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大陸法會交流文章的感悟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九日】大陸法會的投稿寫完了。和每年一樣,寫完稿後的欣喜油然而生。不管發不發表,每年寫稿,每年都有收穫,而每年的收穫又各有不同。但相同的是寫完之後,又都想發表一下自己的感慨,餘音未了。

每年都寫投稿,今年就覺的沒啥可寫的了。可是一位多年不見同修的出現,無意間給我帶來了一個題材,拿起筆一發不可收拾。一步步所走過的路,一幕幕法的展現浮現在眼前,感慨萬千、揮洒而成。

回頭再一看:這哪是我在寫文章啊!這不是師父打開我的智慧,教我怎樣寫嗎?甚至我該寫的題材,師父都用同修的到來,指給我了。我所做的就是在修煉過程中,我的心是怎麼動的,法是怎麼講的,我所做的是否符合法。把不符合法的部份歸正過來的過程,這就是我的交流稿。

其實寫稿真的不難,再說簡單點,寫稿就是向內找的過程。再、再說簡單點,就是把過去修煉中所遇到的事情,用慢鏡頭放慢,再仔細查找過程中自己的思想念頭是怎麼動的,然後又怎樣用法歸正的。這就是我理解的交流文章。

寫交流稿的過程,也是洗淨自己的過程。我今年寫稿時又發現了自己存在的很多不足。比如今年的稿件中,有一個參與營救同修的過程,寫的時候就是想到哪寫到哪。寫完這個題目後,我就覺的不太對勁。反覆看了幾遍,發現我寫的稿大多都是同修做的怎麼不好,我做的怎樣了不起。再一看我老(編者註﹕方言,非常的意思)「偉大」了,用法一衡量我老「自我」了,再發展下去老「危險」了。

向內找歸正自己,從新再寫,就又是一番感受了。

在寫另一件事情時,我發現了我存在的黨文化的極端思想。為了把一件事寫清楚、寫到位,我的用詞就很誇大、極致。當我去掉這些用詞時,文章寫出來就比較平和、踏實了。由此我感受到修煉者應有的平靜中輝煌的內心體悟。

寫文章的過程確實很辛苦,但寫完後也確實很欣慰。修煉真美好!

寫稿體悟有感而發,如有不足,請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