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子故事幾則(2)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三日】(接上文

二、景公信用讒佞、賞罰失中,晏子諫

齊景公聽信任用讒邪奸佞之人,賞賜無功的人,懲罰無罪的人。

晏子勸諫說:「我聽說,聖明的君主仰慕聖人並聽從他們的教誨,沒有聽說過他們聽從讒邪奸佞之人來進行賞罰的。現在君王與親近的人相互逢迎取悅,說:‘將死的人還盡力尋歡作樂呢,我們怎麼能為行仁義而活得還不如犯人呢?’所以宮內受寵的嬪妃強奪豪取國庫資財;宮外受寵的臣子,在邊遠之地假托君命巧取豪奪;執法的官吏,都苛斂百姓,人民憂愁痛苦,貧困交加,可是奸邪之人卻更加富足。這些人隱瞞真相,掩蓋邪惡,矇蔽迷惑君主,致使賢臣常遭患難。我聽說,古代的賢士,遇到可親附的國君就出仕,遇到不可親附的國君就隱退。我請求離去了。」於是策馬離開了朝廷。

景公命韓子休追趕晏子,傳話給晏子說:「我不仁德,不能按您的教誨去做,因此到了這個地步。您離開出走到哪裏,我就跟著到哪裏。」晏子就又策馬返回來了。他的馭手說:「您剛才離開得為甚麼那麼快?現在回來又這樣快呢?」晏子說:「景公剛才說的話還是很誠懇的。」

三、景公病久不癒、聽讒言,晏子諫

景公患了瘧疾,每天發一次,一年沒有痊癒。諸侯紛紛派人來問候。大夫梁丘據、裔款對景公說:「我們供奉鬼神,祭品比先君豐盛多了。現在您的病很厲害,成為諸侯的憂慮,這是祝官吏官的罪過,諸侯不了解實情,大概會認為我們對鬼神不恭敬,您何不殺掉祝官固和吏官囂以辭謝客人?」景公很高興,告訴晏子,晏子說:「從前在宋國的盟會,屈建向趙武詢問范會的德行,趙武說:‘先生管理事務盡心盡意而沒有私心。他的祝官吏官祭祀的時候,向鬼神講誠實的話而不感到問心有愧。’屈建把這話告訴了楚康王,康王說:‘神和人都沒有怨恨,他榮耀地輔佐五位君主使他們成為諸侯的盟主實在是應該的了。’」

景公說:「梁丘據和裔款認為我能夠事奉鬼神,可是鬼神不保祐我,所以我想殺掉祝官吏官,您說這話甚麼意思?」晏子回答:「如果是有道德的君主,舉動都沒有違禮的事,上下的人都沒有怨恨,祝官吏官向鬼神講誠實的話而不感到問心有愧。因此,得到神明佑護,國家得到神明降下的福祿,祝官吏官也有一份。他們之所以家族興旺有福、健康長壽,是因為他們是誠信的君主的使者,他們的話對神明忠誠信實。如果遇上邪僻放縱的君主,肆意做不符合法度之事,無所顧忌,不考慮怨謗,不害怕鬼神的懲罰。天怒人怨,在心裏還不肯改悔。祝官吏官如果向神明講誠實的話,這就是講君主的罪過;如果掩蓋過錯,這是虛詐欺騙,祝官吏官進退兩難,無話可講,只好說些不相干的空話來向神明討好,因此,得不到神明的佑護,國家遭受禍害,祝官吏官也一塊遭受禍害。他們之所以患病夭折,是因為他們是暴虐的君主的使者,他們的話對鬼神欺詐輕侮。」

景公說:「那麼怎麼辦?」晏子回答:「這樣下去沒法兒辦了。施政沒有準則,征斂沒有限度;如果不能供給就加以治罪,人民都很痛苦疲憊,向鬼神詛咒君主。如果說祈禱能給人帶來好處,那麼詛咒也會給人帶來損害。聊地、攝地以東,姑水、尤水以西,齊國境內人口多得很呢。即使祝官吏官善於祈禱,又怎麼能勝過億萬人之詛咒呢?難道還要殺祝官吏官?唯有修養品德才是正理。」景公聽從諫言,讓官吏放寬政令,解除禁令,減輕賦稅,免除百姓對官府所欠的債務。這樣做了以後,景公的病就痊癒了。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