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父親支持大法得福報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一日】我父親六十九歲,得腦梗已十年,二零一五年九月病情加重,二十多天不能下地,腰腿水腫,大小便不排泄。

因我在外省,當時正值大法弟子全面啟動訴江大潮,我為父母也準備了兩份訴江狀回家了,希望他們來支持大法弟子討回公道,還法輪功清白,還大法師父清白。

進家門,父親見到我就說:「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回來的,你早上來電話說要回來,我就知道你是來救我來了,我今天一天都可精神了,一週沒排泄今天卻排了,輕鬆多了。」我望著父親點點頭說:「我是來救你來了。」安慰父親一陣,我拿出訴江狀說:「大法弟子在起訴江鬼,希望您能支持。」我給父親讀訴狀,父親接過去說:「我自己讀。」待父親讀過,我又接過來大聲讀一遍,讓母親、小侄也聽到。我說:「如果您同意訴江您就在您的名字上按上紅手印。」父親接過印泥,在自己的名字上使勁的按上大紅手印,並說:「我怕啥!就告你(江澤民),禍國殃民!」按完後自己坐那還嘿嘿笑:「我還把他給告了。」父親覺的很榮耀。

小侄十一歲,小學四年級,看著我說:二姑你把這東西放哪呀?我說:郵到北京最高法院、最高檢察院。他眨眨眼好像懂了,我叫母親過來,母親高興的說:「還有我呢!」並在自己的名字上鄭重的印上紅手印。

晚上,和父母一起聽師父講法錄音,父親一天的狀態都很好,人也顯得很精神。

第二天晚上八點鐘左右,腰腿疼一會兒比一會兒重,不讓我和母親碰,我們只好靜靜的看著,父親一會趴下一會起來……大喊說:「生不如死,疼死我了。」手還不時的抹一抹頭上的汗。我也被嚇住,怔怔的看著父親。是發病了嗎?看他臉色紅潤精神頭很好,不像病的不行的樣子。我和母親、小侄都瞪大眼睛看著他。

大約半個小時後,父親漸漸的平緩下來,想要休息。母親把他安頓好躺下,父親睡了。

第二天早上父親醒來很精神,好像甚麼都沒有發生過,我這時才悟到是師父給調整身體。我對父親說:「師父看你支持大法弟子訴江,給你福份了,把你的病根摘掉了,你已經好了,你是新宇宙的生命了,師父管你了。」父親高興的直喊:法輪大法好!李老師好!

我每天和父母一起聽師父講法錄音,有時父親有調整身體的狀態,但能忍的住,不那麼疼。

一週後我要回家了,我對父親說:我陪您一週了,我走了您該送送我。母親說那能行嗎!父親說給我找褲子,我去送。家裏的院子到大門有二十多米,父親把我送到門外,我走後他又自己走回屋裏。父親好了,又能自理了。

後來,未修煉的妹妹去看望,還叮囑說:你咋好的,別忘了念。父親說:「我記住了,我天天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李老師好!都長嘴上了,張嘴就念。」父親愛罵人的習慣也改了。

我打電話問母親:父親的狀態,母親說很好,腰腿不疼了,他經常自己活動,而且脾氣好了,這是我母親最欣慰的。

由於和當地的大法弟子聯繫不上,父母一直沒有真正走入修煉,電話問父親有想說的話嗎?父親說:「感謝李老師! 法輪大法好!」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