晏子故事幾則(3)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四日】(接上文)

四、晏子諫景公遠離佞臣

景公貪圖享樂,一天夜晚,帶著隨從來到晏子家,要與晏子夜飲。晏子答:「陪國君飲酒享樂,國君身邊有這樣的人,此等事非臣之職份,臣不敢從命。」景公又來到司馬田穰苴的家中,田穰苴的回答與晏子一樣。景公吃了兩次閉門羹,不由意興索然。又來到大夫梁丘據家,梁丘據曲意逢迎,景公感到很快樂,把酒歡呼,親自擊缶奏樂。他問梁丘據說:「仁德的人也喜歡這樣嗎?」梁丘據就投其所好說:「仁人的眼睛耳朵,也像一般人一樣,為甚麼會不喜歡這樣呢?」於是喝了個通宵達旦。

一次,景公與晏子外出,遠遠看見一人駕著六匹馬拉著車趕來。景公問:「這是誰呀?」晏子說:「粱丘據。」景公問:「你怎麼知道?」晏子說:「這樣大熱天卻飛速奔馳,重者馬會累死,輕者馬會累傷,不是梁丘據誰會這樣做!」

景公說:「粱丘據和我算是相和吧?」晏子說:「這是所說的苟同而已,哪裏能說是和呢?」景公說:「同與和有甚麼分別嗎?」 晏子說:「當然不同了!和諧就像做羹湯一般,用水、火、醋、肉醬、鹽、梅等各種調料,經攪拌糅合使味道適中,先用火燒煮,淡則加料,濃則加水,如此方能食之味佳。君臣之道也該如此,君主正確的,臣子應維護。君主不對的地方,臣子應指出來,以正過失。這樣,國家才能安定,政事才沒有失誤。梁丘據為取君主歡心,不問好壞,順從君主行事出言,君主認為可以的,他也說可以;君主認為不可以的,他也說不可以。這是‘相同’怎麼是‘和諧’呢?這樣對君主對國家有甚麼益處呢?無端吹捧卻會助長君主驕傲之心。聽他之言,如同在水裏加水,談不上甚麼味道。又好比琴瑟,只彈一個聲音,沒有人會去聽他啊。」景公聽罷方悟,久思過後,不禁稱好。

五、晏子勸景公愛民

景公問晏子:「謀劃一定能實現,做事一定能成功,有辦法嗎?」晏子回答:「謀劃事情合乎義的一定能實現,對上不違背天意,對下不違背民心,用這個原則去謀劃一定能成功。避開義去謀劃,即使實現也不會安寧,輕視百姓去行事,即使成功也不光榮。所以,違背義去謀劃,違背民心去行事,從未聽說過能長存的。」

景公問晏子:「賢明的君主是怎樣治理國家的?」晏子回答:「他們任用賢人,愛護百姓,節儉自律;對於放縱邪惡來坑害百姓的人要治罪,對於進諫好的建議、指出過錯者給予獎勵。他們治理國家,對上嚴格要求而對下寬容,寬赦犯錯誤的人而救助身處困頓的人;不因為自己高興了便加以賞賜,不因自己生氣了便加以處罰;不放縱自己的私慾而使百姓辛勞;上邊沒有驕橫的行為,下邊沒有諂媚的行為;上邊沒有自私的想法,下邊沒有不當的職權,不做橫行之事,沒有挨餓受凍的百姓,他們的百姓安樂而且崇尚仁愛。賢明的君主就是這樣治理國家的。」

景公問晏子:「辦理政事所患的是甚麼?」晏子回答:「患在善惡不能分明。」景公問道:「那如何能明察善惡呢?」晏子回答:「審慎地選擇左右的親信。如果左右親信良善正直,則朝廷百官便各得其所宜,善惡自能分辨清楚了。如果表面上做得恭敬順從,又說著很好聽的話,可內心卻沒有仁德,常常喜歡搬弄是非或是誹謗陷害,如此之人便當遠離,更不當加以信任與重用。賢君將賞善而除民患,愛民如子,蓋之如天,容之若地。」

(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