭受嫂子的白眼和辱罵,母親受不了,身體立即垮了,兩腿浮腫,走路困難。在這種情況下母親又回到我家。

到了我家後,母親身體一天一個樣,住了一段時間後完全好了。可母親好了傷疤忘了痛,又反對我修煉法輪功,哭著對我說:我兒女七個就喜歡在你家,如果你不……多好啊!那我就有個靠了,我就好長期住你家。

我跟母親說:如果我不煉法輪功,你在我家住,我再怎麼對你好,你的身體也不見得會這樣奇蹟般的好起來!是女兒修了這高德大法才這樣對待你,是女兒修了這高德大法,大法才在你身上顯奇蹟……她不但不信,而且又一次因逼迫我放棄修煉大法,賭氣離開了我家。

四、母親的醒悟

離開我家的母親和上次一樣,又開始生病,病得不行了又回我家。一來我家住,身體又奇蹟般的好了。如此這般三番五次的,母親自己也覺得很奇怪,她到處跟人說:我每次身體不行了,到了二女兒家,不吃藥、不打針自然就好了。後來母親沒有離開我家,但卻激烈地反對我修大法,更甚者,在我不答應放棄大法時,她詛咒謾罵大法和大法師父。

有一天,母親突然在我面前哭著說:我念了一輩子天主教的經,輪到結果還要下地獄。聽她那絕望的聲音。看著她那哆嗦著的、好似要墜入深淵的神態,我內心都被感染到一種莫名的恐懼。

可憐的老母親受造謠媒體的毒害,和對邪黨迫害大法弟子的恐懼(怕我遭迫害),造下了謗佛謗法這樣天大的罪業,同時還犯下了嚴重干擾大法弟子修煉的大罪。我極力勸她不要謗佛謗法,不要干擾大法弟子的修煉,要虔誠懺悔,並念法輪大法好,地獄才不敢收,閻王才不敢要。可是母親就是不信。

這種可怖的狀態持續了半年多,後來她說要去教堂見神父,說神父能救她。我知道她這個狀態(謗佛謗法且不改過)誰也救不了,所以就沒帶她去教堂。有一次弟弟來了,我讓弟弟帶母親到教堂去見神父。回來後,她仍然念叨:念了一輩子的經,輪到結果還要下地獄。我問道:你不是見了神父嗎?她傷心地說:救不了,沒用……

此後有一天,母親臉色慘白,眼中流淚、人癱倒了,嘴裏在歇斯底里地哀嚎:我不行了,現在要下地獄了!我正在做家務,趕快放下手中的活,跑過去抱住母親,告訴她:「快!快!快念法輪大法好,地獄不敢要你。」

在這生死關頭,母親跟著我念起了「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好……」母親身體慢慢恢復了正常。第二天她接著念了一天,第三天早上,她告訴我:我現在好了,不會下地獄了。

直到現在,我都不明白,母親是怎麼知道自己會不會下地獄的。是誰告訴她的?她自己也不明白,但有一點我清楚:是我們偉大的師父大慈大悲救了我母親,把一個謗佛謗法、干擾大法弟子修煉的人從地獄中撈了起來。弟子叩謝師父!

自此以後,母親捧起了法輪大法的主要著作《轉法輪》,有時也看《洪吟》。她邊讀邊感慨:真好!寫的真好!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