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善忍改變了我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十三日】父親八十七歲,在幾個月前去世了。處理了父親的事情後,妹妹倆口子找到我,告訴我他們諮詢了律師,父親有一筆錢,咱倆都能得到三萬多元,你正好用這筆錢還房貸,能解決大問題。我跟妹妹說:「這筆錢我不打算要,你們要這錢我不管,繼母照顧老爸這麼多年不容易,就給她養老吧!這些年要不是她對我修大法大力支持,一些事儘量不牽扯我,還告訴家人你大姐煉法輪功煉的挺好,誰都別打擾她。這也算她善待大法弟子得的福報吧!」

妹妹接過來說:「姐姐,你平時小事讓著別人也就是了,幾萬塊錢說不要就不要了,這不太傻了嗎?」我說:「錢財是身外之物,我不看重,雖然我也沒甚麼錢,這些年為了還房貸一直在打工。但我是修煉人,按照師父的要求遇事先想別人不想自己。父親走了沒留下甚麼,只有這筆錢。我這份就給繼母留下了。」

妹妹看著我,沉默了一會,突然說了一句:「我那份也不要了,都一起給繼母留下吧。」

看著沒修煉的妹妹也能在當今這金錢社會為得到個人利益甚麼事都能幹出來的情況下,放棄幾萬元的利益,讓我很感動。這都是師父洪大的慈悲、大法的強大威力呀!

怨恨沖昏了頭

從母親去世後,我就很少回娘家了,是因為父親又娶了一個妻子,在我的心中,繼母再好也代替不了母親。由於對母親的思念,每次回家還沒等進家門,眼淚就止不住的流。雖說繼母不說甚麼,可是我看到她對我所做的都是假惺惺的。發現父親也沒有了昔日的笑容,更沒有了以前噓寒問暖那無比親切的感覺,甚至都怕我回家。

過年後,我看父親家裏存了幾箱白酒,心裏嘀咕:「父親血壓高不能喝酒,那不是給繼母的倆兒子留的嗎?」我想試探繼母的反應,搬起一箱就往出走,繼母趕緊說:「你能搬動嗎?」繼母的高聲引來了父親,父親沒到跟前,就厲聲道:「你搬那麼多酒幹甚麼?」我賭氣的說:「送禮!」父親說:「送禮拿兩瓶不就夠了嗎?!」看來他倆都捨不得。

有一次,我大老遠的去看父親,因為在家鄉有事耽誤了,沒能及時離去,想第二天再走,這時父親發話了:「天快黑了,怎麼還不走?」我說:「爸爸,我想明天走。」父親不高興了嘴裏不知在說些甚麼,沒聽清。

看到父親娶了繼母后,像變了一個人一樣,回家想多住一宿都容不了,娶了個小老婆,心裏連女兒都沒有了。越想火就越往上冒,就對父親吼道:「如果我媽活著,會這樣對我嗎?都這麼晚了,還趕我走,要是趕不上車,就得住旅店,你忍心嗎?你還是不是我父親?!」回手抓著包,就往出走,淚水也不停的往出流,在心裏發誓我不會再回來了,我沒有你這父親,更沒有娘家。恨父親無情,恨繼母把父親變成這樣,心裏充滿的都是怨恨。

本來婚姻的變故就已經使我心裏不平衡,再加上有娘家不能回,心裏恨所有的人。身體越來越不好經常失眠,心臟病、風濕病、神經性高血壓讓我苦不堪言。

真善忍改變了我

在一次偶然的機會,我幸運的學了法輪功,是法輪佛法真善忍法理徹底改變了我,身體的病都好了,心情也好了,知道做人要用真心善心去對待別人,遇事要忍,處處考慮別人,不能自私的只想自己了。

想想自己的所作所為,用真善忍三個字來衡量,一個字都沒做到。沒做到「真」,撒謊習以為常,根本就不送禮,說拿酒送禮只是看他們對我的態度怎樣。沒為他們想一想,是不是他們也有安排,自私的只想自己的感受,想幹啥就幹啥,不考慮他們能不能受的了。也沒有善心對他們,只想自己失去了母親心裏難受,沒想父親失去妻子的朝夕相伴是兒女代替不了的那種關愛。和父親說話沒好氣,沒個笑臉,好像都欠我的。更談不上忍,一句都不讓說,動不動就跟父親發脾氣,認為母親剛走,你就找了一個,心裏誰都沒有。其實還是對母親的情。

我修煉了大法,明白了大法的法理,知道事事都要按真善忍嚴格要求自己,去掉那些不好的行為,時時刻刻都做個更好的人。思想境界昇華了,心裏那些怨恨不知不覺都沒了。幾年過去了,心裏惦記:不知快八十的父親怎麼樣了?

當我見到父親的時候,看他衰老了好多,看到我第一句話就說:「回來就好好的,我們過得挺好的,你可別攪和。」聽到後心裏很難受,由於當初自己的任性、自私、妒嫉、不理智傷到了他們。想到這,就笑呵呵的坐在了父親身邊,說:「您別生我的氣好嗎?以前都是女兒不好,以後再也不會跟你發脾氣了。」然後又關心的問繼母說:「心梗病徹底好了沒有?」繼母看著我笑著說:「這次你回來真的像變個人一樣,覺的你又年輕了許多。」

我就把修煉法輪大法後的變化和他們講了,父親也笑著說:「你是修了大法了,才回家的,從你媽去世後,很少見你笑,現在看來你心都在笑,大法能把你那任性的脾氣變成這樣,我感謝大法。」然後就雙手合十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從那以後,經常看見父親雙手合十,就知道他在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想想,如果不是真善忍佛法化掉了我多年的怨恨,怎麼說也不會回娘家的。我告訴他們常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會得福報,並且給老倆口做了「三退」,又給繼母請了大法書《轉法輪》,她已經學了好幾遍了。

遇事先為別人著想

父親今年八十七歲了,滿面紅光。去年九月份的一天上午,突如其來的心抽了起來,頭往後挺,臉色發青,家人急忙叫了120救護車。快到晚上時,他醒過來了,醫生都說年歲太大了,很危險。

第二天,父親意識清醒了,我和他說:「老爸,你的命是我師父救的,醫生都說很危險,也是你經常合十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的福報。」他聽後點點頭。

我白天上班不能來照顧,只好值晚班,我連看了三個晚上,幾乎沒睡覺,繼母來接班看我在煉功,就說:「熬了好幾天還挺精神的,這大法真的太神奇了,我都沒想你爸還能活過來,連想都不敢想,醫生都說是個奇蹟。」一個星期,老爸出院了,全家都感謝大法師父。是大法師父救了老爸一命。

事隔不久父親因胃出血又住了醫院,一連二十來天,我都堅持一個人值夜班。繼母幾次要換換我,跟我說你太累了,晚上休息不好白天還得上班,不能只你一個人值夜間班。我說不修大法,我做不到,我們師父說:「做甚麼事都先想別人」[1]。您畢竟也七十多歲的人了,熬夜怎麼受的了。

繼母看我那堅毅的眼神,讚許的說:「修大法了就是不一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在新唐人電視討論會上的講法〉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