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回我可真的相信法輪大法好了」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四日】去年暑假,姑家表弟辦學子宴。二叔開三輪車載著老奶、二嬸、三叔去趕禮。在鄉間路的一個急轉彎處車子翻了,把三個人都甩了出去。

第二天到醫院,看到三叔和二嬸還在重症監護室。二嬸進行了腦部開顱手術。肋骨折五根、腎出血、肺出血、盆骨粉碎性骨折、脊椎多處骨折、腦前額撞出黑紫色大包像個老壽星似的,臉都變形了;三叔頭骨塌了一塊,因為三叔有糖尿病所以保守治療,他的耳朵摔裂了、肋骨折了三根、身上多處擦傷;二叔眼睛上面縫了好幾針,腿和胳膊手多處擦傷很重;老奶頭部起個包,脖子不能轉。

二叔家堂妹哭了,我告訴她:「你們就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如果能見到你媽也告訴她自己念,別管她醒沒醒就告訴她這麼念。」表妹說:「好使嗎 ?」我說:「好使。誠心念相信就好使。」「好!我念。」

這時重症門開了,哥和三嬸從重症病房裏出來,說一會三叔就可以回病房了,又說:「二嬸還沒醒,看著真揪心。這要是咱家辦事時出這事可真夠嗆啊 !」我的小女兒今年考大學,剛辦完學子宴半個多月。因當時操辦時我的心態是站在大法弟子的基點上處理一切事情,所以整個過程都很順利。

哥的話使我想起我剛學大法時,一次搖車時,車反轉回來把手打了,手背腫的像黑紫色饅頭。父親看到說:「那就是折。」我信師信法沒吃藥、沒打針,不長時間就好了。轉年二妹也是搖車把手打了,跟我一模一樣。因為她沒學大法,上醫院接骨,打針、吃藥。現在幹活時手還疼。基點不同,同樣的事不同結果。所以我對哥說:「咱家不會的。」

第三天,我和小妹又去看二嬸,堂妹看到我哭喪著臉說:「大姐,昨天晚上大夫說我媽不樂觀,今天不一定能出重症。可怎麼辦呀?」我問她:「讓你念法輪大法好你念了嗎?」表妹說:「我念了呀!白天晚上都念也不好使呀?」正說著重症門開了,大夫喊:「家屬在嗎?一會兒病人可以回病房了。去辦理手續。」表妹拉著我的手說:「大姐,太好了!我媽沒事了!這回我真相信法輪大法好了!」二嬸當時那麼嚴重,結果二十二天就出院了。

我每次去看二嬸都告訴她念法輪大法好。二嬸恢復的特別好。新年前我和小妹去看二叔,二嬸沒在家,說去辦年貨了。一會二嬸提一個大塑料袋有三十來斤肉、排骨回來了。她外甥看到了說:「這老太太真厲害,這麼重都能拿動太神奇了。」我問:「二嬸,出院到現在有半年嗎?」二嬸說:「哪有啊!從出事到今天還不到五個月呢。我每天都念法輪大法好,還帶著大法護身符呢。」借此機會給她的外甥講真相、做了三退。

三叔十多天就出院了,恢復的也很好,兩個多月就能爬山了。

老奶三天就出院了。我們去醫院看老奶時,她說:「那天我去你二叔家,你二嬸讓我們坐他家車去趕禮。路上車開的還算穩,一上了田間路車就快了。一拐彎不知怎麼回事,我就感覺有人把我抱起來放到地上,然後就啥也不知道了。等我醒來看到你二叔臉和手都是血嚇傻了。你三叔在稻地的順水溝裏趴著。你二嬸不知哪去了。我就喊你二叔快把你三叔拽上來別嗆著。因為稻田前一天閉的水溝裏還有水。在橋洞裏找到你二嬸,頭撞了個大包很嚇人。因為溝邊是水泥板,上面有坑還有石頭。所以你二嬸才摔的最嚴重。聽別人說,我們出事的地方在我們走後不到一小時,又有一輛出租車和摩托相撞。摩托車司機送到縣醫院,醫院不敢接收直接讓轉院。後來死在去市醫院的路上,才四十來歲。」

我告訴老奶:「這都是你們相信大法,並做了三退得到了福報。以後一定記住法輪大法好。」老奶直點頭說:「是,我一直都信。」我們走出病房老奶又追出來,趴在我耳邊說:「有你和我外甥(他也是大法弟子)保著甚麼事都沒有。」我說:「不是我們保你,一切都是大法師父做的,你要感謝大法師父。」

每個人都希望自己和家人一生都平安。可是現在天災人禍這麼多,人人都精神緊張,身心疲憊。只要我們時時保持一顆平靜,慈祥的心態,心中永遠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出邪黨的黨、團、隊,在遇到任何危難的時候都能逢凶化吉,遇難呈祥。願每一個善良的世人都能幸福,平安。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