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省勃利縣惡報案例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六日】中共對法輪功迫害,不僅傷害了法輪功學員,也同時綁架迫害了所有的人,包括職能部門的人和廣大民眾,同時上演一幕幕惡報悲劇。誰家遭遇魔難、遭遇不幸和痛苦都不想被觸及和提起,但是為了吸取教訓,不讓後人重蹈覆轍,不讓悲劇重演,我們不得不說。

除了明慧網已經報導的,下面再說幾個例子(在大陸中共的高壓恐怖迫害下百分之百的準確調查事實情況很困難,如有不屬實的地方請諒解、請知情者更正):

案例一:勃利縣廣播電視局原局長曲江突然猝死

二零一五年二月七日早晨,勃利縣當時正在任的廣播電視局(以下簡稱廣電局)局長曲江突發急病死於家中,年僅59歲,當時再有十一天就要過年了,太突然了,家人非常悲痛。有人聽說後難過,有人感到惋惜。難過的是說他是一個很好的人,為勃利縣的廣播電視事業立下汗馬功勞,同時把本單位職工的福利搞的很好。

為甚麼會是這個結局呢?因為中共就是一部絞肉機,誰在中共的體制內就會被絞死,曲江是中共江澤民一夥害死的。

曲江是一九九三年由宣傳部調到縣廣播電視局當局長的,而中共江澤民曾慶紅集團迫害法輪功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開始的,採取兩種手段:一是謊言;二是暴力。暴力這裏不說了。單指這個謊言,就足以害人,它讓人不明是非,不分善惡,不分好壞,對人的毒害更大。

中共是靠媒體為主要工具散布謊言的,同時也利用媒體為實施迫害造勢,而廣播電視對人們的影響更直接,更快速、更深刻,視聽效果使人難忘。單就央視2001年製作的「天安門自焚」偽案嫁禍法輪功在電視上播出,讓人們仇恨法輪功,對民眾在頭腦中的毒害影響一直到現在。在歷次運動中,報紙和電視推波助瀾、造謠傳謠才能使得共產黨的害人方針政策得以實施。共產黨一聲令下,全國媒體立即執行。黨要反右,全國各報異口同聲地報導右派的罪惡。黨要辦人民公社,全國各報則齊聲讚美人民公社的優越。在迫害法輪功的第一個月內,媒體每天在黃金時間段一遍又一遍地給全國人民洗腦,不斷編造、宣傳,使民眾仇恨法輪功的假新聞、假事件。其中導演的〝天安門自焚〞假案,被國際教育發展組織指責為政府帶頭欺騙民眾的行為。

在硬件上,曲江上任以來很快的使勃利縣光纜入村率達到100%,全縣已經實現了100%的有線電視覆蓋率,這在客觀上使民眾受中共的宣傳毒害得到了普及。他在任的時候,對民眾個人安裝衛星電視接收天線(大、小鍋蓋)管理控制很嚴,不允許個人安裝,特別是國外的一些中文電視台,如敢說真話的新唐人電視台通過衛星在大陸播出後,縣政法委伙同公安局和廣電局對民眾安鍋進行調查、拆除。特別是二零一四年不知是誰的旨意,自六月下旬一直到年底曲江死之前,近半年時間,勃利縣廣播電視局在播出的電視屏幕上天天打出廣告:強行要求百姓拆下衛星電視接收天線(大小鍋蓋),否則的話就要由公安和廣播電視局等部門和單位組成的人員到各家強行拆除沒收並罰款,搞的勃利縣衛星電視接收用戶人心惶惶。

在軟件上,勃利縣廣電局在中共打壓迫害法輪功中,僅僅知道的在開始的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到二零零二年,據不完全調查,它受縣610(中共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類似於德國納粹的蓋世太保和中共的文革小組)和宣傳部的操控指使,被動、主動的幹了如下方面的事:轉播央視和省等部門的對法輪功的抹黑造謠污衊的宣傳和對法輪功進行迫害打擊的宣傳;作為完成指標任務,跟上形勢宣傳,製作播出本地的對法輪功進行抹黑的所謂「實際例子」的節目;在電視屏幕上發通對抓捕法輪功學員的通緝令;在電視上報導本地所謂破獲抓捕法輪功學員的案件;在電視上播出縣委頭頭、縣610、公安局的負責人對法輪功打擊迫害的講話,製造恐怖氣氛;在電視上播出縣610逼迫法輪功學員所謂轉化放棄信仰後的現身說法;等等。

儘管這些不都是曲江親自幹的,但他是部門主管,他是有一定責任的。

案例二:勃利縣公安局法制科警察王惠閣患腦血栓

在中國江澤民曾慶紅集團迫害法輪功中,用非法勞教的手段迫害法輪功學員一直到二零一三年習近平取消勞教制度。王惠閣是勃利縣公安局法制科警察,在迫害法輪功開始的那幾年,政保科(後改為國保大隊)給被非法綁架的法輪功學員湊完黑材料,交給法制科批准,往勞教非法押送法輪功學員時,一般都有王惠閣。王惠閣在二零零六年左右患了腦血栓。

案例三:勃利縣原城西派出所所長李方的家喜事喪事一起辦

一九九九年剛開始迫害法輪功時,李方是勃利縣城西派出所所長,在他所管轄的範圍逼迫法輪功學員交書、綁架抄家,他是有責任的。不幸的是後來不知他患了甚麼病,在二零一一年秋天的一天突然死了,年僅51週歲。更不幸的是他死第二天就是他兒子的原定婚禮日,怎麼辦?研究決定:把李方屍體先存放到火葬場,兒子婚事不變,辦完喜事再辦傷事。真是悲喜交加。

案例四:勃利縣原元明派出所所長張明被清除公安系統

張明在擔任勃利縣原元明派出所所長期間抓捕綁架法輪功學員很賣力,還非法抄家,連老人都不放過。不知甚麼原因,張明於二零零二年被撤下成老百姓。

案例五:勃利縣高級中學教師岳淑文(音)的丈夫遭遇不幸

岳淑文(音),勃利縣高級中學教師,誣告修煉法輪功的同事,導致她的同事只好到外地找工作,但是在二零零六年左右還是被綁架關押。在二零零七年再有幾天就要過大年了,岳淑文的丈夫突然得了腦出血,雖然被搶救過來,但是留下後遺症,不能上班了,後來又癱瘓了,在二零一六年八月左右不幸去世,年僅五十五週歲。據說她丈夫在擔任他所在的單位人事勞資股長時,聽從上面的指令,在二零零六年停發了他本單位當時被非法勞教的法輪功學員的工資近一年,導致這位法輪功學員的女兒只有靠親友幫助才能生活和上學。

案例六:勃利縣鐵西街羅玉甫老兩口撕毀法輪功真相遭報

鐵西井隊家屬區羅玉甫兩口子受中共的毒害宣傳,對法輪功仇視,不聽真相,撕大法真相,法輪功學員勸阻也不聽,結果羅玉甫妻子劉佳蘭二零一三年得癌症死了,羅玉甫本人也臥病在床,現在也不知死活。

說出這些慘痛的例子,沒有幸災樂禍的意思,我們也感到很痛心,也不希望這樣的事發生。迫害佛法,迫害佛弟子,天理不容。而中共是西來幽靈、禍害人類的惡魔,它沒有人性,它誰都害,這就是法輪功學員苦口婆心的告訴人們停止迫害法輪功,擺脫中共、脫離中共的原因。

真心希望人們都來了解法輪功,明真相,善待法輪功,停止迫害,退出中共的黨、團、隊組織,為自己和家人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