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談參加大陸法會的收穫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九月六日】我用了一個多星期的時間完稿,八月三十一日,發給了明慧法會,九月一日,煉靜功,一下子就靜下來了,被很大的能量包圍著,整個人像縮小了一樣,不想動,「感覺自己好像坐在雞蛋殼裏一樣美妙」[1]。接著發正念,定了兩個半小時。

第二天也是一樣。第三天,兩點半醒了,起來洗刷完畢,就開始煉功,煉靜功和發正念,共三個小時,這時音樂跳到師父廣州講法上,我覺得很輕鬆,不想放下腿,又聽師父講法一小時零十分,共坐了四個小時。這次我沒有覺得不可思議,很自然。

也許同修會說我走極端,我認為不是,因為每個星期天,在家有事要做,一般煉完功,簡單收拾一下,然後洗手給師父上香後,學一講法,再邊做大法的事,邊做早餐。既然師父在講法了,那就靜靜聽吧!

我講這些不是覺得自己了不起,這一切都是師父的加持和鼓勵,因為我圓容了師父要的,自從明慧通知大陸法會開始那天起,我就想寫體會,可是干擾也很大,不知從何處寫,和同修相比相差太遠,修的很平淡,又沒有甚麼驚天動地的事,不好寫。

可是一年一度的大陸法會很難得,這是師父為大陸同修特意設的互相交流的平台,這也是我們在這特殊的環境下的偏得。雖說一年一度瞬間即到,可是在這三百六十五天裏,發生過多少個酸甜苦辣的事,回想起去執著心的剜心透骨,在矛盾中的苦不堪言,在摔摔打打中,是師父給我們一步一步的引領過來的,師父為我們付出多少心血啊!每當想到這些淚流滿面。想起眾生得救的喜悅,感慨萬分,寫著寫著,淚水滾滾下落,寫著寫著,情不自禁的哭出了聲,寫起來沒完。

近十年的法會我都參加,雖說沒發表,但我能找到差距,把它當著我的修煉過程。在這個過程中,我學會了打字,投稿。以前覺得自己小時候就很笨,內向,不會讀書,所以甚麼都依靠別人,曾經有同修說:以後你有天國的眾生,還依靠誰嗎?

以前都是用手寫,寫了廢,廢了寫,寫完燒掉一大堆廢紙。完了還要找別的同修修改,投稿。後來我學會電腦就用逍遙筆寫,改起來容易些,現在可以打字了。

一次寫完稿,等同修幫助修改,投稿,時間等過了,也沒找到同修,我認為事情並非偶然,是師父要我走自己的路,成就弟子啊!再說:同修也很忙啊,也耽擱自己救人的時間。後來,我修改了一下,學著發給了明慧,明慧在平時文章中發表了,師父給了我極大的鼓勵。 其實師父給了我們很大的智慧,就看我們信不信,用不用。所以我勸還沒投稿的同修們,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只要你想參加,師父就會幫。

有的說不會寫,耽擱時間救人,當然同修救人心切我理解,同修們確實做的很好,在救人中,也發生過很多感人的故事,為甚麼不把那些感人的故事,寫出來證實大法啊。不提筆永遠都不會寫啊。

這幾天打開明慧網,全世界許多國家的大法弟子都在開法會,多神聖啊,這意味著甚麼呢?這裏面的涵義我們又能理解多少呢?

我悟到:在修煉過程中,師父是很有序的給我們安排了修煉的路,一環扣一環,差一環都不行,師父叫我們做的就去做,做的好壞是修煉的狀態,在法中明白師父看的是過程,不是結果。發表不發表不重要,重要的是每個修煉過程。

修煉中,我也還有很多不足,特別是學法要努大力,還有很多執著心趕快去,不辜負師父的慈悲救度,不辜負眾生的希望。

有不對之處,請同修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大圓滿法》〈三、動作機理 〉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