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在變 人在變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十五日】

天在變 人在變

〔大陸來稿〕天象巨變也帶來了社會形勢的變化。我省「六一零」(中共江澤民集團為迫害法輪功而專門設立的組織)一成員前一陣去一個曾經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家中,該「六一零」成員提著水果看望法輪功學員,並告訴學員家人:「習近平不打壓你們,但你們千萬要小心。」

中共體制內覺醒的官員和警察,已經開始留後路了,他們希望用實際行動贖罪。

一個看上去不會笑的人笑著走了

〔遼寧來稿〕那天我從超市回來往家走,就聽身後有位男士說:「哎呀,這麼難受啊,還得上醫院……」聲音聽起來很痛苦。我回頭看,這人身邊沒人,就我離他最近,那表情也很苦惱。他是在自言自語。

我後退兩步跟他搭話:「兄弟呀,你一個大男人這是怎麼了?」
他說:「我哪都難受,可甚麼病都沒有。」
「你是幹甚麼工作的呀?」
「我是警察。」那天穿著便衣。
「你具體幹甚麼工作?」
「我在某某公安局當副手。」原來他是那個迫害法輪功的重災區的警察。
「這就對了,難怪你身體不好。」
「怎麼講?」
「你知道老百姓怎麼看你們嗎?」
「怎麼看?」
「在老百姓眼裏你們就是地痞無賴,一點好事不做。不但正事不幹,還專門去迫害好人,把人家煉法輪功的老頭老太太都給抓進監獄,往死裏打,有的還判了刑。盡幹傷天害理的事,你說你能不難受嗎?你看看你們單位有多少人遭報應了?那法輪功修‘真、善、忍’多好啊!」他不吱聲。

我接著說:
「我看你不像惡人,還有善念我才這樣說你。」
「是、是,那我怎麼做才能好?」
「你一定是黨員嘍,首先把那個黨退了,也別再參與迫害,要善待好人,
然後修煉法輪功,你一定就能好了。」
「我姓劉,行,把黨退了!還有三個月我就退休,退休後我就煉法輪功。」

到車站了,我停下來等車,他走出十幾米遠又轉回來了。我笑著迎過去問他還有甚麼事,他很嚴肅、小聲對我說:「老大姐,你太善良了,我怕你吃虧。明天上午十點,××法院審理法輪功案子,你千萬別去,每個派出所抽調二十人,投入大量警力,周圍守候,全穿便衣,很危險。」

「謝謝你,兄弟,我知道了,祝你健康。」他衝我一笑走了。

我還以為他不會笑呢。

警察高呼:「法輪大法好!」

〔河北來稿〕一天,我正在一個商店給女老闆講真相呢,進來一個四十多歲的男警察,我沒有怕他,繼續講。

我說:「法輪功的修煉準則是‘真、善、忍’,學員按著這個準則要求自己,祛病健身有奇效,說話做事為別人著想,做好人,更好的人。江澤民集團卻打壓、迫害這些好人,甚至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牟取暴利,害死成千上萬的人。大法弟子可沒有一個用武力反抗的!只是給迫害者講道理。殘酷迫害十七年了,中共至今卻拿不出任何一條法律說法輪功是所謂「×教」,也沒有一條法律條文證明打壓法輪功是合法的。都是江澤民、羅幹、周永康等惡人口頭下達密令指使,江只保自己,哪管這些執行他們命令的人,才不管下面公、檢、法、司人員如何呢。」

那個警察顯然知道我是法輪功學員,也側耳傾聽著。

我有意的偏重講了迫害法輪功遭惡報的事例,說緊跟江澤民的迫害法輪功的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已經被判無期徒刑關進大牢;指揮全國各級「610」組織迫害法輪功的610頭子李東生也被判重刑;河北省委書記周本順剛說要把河北省的法輪功全部「轉化」,剛說了四天,他自己就被抓了,割脈自殺未遂,現在蹲在監獄裏呢。他的妻子、兒子也都在被審查中。

我說,法輪功在中國完全是合法的,是受憲法保護的。2016年3月1日開始執行新的《公安機關人民警察執法過錯責任追究規定》,同一天舊的《公安機關人民警察執法過錯責任追究規定》廢止。舊規定中「因執行上級命令而違法的不予追究刑事責任」之規定在新規中沒有出現,並且明確規定:因執行上級錯誤命令違法者採取終身追究制,不管職位高低、不管調到哪個部門就是退休也會一追到底。

我繼續說,現在全世界一百多個國家可以修煉、宣傳法輪功,唯獨中國江澤民集團非法打壓迫害,迫害直至現在仍然在進行著。

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無數疑難病、各種癌症患者,修煉大法後康復。可法輪功被江澤民殘酷迫害,老百姓有病沒錢治只能等死,想煉都不敢走進法輪功啊!被江澤民集團編造的所謂的「天安門自焚」謊言欺騙,對法輪大法懷有不好的看法的人,大劫難到來時就會被淘汰,迫害法輪功的警察也就等著被淘汰。

那警察聽到這兒,突然高呼:「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就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