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被迫害致死十四年 青島紀月英又遭綁架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二日】(明慧網通訊員山東報導)山東青島法輪功學員紀月英,女,今年七十歲,退休工人。二零一七年九月十四日上午七點多鐘,紀月英被闖入家中的阜新路派出所警察強行帶走,當晚十一點左右被家人要回。九月十五日清晨,紀月英又被派出所警察綁架去海慈醫院查體,下午再次在家中被帶走。後家人去派出所要人,被告知已被拘留。

李英林遺照
李英林遺照

紀月英曾多次遭迫害,她的丈夫李英林更因為修煉法輪功,十四年前遭毒打致死。李英林是鐵道部四方機車車輛廠職工,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五日進京為法輪功鳴冤,被警察綁架、毆打。同年十一月十四日被送回家時,人已經被打得整個變了形,在住院的幾天裏,他一直吐血便血,因內臟都被打壞,腳趾甲被打得全部脫落,後背整個是紫的,整個口腔被電棍電得發黑,不能說話,不能吃東西,終因傷勢過重於二零零三年十一月二十日去世。家人追查兇手,卻申冤無門。

紀月英於二零一五年向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要求追究其刑事罪責。以下是紀月英在《刑事控告書》中敘述遭迫害的事實:

我因身體不好,患有多種疾病,四處求醫,花了很多錢都沒效果。一九九七年經人介紹開始修煉法輪大法,在很短的時間內,全身的病都不翼而飛了。從此精力充沛身心健康,內心無比喜悅。給個人給國家省了大筆醫藥費。修煉近二十年來身體和心靈都得到淨化,受益無窮。從一個自私自利的常人改變成一個信仰「真、善、忍」,做事先考慮別人的修煉者,心靈得到了淨化,我對大法師父的無比敬意和感謝是無法用言語表達的。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來,邪惡之首江澤民在中國一手發動了對我們的師尊的污衊誹謗和針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許多法輪功學員被迫害致死、致殘、致傷,在精神上受到極大的摧殘,在經濟上也受到極大的損失,我也是億萬個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之一。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這天,我和老伴還有一個同修為了替大法、替師父說句公道話,帶著兩歲的孩子一起到青島市上訪辦上訪,誰知剛到上訪辦就被一群警察帶到一所學校內被關了起來,整整一天無吃無喝,特別是兩歲的孩子滴水未進,一直到晚上六點才放我們回家。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後,我們被剝奪煉功學法的自由,我們只好去青島市信訪辦上訪,卻被警察非法抓了起來,帶到附近的一所學校,學校裏關滿了被警察抓來的上訪的大法弟子,大家都在說:法輪大法好,是政府搞錯了等等,但是沒有人搭理我們,又整整關了我們一天,直到晚上八點半才放人。回家後我丈夫單位派保安在我家住了一週,

此後從七月到十二月,我家幾乎天天有居委會或街道人員騷擾。家裏有時來了客人,還有警察上門監視我們。我們老兩口長期被監視,外出被跟蹤。沒有人身自由。為此我們又一次到青島市信訪辦去上訪。就這樣堅持著講真相,但是根本沒有人搭理我們。一九九九年十一月份的一個晚上十一點多了,警察又來騷擾,敲著我家門問我孩子,你媽呢?孩子沒開門,回答說在家呢。警察才走了。

經過幾次去青島市信訪辦後,發現去青島信訪辦根本不起作用,所以我們幾個同修一起去了北京上訪,到北京後還是沒有我們說話的地方,又被當地警察抓了起來,被戶口所在地派出所遣送回原籍了,在派出所非法關了我一星期後送進了青島市大山看守所,拘留了一個月,在拘留所裏吃的是爛菜湯黑饅頭,十幾個人擠在一個炕上,連翻身的地方都沒有,每天還要幹十幾個小時的手工活,滿手都是血泡,真是苦不堪言,生不如死。

二零零零年十月,我為了向世人講真相,證實法,又一次到了北京。把「法輪大法好」托人寫在毛巾上,向世人講述法輪大法好真相,又被警察抓住送進了北京一個派出所,因為不報姓名住址,被多次毒打受盡折磨,還說甚麼,「使勁打,打死白打死」。關了一星期後我被送回當地派出所又關了幾天,後送進了青島大山看守所拘留半個月才放人。

二零零一年,邪黨人員為了不讓我們去北京上訪,火車站、汽車站、飛機場都布滿了便衣警察封鎖很緊,我為了證實法和兩個同修一起,又一次徒步去北京上訪,走了幾天後因腳上起了大泡,另一個同修腳腫的實在無法走了,也沒有路費了,我們只好返回了家鄉。

二零零一年十月,我在路上看到一個年輕男子,手臂受了傷,我看他挺可憐,就過去和他說:你念「法輪大法好」就會有福報,身體也會好起來,我又送給他一份真相資料,希望他明白真相得到福報。誰知他過了一會打了110報警,又把我揪著頭髮狠狠地摔倒在地,我又一次被非法帶進青島嘉定路派出所,關押了三天,同時,沒有任何手續又非法抄了我的家。抄走了我的大法光盤一套,又勒索了我三千五百元錢才放我回家。我妹妹去問他們要錢,他們因此又把我送進了大山看守所拘留了半個月。遭了無數的罪,至今想起來還痛苦的不行。

二零零四年九月的一天,我家門口來了兩輛車,派出所的警察和街道辦事處的幾個人,不由分說的就要抬我去洗腦班洗腦,被我嚴詞拒絕,過了幾天他們把我騙到街道辦事處後強行綁架我到洗腦班,強制給我洗腦,關了五天五夜才放我回家。

二零零七年六月,我外出講真相,被人誣告,被非法關進了大山看守所半個月後,又被非法勞教一年,扣上一個擾亂社會秩序罪名被非法送進了山東省第二女子勞教所,在勞教所裏不讓睡覺。不讓上廁所,長時間坐小板凳,屁股疼的不敢坐了,我就只能站著,站的時間長了我的雙腳起滿了大泡,雙腿從下面一直腫到肚子。最後出現休克狀態,就這樣還要天天幹十幾個小時的活,真是苦不堪言,度日如年啊。

二零零三年,我的丈夫(李英林)被迫害致死,我的孩子整天提心吊膽的度日,我出門長期被跟蹤,經常被抄家。這都是江澤民一手造成的。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