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海外電話平台講真相中錘煉自己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一月十日】

一、打電話 加強了意志力

打電話講真相做三退,首先遇到的一個挑戰,就是對方不接、掛、害怕、胡攪蠻纏、不退、罵人等等,形形色色各種各樣眾生的反應,尤其是在連續幾天都是這樣的情況,內心保持一個祥和平靜的心態,確實不容易,在對方無理智的謾罵中,還要想著他是甚麼心結,怎樣才能讓他解開心結,接受真相做三退,是相當不容易的。

記得我初期打電話的時候,有一次連續好幾天被掛、不接這個狀態,我渾身無力。我覺的打電話講真相做三退真難啊,我想我可能不適合做這個,我沒有這個能力,太難了。但是我內心卻不想中斷,想要堅持,同修也鼓勵我,我記的有一個同修隨口說了一句話,她說:哎呀,這都是正常的,有時候好幾天一個也不退,有時候一天退好幾個,都是正常的,堅持打,會越打越好的。師父也給予鼓勵,我就堅持下來了。不知不覺中,我的意志變的更加堅強了,不管對方怎樣的反應,都保持心態穩定平和的打電話。記得有一天打電話被對方謾罵,我都被他罵到笑起來了,笑了之後,突然意識到,我竟然能夠被別人罵的笑起來,這個我以前都不敢想像的,好幾次對方大罵一通,突然說,你的心理素質真好!在打電話做三退的過程中,不知不覺心性提高了。

現在我看人的眼光也不一樣了,當一個人在罵我的時候,非要說共產邪黨好,我知道那不是真正人的行為,那是那個人的業力和後天的觀念,可能還有舊勢力的因素在控制,當我問那個人你真的願意把命獻給邪黨,那是你的選擇,我也沒有辦法,但是我真心的希望你好,如果你真的不願退,你就告訴我不願退。當我這樣問的時候,絕大多數的人都不回答不退,而是顧左右而言他,那時候我相信,是那個人真正的生命拼命的在他的頭腦裏發出呼喚:不要說不退!不要放棄我!

我在打電話的時候,對於眾生真實的生命毫無疑問是要慈悲對待的,那個控制人罵我、不聽真相的東西,我理解,那只不過是粘附在曾經的「勇士」周圍的敗物、不好的東西,對於那個真正的生命,曾經的勇士,我當然要慈悲對待,對於那些不好的東西,我並不把它當作一個生命來對待,也沒有把它當作一個人來對待,更談不上跟他生氣、較真了,同時也更加能夠慈悲的體諒那個真實生命和他的不容易。這個心態是在打電話過程中不知不覺、不知道甚麼時候慢慢形成的,「修在自己,功在師父」[1],我想,那是我們偉大的師父讓我做到這一點。這個心態也讓我更加能夠平和的對待眾生的反應,我所需要的就是堅持做,用心做。

二、擴大心的容量

意志力的加強與心的容量也有關係,但不完全一樣。理上的提高往往對於實修有很大幫助。悟到一點師父講的法「萬事萬物」[1],對於我心的容量擴展有很大的幫助。

有一次路過一個遊樂場所,四週都傳來轟轟的音樂聲,左邊咚咚咚,右邊鏘鏘鏘,心裏對這些噪音般的音樂很煩躁。這時突然法中「萬事萬物」四個字出現在頭腦裏。心裏面對這些我認為是噪音的音樂的反感一下子像潮水般消退了。認識到,在人世間就存在著各種各樣的事物,人世間就是這樣存在的。比如,人自然的就喜歡花,因為它的色彩、氣味、形狀,人就喜歡,而對於蒼蠅、蚊子等等就自然的不喜歡,其實這種喜歡與不喜歡也是站在人的基點上,帶有「情」的成份。一下子心開闊了,心的容量增加了,看待事物的時候,更少了一些自己的觀念。對於自己頭腦中產生的對於事物喜歡或不喜歡,就更加有容納的心態了,那種心態超越於容忍,忍讓和寬容,我在面對各種各樣的眾生時,能夠更加「寬容」他們的各種反應,在打電話的過程中,我的心態自然就更加容易平和了。

實踐中也遇到他自己也說自己是壞人,幹的不好的工作,但是他們中也有認同大法並做三退的。在我打電話的時候,除了參與迫害的,我對於眾生沒有甚麼分別的觀念。

三、去掉潛藏的顯示心,歡喜心

在做新手培訓過程中,有一個學員告訴我,就喜歡我打電話的這種方式,還講了好幾次。對於自己打電話還有很多不足,需要提高的地方,這一點我還是有自知之明的,但是聽到別人的誇獎,心裏還是有點高興,當時也沒有在意。

晚上做夢的時候,看到一棵大梅花樹,很高,開的很漂亮的梅花,都在很高的枝條上,我就飄起來,飄到靠近梅花的地方,近距離觀看,同時心裏還美滋滋的,別人在地上看,我可以飄起來看。醒來後,我意識到,一點點反映到頭腦裏面的心,哪怕好像很微弱,那就是一顆心,就是要去掉它,只有去掉這些心,才能更好的做好三件事。想一想,是帶著執著心的狀態下做三件事,還是用純淨的心態做三件事,哪個是師父要的呢?

四、發現隱藏的妒嫉心

我一直以為自己的妒嫉心問題不大,自己作常人的時候,別人得了好,或者比我強,我心裏並沒有明顯的妒嫉,那是人家的好事,關我甚麼事。在修煉之後,我發現對於自己能做到的,別人沒有做到,心裏就對別人產生不好的看法,我理解這也是妒嫉心的一種表現。我的這個心雖然意識到了,但是一直沒有從根本上去掉。參加打電話的過程中,聽到有些同修打電話,覺的別人的講稿不夠好,或者講真相的時候沒有邏輯性,東一榔頭西一棒等等,就認為他們不認真,不夠用心,心裏就對他產生了一些看法、不好的看法。修煉就是修自己,為甚麼要盯著別人看,而且還是看別人的不足,看到了心裏還不平衡。我想,如果是一個神,或者是一個修煉很好的修煉人,他一定不會像我這樣。

於是每當這種心冒出來的時候,我就告訴自己,那是妒嫉心在反映,要去掉它。逐漸的這顆心好多了,不管別人打電話打的好與不好,我自己不要動心,就做好自己該做的。

最近又發現了自己的妒嫉心的另外一面:兩個多月前,我每天三退的人數下降了,有一天,當我看到整個平台每天三退的人數也下降了,心裏面產生了一種「鬆了一口氣」的感覺,當時也感覺到這個念頭不好,但是沒有仔細去想,就過去了。

後來在一個週末參與賣票的時候,我們那個組沒有出票,打電話問其它的售票組,結果他們也沒有出票,我心裏同樣出現了「鬆了一口氣」的感覺。我就有一點意識到了,這時頭腦裏出現了《轉法輪》中有關妒嫉心的一句話:「反正天塌下來大家死」。

以前我一直認為,這句話講的是舊勢力,沒想到我自己頭腦裏,也會反映出這樣的思想,自己沒做好,看到別人也一樣沒做好,我的心裏就平衡了,這不也是一種妒嫉心嗎。我立刻抓住它,堅決排除它,不要它,作為一個大法弟子,這種思想太不好了,一定要去掉。

五、對於修口的理解

有好長一段時間,對於修口有些疑惑,把握不好。對於有的事情心裏就是有一種想說的念頭,但是感覺自己為甚麼要說,對於這個念頭總是有點把握不準,因為我心裏這樣理解:神佛會像我這樣時常有要說的念頭嗎?那些修的非常好的同修,他們往往是默默無聞的人,看起來一點都不招眼,我心裏卻是時常會有一些想法要說,那就說明我可能有要修的東西,所以對於修口心裏一直把握不準。

前段時間在學「修口」那一段法,突然頭腦裏感覺就像遮擋的紗布被拉開了,一下子清晰起來了,理解到:在人的頭腦裏出現的想說點甚麼,或者是做點甚麼,往往都是某種執著心造成的。所以我理解的修口,是不說自己想說的,而是要說應該說的,那個應該或者不應該是按照法的標準來衡量的,對於想說點甚麼,就可以挖一挖那個想說的源頭是甚麼,不是說那個事該不該說,而是應不應該說。對於有些事情不想說,因為可能會得罪人,或引起別人的誤解,就不想說了,但是按照我理解的法的要求,是應該說的,在這種情況下,反而要去說,這就是我現在理解的修口。我意識到,我現在對於修口的理解,和我以前對於修「真」和「忍」的理解,有相通之處。有時候也感覺到修煉的樂趣,在法上有新的理解,自己發自內心的深處產生的一種樂在其中的感覺,這可能也是修煉人的樂趣之一吧。

在個人修煉的階段,無論我怎麼修,那都是為了自己的提高修,但是,我在做三件事的過程中修煉,暴露自己的執著心,抓住它,修去它,甚至頭腦裏做三件事的因素遠超過人的因素,「一念代萬念」[1],修去執著心,同時也是為了更好、更有效的去做三件事,這個意義完全不一樣了,在不知不覺的過程中,我在提高。

雖然我還不能知道甚麼是真正的「無私無我」[2],甚至甚麼是真正的「我」也不能清楚的認清,但是我知道,堅修大法,做好三件事這一念是來自於真正的我。堅修大法,堅持做、用心做好三件事,我相信,最後我一定能知道甚麼是「無私無我」。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