累計遭12年冤獄 天津郭成茹再被關押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天津報導)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五日,天津河西區法輪功學員郭成茹被桃園派出所警察非法抓捕,後被關押在河西區看守所至今,九月八日,郭成茹被河西區檢察院非法批捕。

學法輪大法做好人 破裂家庭重歸於好

一九九八年初,三十四歲的郭成茹開始修煉法輪功。當時她在天津最繁華的商業中心做電腦數字婚紗攝影的生意,生意做的順風順水,錢賺的很容易。唯一的心病就是夫妻感情不和,幾乎發展到家庭破裂的程度。由於從小非常受父母的寵愛,加上黨文化的灌輸,所以對丈夫不關心,做事情從不考慮他的感受,稍不順心就回娘家住。長期吵鬧對峙的結果,使得丈夫不再留戀這個家,後來她丈夫有了外遇。

就在這時她得到了《轉法輪》,看完後就覺得這本書太好了,雖然沒有看懂多少,但是就覺得這個真、善、忍簡直太好了。她懂得了做人得替別人著想,遇到不高興的事得寬容忍讓,從此真、善、忍三個字在她的心裏紮下了根。

學了法輪功後,郭成茹就開始按照師父說的去做,逐漸的改掉自己的毛病,關心照顧丈夫的飲食起居,不再計較丈夫對她的背叛,把家庭生意打理的井井有條。她的變化讓丈夫非常吃驚,她說是師父讓她這樣做的。她的丈夫真的很感動,他說:「這個功可了不得,能讓你改變了,你快好好煉吧。」一家人重歸於好。她的丈夫對法輪功非常認可,對師父心懷感激,是慈悲的師父又給了郭成茹一個完整幸福的家。

在上海牢獄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二零零零年一月底中國新年前夕,郭成茹剛到上海就被警察綁架,在上海拘留所、上海遣送站被非法關押近三個月,四月底被非法勞教兩年,送到上海青浦勞教所迫害。

在上海拘留所和遣送站期間,那裏的警察就開始給她食物中放入了破壞神經的藥物。當她被送到青浦勞教所的當天,曾經在遣送站看管她的管教警察就問:「你還認識我嗎?」當時她的腦子一片空白,想了半天才記起來。該管教叫囂:「別看你這麼精明,在上海我們會給你洗腦,會把你的一切記憶都抹掉。」

中共酷刑:吊銬
中共酷刑:吊銬

二零零零年五月中旬,郭成茹因絕食被警察吊銬在樓道裏,每天從早上五點鐘一直銬到夜間十二點鐘,不到一個月她的雙腳已經腫的穿不上鞋了,雙手腫的厚厚的像麵包一樣。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繪畫)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繪畫)

後來警察用鼻飼方式給郭成茹灌食。當時她並不知道警察又在牛奶裏放進了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但是她發現每次灌食時,警察們都非常緊張的盯著看,警察或包夾會不斷的問她問題,比如她兒子的名字、家庭地址等,並且仔細觀察她的反應。

他們還指派專人給她做記錄,比如幾點鐘有小便,幾點幾分她說了甚麼話等等,這樣給她灌了一個月。

隨著進入她體內的藥物越來越多,漸漸的她反應遲鈍了,表情呆滯了,到最後她竟然不會說話了,只是整天的落淚,整天的迷迷糊糊不清醒。那時的郭成茹幾乎沒有了思維能力,就像一個傻子一樣,讓做甚麼就做甚麼,讓吃飯她就吃飯了。管教問她想吃甚麼飯,她的腦子是空白的,只會說不知道。

那時的郭成茹沒有思維能力、表達能力、不會寫字,甚至也不會笑了。有一天一個犯人給了她一本書讓她念,她張了半天嘴卻一個字都讀不出來。同監室的法輪功學員和刑事犯看到她的樣子都哭了,她卻不知道她們為甚麼要哭。

那年郭成茹才三十六歲。邪黨迫害法輪功之前,她高中畢業、年輕漂亮、身體健康,而且思維敏捷有經營頭腦,是商場中的佼佼者。而在中共邪黨的勞教所裏,被惡警用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把她迫害成了一個沒有思維、沒有語言、沒有認知能力、沒有表達能力的一個失憶的人。

二零零二年三月十一日勞教期滿,河西分局把郭成茹從上海接回到天津,直接送到了派出所。一個上午他們輪番的問問題,有法輪功的問題,也有一些生活常識問題。那時的她只會說「不知道」三個字。誰都能看的出來郭成茹已經沒有了正常人的思維能力了,可是他們還不放過,又把她送進了板橋勞教所的洗腦班繼續迫害了五十天才放回家,並從她原單位勒索了一萬兩千元的費用用於洗腦班的支出。

四月二十九日郭成茹的姐姐把她接回娘家。此時的她不會說話,不認識路,吃飯也不知道滋味,出門必須有人陪同,否則一個人就找不到家了。

非法勞教期間被強迫離婚

二零零二年夏天,郭成茹被友誼路派出所警察叫去談話,當時在場的有河西分局、街辦事處、居委會、市610、派出所警察十來個人,目的是逼迫她離婚,遭到郭成茹的拒絕。他們又給她原單位領導施壓,要求領導無論採取甚麼措施都得逼迫她離婚。

二零零二年十一月六日,友誼路派出所、街道居委會人員強行闖入郭成茹家,把她綁架到塘沽區戒毒所的轉化班,原因是要開邪黨的「十六大」。在轉化班關了九天又轉到河西分局看守所,後郭成茹被非法冤判勞教一年六個月。

二零零三年八月非法勞教期間,郭成茹丈夫在法官、書記員的陪同下,在勞教所裏與她辦理離婚手續,兒子判給了丈夫,她自己做生意掙錢買的房子也歸了丈夫。

在女子監獄被野蠻灌食、噴辣椒水

郭成茹因向世人講述法輪功真相,於二零零四年、二零零九年兩次分別被非法判刑四年,八年時間她被非法關押在天津女子監獄迫害。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酷刑演示:野蠻灌食

在天津女子監獄四監區,郭成茹絕食抗議對她的迫害,被獄警包夾野蠻灌食。因之前在河西看守所裏已經灌食一個多月了,她的鼻腔裏腫脹的很厲害,鼻飼的管子根本插不進去了,可是獄警、包夾還是用又粗又硬的塑料管往鼻子裏捅,造成她極度的痛苦,當時她的感覺真的是生不如死。他們實在插不進去了,又捏住她的鼻子往嘴裏灌。有時,他們把她拖到一個沒有監控的小陽台上灌食。

那時她已經瘦的皮包骨,只剩下了三十一公斤的體重。長時間承受獄警包夾的摧殘折磨,身體上的極度痛苦、精神上極度壓抑以及破壞神經藥物的共同作用,使得郭成茹的神智已接近不正常了,有時她會憤怒的歇斯底里發作,有時會把自己的上衣脫光大喊大叫。

二零一一年三月份的一天,因為她拒絕寫每月一次的「思想彙報」,獄警就把她弄到一樓的一間儲物室裏,五個警察審問教訓她,大隊長對她大喊大叫。當時郭成茹正在生理期,要求去廁所被獄警拒絕。她質問獄警:「你也是個女人,這是人的正常需要,為甚麼不讓我去。」 該獄察惱羞成怒,拿出一瓶辣椒水對著她的眼睛就噴。一瞬間辣的她眼淚直流,甚麼也看不見了。過了半個多小時,她的雙眼才慢慢恢復了視力。

十二年關押迫害,身體至今尚未復原

從一九九九年九月三十日到二零一三年十二月八日這十四年間裏,即從郭成茹三十五歲到四十九歲這段一生中最好的時期,她兩次被非法勞教、兩次被非法判刑、多次被非法拘留,累計十二年時間她是被囚禁在中共的看守所、勞教所、監獄中度過的。

而中共邪黨長期迫害她的原因,就是她堅守真、善、忍的信仰,堅持在社會上家庭中做一個嚴格要求自己,善心對待他人的好人。在江澤民對法輪功的滅絕政策下,她被多次野蠻灌食迫害,被酷刑吊銬折磨,被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迫害到一度失憶、失語、喪失認知、表達等能力,被警察包夾折磨到一度精神失常。在被關押迫害中,她的工資被全部扣除,她被逼迫與丈夫離婚,並失去了唯一的年幼的獨子。

郭成茹回家已三年多了,精神狀況仍然沒有完全恢復,只要離開家稍微遠一點,還是找不到家,自己的電話號碼記不住。據她父母講有時她還會情緒失控。

父母屢遭迫害 一家人無法正常生活

郭成茹年近八旬的父母因堅守信仰屢遭迫害,一家人多年來聚少離多。

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份開始,父親郭德有曾經被非法拘留三次,非法抄家六次,被非法勞教三年,被非法判刑五年。母親韓玉霞被非法拘留五次,被非法勞教兩次共計三年,被非法判刑三年六個月。

中共迫害法輪功的十幾年中,郭成茹和父母三人常年多次被中共非法關押迫害,一家人幾乎很少的時間能在家裏團聚。除此之外,河西區「610」、公安河西分局、派出所、居委會等人員無數次的到郭家騷擾,勞教所、監獄等人員,也以「回訪」等藉口上門騷擾,尤其是所謂的「敏感日」期間,他們會更加「關注」,給郭成茹全家人造成了極大的精神傷害,一家人也無法正常的生活。

常年遭受迫害仍不忘講真相

郭成茹多年來雖然遭受了常人難以忍受的痛苦磨難,雖然身體精神尚未完全復原,但是她始終不忘法輪大法弟子的責任。她曾多次反思自己在被非法關押期間的所為,對同修說:「我從來都不記恨那些曾經折磨我的獄警包夾,是我修的不夠好,沒有用善心善念打動她們,沒能救了她們是我的遺憾。」

八月二十五日下午,她帶著法輪功真相資料上街講真,希望人們能夠了解法輪功真相,知道「真、善、忍好」「法輪大法好」,遠離邪惡,選擇光明。這樣一個不顧自己安危一心只想眾生得救的大善之人,卻再次被中共邪黨綁架迫害。

法輪功教人修心向善,修煉法輪功、按照真、善、忍做好人是合法的,法輪功學員堅持信仰、張貼真相傳單,是行使憲法賦予的信仰和言論的權利,理應受到法律保護。

奉勸所有參與迫害郭成茹的人員,不要再追隨中共迫害善良的法輪功學員了。十八年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是非法的,最終參與人員是要被追究刑事責任的。希望所有參與迫害者看清現實,做出正確的選擇!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