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醫生:「終於找到了救命的良方」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二十二日】下面三則故事都是筆者在講真相過程中的真實記述。

「終於找到了救命的良方」

有一次我去市中心廣場講真相,遇到一位防疫站的老醫生,七十八歲了。他說他得了腦血栓,半身麻木,走路畫圈,很是痛苦,怕病情進一步發展,再並發老年痴呆症,那就更麻煩了。

我對他說:「按照佛家講,人生病是業力所致,屬於不正確狀態。按照現代醫學講,人的大腦屬於人體的司令部。我認為,腦血管出現栓塞,是因為司令部接受的錯誤信息太多了,比如輕信謊言、不自覺的接受洗腦以致對客觀事物的發展規律做出錯誤的判斷,固守執著而不放,造成指揮不暢或發出錯誤指令,於是身體就出現了病變。」

我本不懂醫學,上述所言,是在修煉大法中所悟。沒想到,這位老醫生卻說我所言極是,很願意接受。於是,我們談了許多,他明白了很多真相。我又問他:「在家上網嗎?」他回答:「只上鳳凰網。」我對他說:「這樣的網站最好別上,那個香港網站是共黨辦的,不講真相,只用謊言給人洗腦,讓人變壞。」他問:「那我該上甚麼網?」於是我就把裝有自由門破網軟件的U盤遞到他手中,並告訴他怎樣安裝、怎樣翻牆,怎樣了解更多的真相,特別是法輪功真相。還告訴他:可把真相複製給親朋好友以及更多的人,這可是積善積德的大好事啊!

老醫生顫抖著雙手接過U盤對我說:「感謝大法師父!同時也謝謝你,我終於找到了救命的良方。我要用真相來改變自己,讓大腦回到正常狀態。我這一生再無所求矣!」

數日後,他竟然騎著自行車在廣場上找到我,高興的對我說:「太好了!我終於進入了一個真實的世界。我們全家都已在退黨服務中心做了三退!」

「法輪功是來救人的」

有一天,我在市中心廣場碰到本單位的一個退休工人,幾句寒暄後就轉入正題講真相。誰知他不聽,還高聲斥責我。旁邊一位六十多歲的老人聽到我們的談話,也走過來聽。我就天安門廣場自焚偽案、所謂圍攻中南海、有病不吃藥等問題悉數剖析、釋疑,還原真相。

老人聽了一會兒,很有禮貌的對我說:「我看你是一個學識淵博且很有正氣的人。我有幾個問題可以問你嗎?」我說:「您過獎了,‘淵博’二字可不敢當。有問題,咱們互相探討就是了。」於是他問:「你信神嗎?你認為有神鬼嗎?人的命運能改變嗎?共產黨究竟為甚麼要迫害法輪功?人民幣上寫的‘天滅中共,退黨保命’是真的嗎?」等等。

我對他說:「您提的這些問題太重要了,我們師父在《轉法輪》和其他大法的書籍中都有論述,可惜我不能一字不差的背下來,只能把師父講的法理和我本人的所學所悟與您共同探討。」接下來我就詳細的、一個一個的解答他提出的問題。他聽得很認真。最後我告訴他:「其實,老百姓罵共產黨罵的大都是表面的東西,比如甚麼貪污腐敗呀,政商勾結,權錢、權色交易呀等等,共產黨真正的罪惡是不敢叫老百姓知道的。倒是共產黨的紅二代、紅三代們才罵得它最兇,因為他們最了解共產黨的所謂秘密和內幕。比如有一個紅三代叫紀清寫的公開信就說,共產黨就是來毀滅中國的。」

說到這裏,我從挎包裏取出「貴州藏字石」的真相資料和從網上下載的《公開信》讓老人看。他看完後長出一口氣,對我說:「我真正弄明白了,共產黨是惡魔,是來毀人的;法輪功是佛法,是來救人的。」最後他退出了曾經加入的中共的所有組織。

「老天不吭氣就把共產黨滅了!」

今年元旦後一個濃重的陰霾天,灰濛濛的暗無天日,能見度不足百米。我又來到市中心廣場,希望能遇到有緣人。廣場上空空蕩蕩,被濃濃的陰霾籠罩著,只能偶爾聽到遠處汽車的喇叭聲。於是,我沿著長廊信步往南走去,心裏一面背著《洪吟》一面求師父把能救度的有緣人送到我面前。

當我快走到長廊南端盡頭的時候,隱隱約約看到一個人倚著長廊的柱子坐在石凳上。我走近前一看,是一位農村老人。我向他問好後就談起了天氣的種種異象,不一會兒我們就聊熱乎了。

因為我的年齡比他大兩歲,就問他:「老弟,我活了將近七十歲了,有個問題想問你,這共產黨崇尚鬥爭哲學,大搞階級鬥爭,戰天鬥地,鼓吹人定勝天。你說,它能鬥過天嗎?」這位老弟說:「共產黨盡是瞎折騰,越折騰老百姓越受罪!與天鬥、與地鬥喊得震天響,它就不知道,老天爺不吭氣就把它滅了!」接著,他用手指著天說:「看看這天都成啥樣了?不滅它(指共產黨)才怪嘞!」

我勸他「三退」。他說,一輩子受共產黨壓迫啥也沒入過。我讓他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告訴他常念這九個字能得福報。他說:「你講的我信。老天滅了共產黨,老百姓就得福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