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的玉米地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七日】我於一九九八年夏天開始修煉法輪大法。修煉前,我三十多歲時,就患有先天性心臟病,曾到處尋醫問藥也無濟於事。那時的我面黃肌瘦全身無力,連提籃子去街市買菜的力氣都沒有。這樣的身體狀況一直到九八年我學法前。

面對生活的壓力我真是痛苦不堪,街坊鄰居都為我嘆氣:「唉!三十多歲的人就這樣,將來可怎麼辦呢?」那些年對於我來說真是痛苦難熬。

沒想到的是,我修煉法輪功時間不長,就覺的身體有力氣了,心臟也不像原來那樣間歇性跳動了,先天性心臟病不知不覺沒有了,並且身體越來越有勁兒。當時的我真是由內而外的高興。慶幸自己得法受益的同時也暗下決心:堅定修煉,珍惜這部法。鄰居們看到我的變化,都驚嘆於法輪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效果。

現在的我精力充沛,身體非常好,甚麼活都能幹,特別是田裏的一些農活,如種地、施肥、澆水等,以前連想都不敢想。鄰居們見我七十歲的人了,身體這麼好,又這麼能幹,都叫我「鐵老婆兒」。當然他們心裏都知道是因為我修煉了法輪大法才變成這樣。

二零一二年五月,我家田裏的玉米剛長出不高,就被同村人因給親人下葬,人踩車壓,弄得整塊地的小苗幾乎沒有幾棵好的。因我們當地政府不准百姓土葬,所以辦喪事的人家是趁天黑給親人下葬的。由於人很多,車又沒有別的地方可以停,所以我家的那塊地整個都給糟蹋了。

家人知道後可真著急了。孩子的二大伯說:「這下完了,這一年的收成肯定完了,肯定收不了了。」二大伯邊說邊掉眼淚。我當時想自己是煉功人不能和常人一樣,於是安慰二大伯說:「沒事,等下雨過後,咱再從新播種,晚玉米一樣不少收。」這時辦喪事的人家主動拿來一千元錢,說是要賠償我們的損失。我說通了家裏人,婉言謝絕了。

可誰知道那年初夏旱情重,從那以後幾個星期也沒下雨,播種是不可能了。我也覺的別抱希望了,肯定收不了了。全家誰也不去田裏了,認為反正是完了。

不知不覺一個多月過去了,有一天,我家二大伯閒著沒事去地裏看看。一回到家就高興的跟家裏人說:「真神了,咱家的棒子(玉米)苗一棵也不少,長得可好了!」我們全家聽了都很高興。

於是我們全家又忙著田間管理,認為今年收成肯定錯不了。可誰知當玉米長到一人高的時候,發現玉米的葉子從下向上發黃髮白,漸漸變乾了,只剩上面幾個心葉還綠。不但我家地裏的莊稼是這樣,聽街坊說他們家有一塊地的玉米也這樣。

於是我們談論起玉米葉子變黃的原因。街坊說:「咱兩家用的化肥是一樣的,並且都是從同一家農藥店買的。難道這化肥是假的?」二大伯執意要找那家賣化肥的問問,我勸說也不聽。結果人家不承認也沒辦法。

「趕甚麼算甚麼吧!今年想多花錢買點好肥,誰知竟是假的。唉!還指望著今年的收成能還賬呢,這下又完了。」二大伯無奈的說。我不禁也傷感起來,雖然知道自己是煉功人,應該放下這個心,可那幾年家裏經濟狀況確實不好,生活上壓力非常大。但轉念又一想:既然是煉功人就應該把心放平,是我的不丟,不是我的也爭不來。就這樣心裏漸漸踏實下來,像往常一樣學法、煉功。

過了二十多天,我想去田裏看一看。眼前的景象讓我驚呆了:玉米秧黑綠黑綠的,長得甭提多好了。看到眼前旺盛的玉米秧苗,我心裏知道:這一切是師父的給予,大法的恩賜。那一年我比往年多收一千六百多斤玉米,又趕上糧食漲價,多賣三千六百多元錢。不但還清了給兒子辦婚事欠下的債務,還剩好幾千元。

現在家裏人都明白是我修大法給他們帶來了福份,從心裏認同大法好。孩子的二大伯經歷了這樣的事,對大法的超常與神奇深信不疑,也開始學大法。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