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同修整理法會徵稿時的感動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十月一日】明慧網自八月三日發表《第十四屆明慧網大陸法會徵稿通知》以後,我陸續收到三位女同修的徵稿,與其說我幫助同修整理稿,不如說是同修在幫助我提高。

第一位女同修是二零零七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在十年的修煉過程中,她經歷的許多修煉故事都很感人。二零零七年她剛得法時,很短時間內,師父不僅給她清理了身體,並給了她修煉的機制,使她提高得特別快。他說師父幫她清理心臟時,她清晰的記得在她似睡非睡時,看見一隻手從她心臟部位掏出一堆黏不黏、黑不黑、灰不灰的髒物扔出窗外,之後她打坐飄了起來。由於興奮,她就高興的把打坐飄空的事講給兒子聽。大概是一種顯示心的原因,或修過了那個過程,打那兒以後,她打坐就不再飄起來了。

去年我市新區一處玻璃櫥窗裏有污衊大法的邪惡圖文,她就和幾位同修去清理。他們用鋸條鋸開櫥窗的鎖頭,當時廣場上的人以為是社區的人在幹著甚麼活,都沒在意。她們把毒害世人的宣傳內容清理完後,就把法輪大法好、全球控告江澤民的彩色圖畫貼上去。但在她整個敘述後,我沒有把這段經歷寫進她的徵稿裏,因為她許多的修煉故事更感人,我也以明慧網徵稿中要求「請避免在稿件中面面俱到」的提示精煉了她的徵稿。

聽妻子同修說,她們白天學法時,這位同修總是腰板坐的正直,雙手捧著師父的書,雙盤著腿讀法,直到學法結束。我二零零三年年底被迫害關進勞教所時,由於絕食之後被強行鼻飼,躺在床上兩個月,以後肩背骨時常有疼痛的感覺,尤其坐久之後,疼痛感就更加強烈,於是每次晚上坐地學法過程中,我總是隨彎兒就彎兒似的把背部靠在身後角沙發邊上。但自從聽說這位同修以正直之身學法後,我被感動之餘,再也不靠角沙發邊了,也把腰背挺的正直,不管背部怎樣疼痛,一想到同修的良好狀態,我就以此「比學比修」,不知不覺間,肩背部也就不再疼痛了。

我為第二位同修整理法會徵稿時,被她重在參與的精神深深的感動著。這位長我幾歲的大姐由於修煉的比較好,看上去面部比實際年齡小許多。她去年就找我寫法會的交流稿,另外,去年和今年的「五一三」徵稿,她都積極的參與,但她的徵稿一次也沒有發表,但她根本不氣餒,今年又把寫在筆記本紙上的徵稿交給我。

我把她的徵稿用電腦打字出來,又特意打印一份,讓她重新審一遍。她讀著我幫著整理的徵稿,看著看著就流淚了,不住用手背抹著眼角的淚水。我透過她的舉動,一種讓我形容不了的純潔意志,深深的打動著我,我對大姐同修那種「重在參與」而體現的出來的精神感到寫徵稿是那麼的莊重!那是對師父的虔誠敬仰,是對大法整體活動嚴肅的對待,更是她在法中修出純真心態的一種自然流露……這位大姐同修的那種心態,其實就是一篇無字的好文,絕不遜色我在明慧網讀到一篇特別好的文章深受鼓舞那樣,我是她的第一位也許是唯一的一個讀者。

我收到的第三份稿件,是別的同修轉給我的一個年近八旬同修的手稿,由於寫的過於簡單和草率,加上她已經搬家到很遠的地方,因此很難找到她,所以這份稿件我就沒在電腦中打出來發往明慧網法會。但我讀著這位大姨寫的很不規範的稿件時,大姨同修已往的音容笑貌也就立刻浮現在我的眼前。

我們這個地區的同修每星期固定一天去郊外看守所為被非法關押的同修發正念,但由於去橋頭的公共汽車站比較遠,所以行走這段路途自然是很辛苦的,但我知道幾位年長的同修從來沒錯過近距離發正念的日子,其中就有這位年近八旬的老人。後來聽說,這些老年同修乾脆不坐車,就從很遠的地方走著回來,過程中,一路講真相……

明慧網舉辦的大陸法會徵稿活動,我不僅會從發表的稿件中被同修們感動,而在為法會徵稿準備的過程中,我更是被同修們無法表達的在大法修煉中的精神、氣質而感動著。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