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朱文華被毒打致死情況補充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八日】(明慧網通訊員天津報導)天津南開區法輪功學員朱文華,男,大專學歷,曾是天津市國際暖通設備有限公司業務員。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一日,在天津港北監獄被獄警指使犯人活活打死,時年五十四歲。

二零零三年五月,朱文華因修煉法輪大法被中共人員綁架,非法關押在天津河西區大營門派出所。朱文華被非法超期羈押了十個月,於二零零四年三月在天津市南開區法院被秘密開庭(開庭期間沒有通知家屬,有家屬接到通知時早已過了時間)。庭上朱文華抵制迫害,庭審就匆忙收場,又把他拘禁在河西政保處。

二零零四年七月二十日,邪黨法院下判決書將朱文華非法判刑八年並關押在天津港北監獄迫害。

朱文華因為不放棄修煉法輪大法,曾受到惡警非人的折磨,脊椎被打斷,一條腿打折,他拖著一條腿走路,落下終身殘疾。

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一日,朱文華在天津港北監獄被獄警指使犯人活活打死。當日深夜,監獄通知朱文華家屬,謊稱朱文華由於心臟病發作當日死亡。家屬接到監獄通知後來到醫院,朱文華遺體周圍有惡警嚴守,根本不讓親人靠近、查看。

以下補充揭露朱文華被毒打致死前後經過及相關信息:

在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一日下午,天津市港北監獄的五監區二分監區警員劉超指使服刑人員王劍鋒(家住天津市河北區建昌道彩霞裏)、張笛(家住天津市東麗區務本三村)、馮傑(家住天津市南開區密雲路第二染整廠宿舍)、張慶國(河北省唐山市遷西縣人)將法輪功學員朱文華挾持到二分監區儲物室,對外宣稱因朱文華絕食,要對他進行「學習教育」。當時該分監區的大部份服刑人員正在工區勞動,留守在監室的幾個包夾人員(由犯人充當)和夜崗人員(由犯人充當)目睹了那一幕,他們都知道朱文華面臨的是一場酷刑,因為這樣的事情在港北監獄是經常發生的。

從下午一直到晚上約六、七個小時的殘酷折磨,終於將朱文華活活打死。在此期間有未參與酷刑的其他服刑人員利用一些短暫的機會,見證了朱文華被毒打的瞬間,親眼看到惡犯張笛對朱文華重拳直擊,也看到另兩名惡犯王劍鋒、馮傑緊拉按壓朱文華的胳膊和肩膀使他無法躲避打擊。有一段時間,眾犯人聽到儲物室裏傳來一陣陣斷斷續續的「鳥叫」聲,聲音十分哀傷,人們估計這是為防止朱文華的痛苦喊叫聲被外面聽到,有人捂住朱文華嘴巴時漏洩出的聲音。隨後又有人看到在四名惡犯的圍繞中,朱文華趴在地上蠕動著。當時整個分監區內氣氛異常凝固恐怖,沒有人敢去正式看一看儲物室裏的狀況。

大家心裏清楚,獄警劉超此刻正在監控室裏從監視屏中觀看儲物室裏發生的慘狀。朱文華在地上雙眼圓睜,一動不動持續很長一段時間,現場的四個惡犯感到有些不妙,驚恐之中向劉超作了彙報,至此劉超才膽膽突突地將情況報告給上級。

此次對朱文華實施酷刑,是當時的五監區監區長張士林授意,副監區長宋學森策劃,警員劉超親自布置監督,王劍鋒、張笛、馮傑、張慶國積極參與實施的對朱文華的謀害。事前副監區長宋學森曾嚴令:對法輪功學員的酷刑轉化工作由專職的警員劉超全權負責,由犯人王劍鋒、張笛、馮傑、張慶國具體實施,其他警員和犯人禁止打聽過問。(此前一段時間,上述四惡犯還曾對法輪功學員張祥駿在儲物室進行過數小時的暴力毆打,一度令張祥駿所在班的其他犯人驚恐顫抖,因為他們見到張祥駿夜晚脫衣睡覺時大小不等的青紫傷痕遍布全身。)

在得知朱文華疑似死亡訊息後,當時的分監區長吳景祎緊急趕到現場時,發現朱文華已是軀體僵冷,雙眼圓睜,死不瞑目。吳景祎恐慌中將朱文華抱起,命犯人拿被子搭著朱文華送往獄內醫院,獄醫、獄警用各種辦法都沒有合上他的雙眼。

四個惡犯王劍鋒、張笛、馮傑、張慶國,其中王劍鋒是獄警任命的包夾轉化組組長,是另外三人的頭領,此人直到刑滿釋放前,都在不遺餘力的參與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以此來向有關的警員獻殷勤;張笛作為一名打手,崇尚暴力,他的哥哥張斌也曾在此監獄多次服刑,親自參與過在獨居室對束縛在地錨上無法動彈的周向陽、李希良、楊鴻澤等法輪功學員的肉體上施加凌虐,親自毆打過法輪功學員李希望,並將自己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經驗心得傳授給張笛,以致後來張笛折磨法輪功學員王亞傑和張金水,並痛下狠手將法輪功學員吳殿忠打殘;馮傑一貫表現出對法輪功學員切齒仇恨,不僅積極參與對法輪功學員施暴,還以自己有豐富的對法輪功所謂『鬥爭經驗』自居,時常謾罵其他包夾人員對法輪功學員的摧殘力度不夠,經常揚言如果自己出馬,沒有拿不下的法輪功。

整個朱文華被暴力毆打折磨致死過程,都被儲物室裏的監控錄像所記錄。為掩蓋罪行,七月二十二日,警察讓犯人張進財把儲物室的監控器拆掉,還要求他把拆掉監控器後牆上留下的釘孔等痕跡用白灰糊上。整個監獄更是發動各個監區共同粉刷牆壁,對外宣稱港北監獄要爭取評選部級監獄,粉刷獄內所有監室牆壁是評選準備工作的一部份,其真實目的是為配合掩蓋朱文華被害的那間儲物室的牆上曾經安裝過監控器的所有痕跡,讓人看不出那間儲物室裏以前曾經安裝過監控器,這樣便可對外謊稱該儲物室裏沒有安裝過監控設備,從而銷毀迫害朱文華致死過程的監控錄像證據。所有此前在該監區工作過的警員、服過刑的犯人都可以證明儲物室以前是有監控的。

在監獄長的指示下,監獄偵保科警察提訊四個打手犯人王劍鋒、張笛、馮傑、張慶國後,象徵性的將他們送到了港北監獄八監區的嚴管隊封閉關押。監獄此舉有兩個目的:第一,顯示獄方對朱文華死亡事件非常重視,及時對相關犯人以隔離的方式審察,這樣做不僅可以對外掩蓋視聽,同時也對四惡犯操作不慎給監獄造成了麻煩施以小小的懲罰;第二,有意把四惡犯藏在那種封閉隔離的環境裏,以防相關消息漏洩出去,同時由獄方對四惡犯訓話並指示對策,統一口徑訂立攻守同盟,以應對以後可能出現的家屬或外來檢察機關的調查訊問。

在緊鑼密鼓安排、布置、演習就緒後,僅一個星期時間獄方便把四惡犯從嚴管隊放回他們所在監區。

在一個星期的時間內,這四個惡犯已充份領會了監獄的意圖並與獄方達成了諱莫如深的共識。所以從嚴管隊回來後,他們有恃無恐到處吹噓揚言:如果監獄因為這件事要處理他們(扣分、扣減刑票),影響他們釋放回家的話,他們就把所有迫害朱文華致死的本末詳情都說出來……此後四惡犯果然生活得更加逍遙自在,這事也就不了了之,直到四人相繼釋放也沒有受到任何處罰和處分。

與此同時,警察對幾名重點包夾人員秘密訓話,傳達應付獄外調查人員問話的標準答案,施以威脅、曉以利害,使這些包夾人員順利配合了所謂檢察機關對朱文華死因的調查取證。

此一事件充份暴露出港北監獄從監獄長到底層警員,為了個人的名利罔顧善惡是非,積極響應邪惡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迫害政策,酷刑殘害法輪功學員並竭盡全力掩蓋殺人真相的犯罪事實,對整個監獄內所有警察和服刑人員造成深刻惡劣影響,使這本該罰惡揚善、彰顯正氣的教育改造罪犯的機關單位,正義不張,邪腐盛行,其主要惡果便是整整一年之後,法輪功學員李希望又在該監獄八監區嚴管隊被殘酷迫害致死。

後來,張士林調往監獄前樓任服刑指導中心主任;范祺明從四監區教導員任上調任五監區監區長;宋學森在范祺明手下任五監區教導員一年後,到前樓獄政科任科長,幾個月後又降級任八監區教導員,再後來任八監區監區長;宋學森離開五監區的同時,周巍調任五監區教導員,專職對付法輪功學員。劉超在朱文華死後調到新生醫院工作,警員李明曾一度接替劉超負責管理法輪功工作,其表現很是陰損邪惡,對法輪功學員做了許多壞事。

天理昭彰,善惡有報。在此一併表達對兩位同修朱文華和李希望的懷念。願海內外所有善良正義人士共同攜手,抵制並結束這場迫害法輪功的邪惡反人類罪行,揭露相關人員的罪惡行徑,使之繩之以法,還人間正道。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