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教化故事幾則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六日】孔子一生以傳承傳統文化為己任,他重視教化,一生「學而不厭,誨人不倦」。顏回說:「夫子循循然善誘人。」朱熹說:「夫子教人,各因其材。」以下為古籍中記載的幾個故事,可以看孔子在為人處事的過程中對學生的教導。

一、待人之道

一次,孔子與他的學生們在一起談論待人之道。

子路說:「別人以善意待我,我也用善意待他;別人用不善待我,我也用不善待他。」孔子評價道:「這是沒有道德禮義的夷狄之間的做法。」

子貢說:「別人用善意待我,我也用善意待他;別人用不善待我,我就引導他向善。」孔子評價道:「這是朋友之間應該有的做法。」

顏回說:「別人以善意待我,我也用善意待他;別人用不善待我,我也以善意待他,並引導他向善。」孔子評價道:「這是親人之間應該有的做法。如果能夠把它擴開去,以誠心對待天下人才是真正的與人為善啊!」

二、送別之言

孔子的學生子路要遠行,前來向孔子告別。

孔子說:「我是贈送給你一輛車呢,還是贈送給你一段話呢?」子路說:「請夫子送給弟子一段話吧。」

孔子說:「不能自強不息,就不可能達到遠大的目標;不勤勞地做好自己的事情,就不可能有功效;不發自真心而有分寸地去對待他人,就不可能得到他人的親近;自己不講信用,就不可能使別人對自己講信用;不拿出誠心而謙遜地對待他人,就不可能符合禮義。如果能夠慎重地從這五個方面去做人做事,就能夠做得長久。」子路拜受領教而去。

三、蒲邑三善

子路治理蒲邑三年後,有一次,孔子路過,剛進入蒲邑境內,孔子便稱讚說:「子路做得不錯,做到恭敬而又有信用了。」走到城中時,孔子又稱讚說:「子路做得很好,做到忠信而寬厚了。」到了子路辦公衙府內,孔子不由得又稱讚說:「子路做得真好啊,做到明察而又有決斷了。」

子貢聽了很奇怪,手握著韁繩問孔子:「夫子尚未見到子路就三次稱讚其善,他做得好的地方,弟子能得以聽聞嗎?」

孔子說:「我已看到了。入其境見田地整齊,莊稼茂盛,雜草都鏟除了,田間的水道也加深了,這是因為他恭謹敬慎又有信用,所以百姓才會盡力去做啊。入其邑看到垣牆和屋宇都完好牢固,商賈繁榮,樹木茂盛,這是因為他忠信而寬厚,所以百姓才不苟且馬虎啊。至其庭滿院清淨,下面辦事的人都很認真、盡心,這是因為他明察善斷,他的政令沒有擾民啊。看來子路的仁政取得了斐然的成果,即使我連續三次稱讚他做得好,又怎能將他的好說盡呢?」後來,蒲邑被稱為「三善之地」。

四、為政在於糾正時弊

子貢問孔子說:「從前齊景公請教您如何才能使政治清明,您說:‘政治清明在於節省財用。’魯哀公請教您如何使政治清明,您說:‘政治清明在於教育臣下。’楚大夫葉公請教您如何使政治清明,您說:‘政治清明在於使近者悅,遠者來歸。’三個人問的是同一個問題,而您的回答卻不同,難道是有不同的解釋嗎?」

孔子回答說:「因為各人有不同的情況啊。齊景公治理國家,亭台樓閣建築得太奢侈了,打獵時所圈的土地太大,一個早上就賞賜了三個能夠提供一千輛車子的採邑,所以我說‘處理政務在於節省財用’。而魯哀公有孟孫、叔孫、季孫三個權臣,他們在國內結黨營私,在國外則抵制別的諸侯國來的客卿,所以我說‘處理政務在於教育群臣’。至於楚國,其地方大而都邑小,民眾懷有離散之心,沒有願意在那裏安居樂業的。所以我說‘處理政務要使近處的人高興,遠方的人歸附’。這是針對三種不同情況,以不同的方法處理。《詩經》上有說:‘經過長期的喪亂,已經民窮財盡了,可是上面從來沒有給民眾一點救濟呀!’這是感嘆奢侈浪費因而造成的禍亂。又說:‘那些阿諛逢迎的小人一味進讒言。’這是諷刺奸臣矇蔽君主所招致的禍亂。還說:‘在喪亂中有離散之憂,有死亡之痛,到底要逃到哪裏去呢?’這是嗟嘆離散所造成的禍害啊。仔細考察這三個方面的問題,難道政務上所要解決的困難,可以用同一個方法嗎?」

五、五種不祥

魯哀公有一次問孔子說:「寡人聽說,在房子的東面再增蓋房子,是不吉祥的,這個說法可信嗎?」

孔子回答道:「不吉祥的事有五種,但是在房子的東面再增蓋房子,卻不在其中。損人以利己,是自身的不祥;遺棄老人而只顧孩子,是家庭的不祥;捨棄賢明之人卻任用不肖之徒,是一國的不祥;年老智慧者不願意教導,而年輕的人又不肯好學,是風俗的不祥;有才德之人隱退起來,沒有智慧與德能的愚昧之人卻來掌權,這是天下的不祥。不祥之事,有此五種,但在東面增加房子,卻不在其中。」

六、君子無所不慎

子貢去做信陽的長官,準備上任了,向孔子辭行,孔子說:「要勤懇,要謹慎,要依照自然時令指導農業生產。勿奪勿伐,勿暴勿盜。」子貢說:「我從年輕的時候,就在夫子這裏學習,難道犯過偷盜的過失麼。」

孔子說:「你沒有進一步了解啊。用才德兼美的人去取代才德兼美的人,這就叫做‘奪’;用不才的人去取代有才的,這就叫做‘伐’;政令很寬鬆而處罰很暴躁,這就叫做‘暴’;把好的東西都歸於自己,這就叫做‘盜’。盜,不是一般所謂的盜竊財物。我聽說:善於為官的,遵循法令辦事,使百姓得到好處;不善為官的,歪曲法令辦事,使百姓受到損害,這是民怨產生的根源。整頓官風,沒有比公平更好;面對財貨,沒有比廉潔更好。清廉和公平的操守,怎麼也不能變易啊。隱藏別人的好處,這就是埋沒人才;不是在內部互相規勸,而是在外面互相誹謗,便不可能和睦地相處。所以有道德修養的人,沒有一個地方不謹慎啊。嚴於律己,寬以待人,才能用自己的德行智慧,造福百姓。」

(源自《孔子家語》《說苑》《韓詩外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