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中的幸福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二十八日】我今年六十三歲,從二零零四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當時滿身疾病,活的又苦又累,修煉大法後無病一身輕,每天快樂、幸福的生活著。現將這段美好的經歷寫出來與大家分享,不妥之處,請同修指正。

一、喜遇大法 脫胎換骨

我從小就喜歡念佛,對佛有一顆敬仰的心,但一直沒有走入佛門。上班組建家庭後,更是忙,追求名利,把身體搞的一塌糊塗,全身十多種疾病,高血壓、高血脂、腰、腿痛、全身肌肉僵硬、內臟也沒有好地方。

由於病痛,脾氣也不好,經常和家人發火,三句話不對,火就上來了,一生氣腿就站不穩了,家庭氣氛搞的很緊張,第二天就得看醫生。

那時我常想,我活不了多少年,或許哪一年就沒命了。由於經常看病,和醫院的大夫都熟了,而且我的病,他們也無能為力治不好。

二零零四年三月份,一位大夫給我一本《轉法輪》,說你看看吧。由於受中共謊言毒害,當時我半信半疑,拿回家一看,原來這麼好的一本書,書中真、善、忍,博大精深的法理,讓我的身心發生了巨大的變化,常常激動的熱淚盈眶,每天如飢似渴的學法。

開始時,我按照師父的要求,先做到「打不還手,罵不還口」[1],要忍。就這樣要發的火就忍下去了。由於我的變化,家庭也和諧了。除看書學法,加上煉五套功法,身體一天比一天好。

不到兩個月,一身病全沒了,再也不用吃藥往醫院跑,走路一身輕,像換了一個人。心情愉快,整日沐浴在佛恩中,太幸福了。因此從修煉一開始,不管家庭、社會壓力有多大,吃多少苦,邪黨謊言怎麼造謠抹黑誣蔑大法,我從來沒有動搖過,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按照真善忍的法理嚴格要求自己,平穩的走在修煉的路上。

通過學法得知,人有病的根本原因是自己生生世世的業力造成的,你如果真心修煉,慈悲偉大的師父才能把病拿掉。記得剛開始修煉就覺的有法輪在全身轉,是師父給調整身體。還有一次,看見一屋子的法輪在飛,那是師父給清理家庭環境。

以前我供了很多佛像,彌勒佛、觀音菩薩、釋迦牟尼等等,而且請佛像目地不是修心向善、返本歸真,而是想求發財、平安、祛病,所以佛像上並沒有真佛,都是些不好的東西。因為我修大法了,師父把那些不好的東西都清除了。現在我家佛堂上只供師父一個佛像。

真的非常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時時看護著我,保護著我,點悟著我,讓我知道了那麼高深的法理。其實佛法是更高的真理,不是迷信。迷信是共產黨的無神論搞出來的,不讓信不等於沒有,三尺頭上就有神靈。

二、講真相救人

通過大量學法,我明白了大法師父的慈悲,在人類的危難時刻救度眾生,而大法弟子是有助師救度眾生的使命和責任的,也是眾生得救的唯一希望,只有讓世人明白真相,才能得到神佛的護佑,才能躲過人類的大災難。

從二零零五年開始,我就講真相救人。那時心性上不去,迫害也比較嚴重,我不敢和外人講,就從家人、親朋好友、同事、同學開始做三退(退黨、退團、退隊),因為我原來一身病全好了,是修大法修好的。人們都很認同大法,所以基本都同意三退。

講真相救眾生也是個修煉的過程,在不斷去掉人心、各種執著的同時,也不斷的擴大著救人的範圍,從大街、小巷、集市發展到農村。這十多年來,方圓百里的農村我都去過。有的大村莊去過好幾次,小村莊去過一、兩次。由開始給一人講,到同時給幾個人講,再到進麻將館,跟一屋人講,然後一桌一桌的退,一次能退二十到三十人。十多年,最少給一萬多人做了三退。

有一次冬天到農村,村裏街上沒有多少人,我一條街一條街走,只退了三個人,我看到只有麻將館裏的人多,心想能不能進去呢,這時過來一個人,他要進麻將館, 我和他說,我能進去吧?他說能,我就跟進去,說明來意後講真相。人們說保平安還不好嗎,大家把我帶去的台曆、掛曆、光盤一搶而光,並都做了三退,這次共退了二十三人。我還告訴他們給家人退,他們都說謝謝。

在另一個村子,有一戶人家正在脫玉米,有九個人在院裏,我進去給他們講真相,其中有兩個是老黨員,有一個人說:到年份了,退了吧。那九個人都退了,還拿了一些真相材料。

去年秋天到一村莊,有一家人蓋房子有十個人,我給他們講完真相他們非常客氣,都高興的做了三退。他們大部份是黨員、村幹部。當時快中午了,他們要留我吃飯,我說謝謝,能把你們救了比吃甚麼都好。感動的例子太多了,這都是師父安排的,我每天講真相回到家,先給師父上香,替得救了的眾生謝謝師父。

到農村講真相,走的早回的晚,交通不便。我就讓出租車在村口等著,講完再坐回來,有時為了節約費用,來回換好幾次車。十多年,為方便我都是一個人出去,但在師父的看護下,都能平安返回、化險為夷。有時一進村就有罵的或要舉報,只好返回。回來後學法向內找,找到人心執著,提高心性等心態穩定後再出去。

其實每次去講真相,師父都給鋪墊好了,在修煉路上我始終堅守一念,不能給大法抹黑,不能給師父丟臉。師父時時都在身邊,有困難時就背師父的法,「大覺不畏苦 意志金剛鑄 生死無執著 坦蕩正法路」[2]。

三、村支書的覺醒

今年五月份的一天下午,我到一個比較偏遠的農村講真相。一進村,路邊樹蔭下坐著兩位婦女,我給她們講大法洪傳世界,江澤民集團栽贓陷害法輪功。正說著,後邊有人喊,你還敢講這個,不怕有人抓你。我回頭一看這人在村口照壁的墩子上坐著,我就轉身給他講去了,講天安門自焚是假的;二十多萬人起訴江澤民;無神論毒害中國人;大法的美好,講到民間傳說,我兒時就聽老人們說的一句話:「十份人死七份,剩下三份還拔好人」。這句話一直銘刻在心, 但不知怎麼拔人。修大法後,我明白了,退出加入過的黨、團、隊組織,就是在拔人。他聽的很認真,再沒說過不好的話。

我看他不是一般的老百姓,我說你是村支部書記吧,他說是。我說:法輪功救人。共產黨害人,天要滅中共,我給你起個化名把那個黨退了吧。他爽快的同意了,並且拿了《起訴江澤民》、《明白》、《希望》、《我們告訴未來》、《九評共產黨》和護身符等資料。他拿的週報正好是「五﹒一三」法輪大法日慶祝大法洪傳二十五週年,他一邊看一邊自語,都傳了二十五年了。我說:是呀,共產黨迫害法輪功十八年了,也沒迫害倒,趕快醒醒,救自己的家人、村民,你們村有你這樣明白的書記,真是村民的福份。你們村人如果都能躲過大劫難,你真是積了大德了。我在你村轉一轉,你不要管,他說行。我說:我先替你們村民,謝謝你。他開心的笑了。先前那兩個婦女也聽明白了,作了三退,其中一人說你真有文化,我說都是我師父給的。

轉到村中間,又迎面走來一位穿著得體的中年男士,是位村幹部,好像喝酒了,但不是很多。我拿出一個護身符給他,他一邊看,我一邊給他講護身符上那九個字「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明白了。 我靠近他耳邊說,起個化名把黨退了吧,叫某某,生命歸神管,平安、幸福。他高興的退了。一般村幹部身邊有其他人,不敢叫別人聽到,得講方法。旁邊有兩位女士,我給她們講她們不退。這位幹部說,你放心吧,我給做她們的工作。我真心為他的善舉高興。我告訴他們自己退的方法:如果自己不能上退黨網站,就寫在一元錢後邊,大名、小名、化名都行,入過甚麼退甚麼,三尺頭上有神靈,你讓神靈知道就行。

村子不太大,轉了一圈退出二十多人,其中有一個八十多歲的老黨員。還有啥也沒入過的人也很多,我就給他們發護身符,教他們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九字吉言,會得福報、健康、長壽、平安。他們都高興的接受了。所有接觸過的人,我都告訴他們,讓家人趕快三退保平安。

其實每次下農村講真相都是師父給鋪墊好了,弟子只是動動嘴。跑跑腿,世人真的覺醒了。謝謝慈悲偉大的師父!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正念正行〉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