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報告:2016年中共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綜述(6)

【明慧網二零一七年一月十日】(接上文

十、獄警、犯人覺醒支持法輪功,同情幫助法輪功學員的案例

◎黑龍江省哈爾濱王淑蘭遭五年冤獄迫害,她的「包夾」被感化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三月七日報導,王淑蘭女士原是哈爾濱合成樹脂廠勞資科一位負責人,今年六十六歲,一九九六年修煉法輪大法後,身心快樂,她用無私無我要求自己,把真誠、善良和快樂帶給她遇到的人。她自述「包夾」被感化的經過。

剛到九監區,包夾我的是亂砍亂伐樹木進來的,判了六年,五十多歲,家住河北,開始對我看管很嚴,企圖「轉化」我想多掙分,多減刑期。我跟她講:你為了一分「轉化」我,我真「轉化」了,沒有修成,是因為你的原因,你說你造了多大的業吧,這不是罪過嗎?不是說給僧人一碗齋飯都是功德無量的事嗎?她開始說這是迷信,不聽。後來,我們在一起,總是談論一些科學解釋不了的現象,這方面她知道很多,嘴上說是迷信,心裏是相信的。

她家在河北,這裏沒有親人,沒有人管她,她靠給有錢的犯人縫被、洗衣服等掙點零花錢,因為她負責包夾我,不能離開我,所以她幹甚麼都得我同意跟她去,她才能幹,我就跟她去,並且幫助幹,她真正看到了法輪功學員的善良、可靠,後來她處處都維護我,我看大法經文,她給我擋住別人的視線,幫我傳遞大法經文,我們相處的很好。幾個月後,她下隊分到水房燒水,因為工作的便利,經常托人給我送她做的吃的,比如,把土豆切成絲,用開水泡,然後放上鹽、味素,就能吃,這在監獄是吃不到的美味,是非常奢侈的東西了,或者泡點冷面捎來。

◎覺醒的黑龍江省女子監獄犯人學習大法師父的經文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八日報導,黑龍江省依蘭縣依蘭鎮法輪功學員劉桂華女士,在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中,曾五次被綁架,遭判刑七年,獄中遭酷刑折磨,被迫害得家破人亡。

劉桂華修煉法輪功之前,爭強好勝,一點不吃虧,為了多掙點錢,跟人家學著使用九兩秤:雖然掙了錢,但劉桂華一身是病,錢也沒攢下。一九九六年七月,劉桂華開始修煉法輪功,所患的風濕、心絞痛、氣管炎、膽囊炎、胃病、甲亢等疾病全都好了。從法輪大法的法理中明白,修煉人要按著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返本歸真。從此,劉桂華心裏有了一桿秤:甚麼事都用真、善、忍衡量。

劉桂華遭非法判刑,被劫持到黑龍江女子監獄。在女監那種壓迫、暴力、欺詐的渾濁環境裏,法輪功修煉者的真誠、善良、正直、無畏,改變了周圍的人,劉桂華的正氣感動了身邊的犯人,她們大多數人都認同大法,有些人也開始跟著學習大法師父的經文。

集訓監區包夾劉桂華的犯人長得高大健壯,以前警察安排她打法輪功學員,接觸劉桂華後,她再不參與迫害,別的犯人欺負劉桂華,她都不允許。在一監區後包夾劉桂華的犯人從不阻止劉桂華看經文等等,被其他犯人報告給警察了,說不給她減刑,她說:不減就不減。還有一位包夾劉桂華的犯人,最後也開始學習法輪大法了。哪裏有真、善、忍,哪裏就有希望。

◎看守的小警衛小聲說:「現在也沒有別人,咱倆換個位置,你上床睡,我在地上睡。」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二月七日報導,於玉梅,工作單位是黑龍江省文學家聯合會,簡稱文聯。她在單位裏負責收費的。然而於玉梅的故事,令那些名作家的作品相形見絀。

於玉梅被非法判刑五年。從二零零三年二月她踏進女子監獄那一刻起,獄警對她的「轉化」迫害就沒有停歇過。

那時大隊長鄭傑和彥玉華暴力「轉化」法輪功學員,不「轉化」就打、掐,不讓睡覺,往眼睛、耳朵裏滴芥末油……

黑龍江三月份的天還很冷,沒有暖氣的小號裏更是寒氣徹骨,沒床,於玉梅進去時棉衣全都被扒了,就坐在冰涼的地上,手銬、腳鐐加地環,只能弓著身子坐著。最後那幾天,手銬全都殺到肉裏邊,一般只有在吃飯時才給打開手銬,每次拔下來都帶著血絲,有時候吃飯也不給打開,犯人往她嘴裏捅兩口苞米麵粥就完事。來例假了,毛褲都被血濕透了,也不給換。

蹲小號的第八天,於玉梅被秘密帶出監獄,當時她已經被迫害的不能行走了。來的人是省六一零、市安全局的,他們是把於玉梅拖出去,她被戴上手銬、腳鐐、黑頭套拉到一個秘密地點。車程約半小時。於玉梅被關進一個房間,大約六平米,窗戶擋著很厚的窗簾,一個單人床,一個小桌,一把椅子,還有老虎凳、電棍、繩子等各種刑具,在她的聽力所及的地方,聽到一個人撕心裂肺的慘叫。

他們就對於玉梅不分晝夜的審訊,甚至連上廁所的時候都要監視,她絕食抵制迫害,輪班的警察晚上脫了衣服上床休息,於玉梅就只能在水泥地上墊一個單薄的沙發套坐著,十天十夜,十個二十四小時,一秒一秒熬著。提審的人經常威脅於玉梅,說要把她活埋。來這裏的人不是胳膊折了就是腿折了,不是大小便失禁就是送去搶救了,哈爾濱的張策被打折了好幾條肋骨,睪丸都被捏碎了……警察對於玉梅說:「你都已經不抗打了,一巴掌上去就能把你打死,你血壓太高。」

有兩次於玉梅幾乎都已經不行了,她喘不過來氣,憋得不行,已經處於半昏迷的狀態。醫生檢查說她血糖很高,腦壓也高,得好好休息一下。那天晚上看守她的小警衛小聲說:「現在也沒有別人,咱倆換個位置,你上床睡,我在地上睡。」她想了想說:「那不行,可能會連累你的。」小警衛打來熱水給她洗腳、剪腳趾甲。她感動的說:「孩子,謝謝你。法輪功學員都是好人,法輪大法使人身體健康、道德回升,你可不要參與迫害法輪功啊,會遭報應的。」小警衛說:「現在都是這樣,上級讓幹啥就得幹啥。」她說:「你可不能那樣啊,得為自己負責呀。」那一夜,他們像家人一樣聊了很久。

哈爾濱公安局的處長、安全局的官員、南崗分局的警察、監獄的獄警都「轉化」過於玉梅,都沒得逞。這回在這個秘密審訊地,又來了一個外地請來的「專家」。這個據說來自瀋陽的男人,四十多歲,他炫耀了半天自己在監獄取得的「成績」,說經他手的沒有一個不「轉化」的。他用十分肯定的口吻說:「你不用這麼頑固,等我說完了你就會改變你的思想。你為甚麼要這麼遭罪?」

兩天一夜的迫害後,於玉梅坐都坐不住了,連說話都沒勁兒。當於玉梅有點力氣、能抬起頭的時候,她對那個「專家」說:「我是不會按照你說的那樣去做的,但你說了這麼長時間,也請你喝點水吧。」

她又對湊到跟前聽的「專家」接著說:「我修煉大法後身心受益,大法教我如何做好人,對名利不爭不搶。你們也是受害者,你們也是不明真相,才被矇蔽被利用著迫害好人,以後追究責任的時候,都會受到牽連的。」

「專家」沉默了,靜靜地聽著。後來「專家」會給調整一下吃的,讓值班的小兵給她兩個雞蛋,給她打點粥,開車出去給她買點吃的。後來「專家」實在無法「轉化」於玉梅,只能悻悻地說:我不會因為沒能「轉化」你而少開工資。於玉梅說:「我可能是打破了你一貫成功的記錄,但是起碼能讓你少犯點罪啊。你不要再對別人做‘轉化’了,那就是死路一條。我覺得你還是能走點正道,你有善的那一面。你為甚麼要做這麼不好的事呢?為了你的榮譽嗎?為了你的錢嗎?為了你的職業嗎?」

「專家」靜靜地聽,不言語。當於玉梅離開的時候,他帶著些許的擔心說了一句:「以後保重吧!」

◎服刑人員不畏強暴 堅修法輪功不動搖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五日報導,在中共迫害法輪功之前,黑龍江省女子監獄的警察,對那些身體不好、難以管理的犯人,都力勸她們學煉法輪功,這讓許多犯人洗心革面,做好人。那時,黑龍江省女子監獄有多名警察和八十多名犯人接觸法輪大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開始迫害法輪功後,監獄不許再煉法輪功。但也有很多人不畏強暴,堅持修煉。馮海波、陳香雲、肖淑珍、宋亞雲、武淑芳、遲漢平、高秀珍、高國波、趙鳳霞、馮淑榮、謝亞芹這些服刑人,雖然遭到殘酷折磨、不給減刑等迫害,但她們仍然選擇堅定的修煉法輪大法。

我告訴你們:「這個大法我煉到底了!」

馮淑榮入獄後,獄警認為她脾氣不好,不好管,說學法輪大法能變好,打著嘴巴子強迫她煉法輪功。一九九九年七月後,獄警又找馮淑榮談話,逼她寫保證「轉化」。馮淑榮說:「我不煉時,你們逼我煉,我現在在大法中受益了,改掉了很多壞毛病,做一個真正的好人了,你們又不讓我煉了。我告訴你們:這個大法我煉到底了!」獄警無話可說。

「是師父把我變好了」

高國波人生中一個失手犯下了大錯,被判死緩。她在黑龍江省女子監獄服刑期間遇上法輪大法,從此脫胎換骨。以下是高國波敘述自己在獄中的經歷,她說:「是師父把我變好了。」

那時候我們不寫不煉保證的就開始押小號。放出來學法、煉功,再關,還煉再關,在小號我們也煉。一直斷斷續續關到二零零零過年才放出來。小號沒有床,冬天沒有暖氣,陰冷陰冷,凍得沒招沒招的,還戴手銬鎖地環。不讓穿鞋不讓穿襪子;不給吃飽,三天給一個牛眼睛大的窩頭一勺稀粥,餓的我們一個個大眼睛瞪瞪著,脖子都抬不起來;沒辦法我們絕食,他們就摧殘性灌;後來說不餓我們了,然後用大海碗做飯,必須吃完,撐得難受。打、電、凍、餓、灌、撐,就是想盡辦法折磨人。

過去罵人那是我的「特長」,修煉法輪大法後不罵了。警察逼我罵大法,罵我師父,不罵就打。我堅決不罵。一日為師,終身為父,人能罵父母嗎?醫生給人治好了病,這人能罵救命的醫生嗎?我師父把我轉變成修真、善、忍的好人,江澤民讓我「轉化」到哪去?轉成一個滿嘴謊話、背叛師父的壞蛋?我可不願意,誰說啥都沒用,就是把我骨頭砸碎也沒用。

二零一四年六月二十七日,我走出了監獄,挺胸抬頭,因為師父把我變好了,心好、身體好,我是一個堂堂正正的法輪功學員。

十一、保護獄中法輪功學員得福報案例

◎蒙冤入獄危難中 死亡邊緣神跡現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一月二十五日報導,二零零二年七月,我村一個男孩在家被毒死,因我兩家有矛盾,他家懷疑是我下的毒,警察不調查不取證,就不明不白地將我投進了看守所,我瞬間變成了「殺人犯」。

我沒有殺人,更說不出殺人過程。他們知法犯法,依照邪黨邪惡手段,對我嚴刑拷打,刑訊逼供。我腿被打斷,身體皮膚潰爛,嚴重抽搐,半身不遂,意識不清,醫治無效。確切地說,我是在死亡邊緣上徘徊。

二零零三年三月,看守所監室關滿了法輪功學員。有一天看守所所長王金紅突然對我說:「你跟她們煉法輪功吧。」我清楚地知道她們怕我死在看守所難逃責任。她又告訴法輪功學員劉新愛說:你教她煉吧,讓她病好了,我准許了。

劉同修告訴我法輪功是高德大法,以真、善、忍為宗旨做好人,誠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就會救我的。因我站不起來,她就教我學煉靜功,發正念。

就這麼簡單的,第二天出現了奇蹟,我站起來了,能走路了,佛恩浩蕩,神奇在我身上就這麼顯現了!所長看到後很驚訝地說:「那你就跟著她們煉吧,就說是我批准的。」她們又教我背法,我的身體一天比一天好。要求自己按真、善、忍的標準做好人,細心照顧因不轉化被殘酷迫害的同修們。

後來看守和犯人都不叫我的名字了,叫我「煉法輪功的,過來」。就這樣,她們再也沒有打過我。之後又進來一個煉法輪功的大學生,她幫助我寫訴狀伸冤,上訴到中院。中院經過調查、審理,證明我是被冤枉的。二零零七年二月七日,法院判我無罪,當庭釋放,並賠償經濟損失十八萬元。

回家後,我找到了當地的法輪功學員,跟她們一起學法、煉功,一樣不落。

我的命是師父給的,我一定要修煉,做一個合格的法輪功學員。

◎無辜入獄 幸遇法輪功學員

牢頭讓她當法輪功學員的「包夾」,她卻默默地保護法輪功學員,如法輪功學員煉功,她給看著,一有動靜,她趕快通知她們。她人有了精神,活幹的又快又好又多,每次分數都是第一。最後她的十年刑期減半,很快就出獄了。出來後,家產、田產、樹木、雞鴨都被兩個大伯子瓜分了,她氣得不行,就想方設法找到了同修L。L勸她說:「你孤兒寡母的,娘家又不是本地人,就忍了吧。叫上幾個鄉里院裏主事的,說和說和,你和孩子總得要吃飯要生活呀!」她聽了L的話,就找村裏有影響的人幫助,要回了小半的田產。出事前,她家養的雞鴨下的蛋,她都分給村裏人吃,在村裏人緣好,人家都願意幫她。現在他們已搬到城裏住,兩人齊心協力做了一個小買賣,而且生意興隆。孩子更是爭氣,考上了名牌大學。現在已在天津國企上班。她家的日子過得紅紅火火的,她人也更精神,更漂亮。她逢人便說:「我遇到貴人啦!我沾了法輪大法的光了,要不,十年的牢獄生活還不一定會熬到頭呢!」她對法輪功學員說:「我真的服你們,真的信大法,我也要請大法書,也要作大法的修煉人。」 這真是:信大法,命運轉,福無邊。

◎啞巴出聲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日報導,趙亞倫,女,一九四五年出生,一生未婚,退休前在黑龍江省送變電工程公司物資科做辦事員,認真、負責幹著自己的一份差事。她五十一歲,開始修煉法輪佛法,而在五十八歲時,卻在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中陷入冤獄,在監區裏有一個小啞巴,當時二十三歲,不識字,犯人經常欺負她,法輪功學員趙亞倫真心待她好,關心她,給她講過大法真相,教她念「法輪大法好」。那一次趙亞倫被警察和犯人在室外凍,用雪埋,她站在窗前看著,默默地流眼淚。

她從來發不出聲音,每次見到趙亞倫都用嘴形說:「法輪大法好」,結果有一天她竟然能出聲了,「法輪大法好!」真是奇蹟啊。

結語:

十七年來,面對慘絕人寰的冤獄酷刑,眾多法輪功學員用頑強的意志堅持善念,承受著漫長而巨大的苦難。按照真,他們講述著真相;按照善,他們慘遭迫害而無怨無恨,希望喚醒世人的良知,擁有美好的未來;按照忍,他們忍受著苦難,割捨個人的所求所得,堅守著和平,理性,他們忍的堅強不屈,無所畏懼。他們相信正義真理必勝,十七年來從來沒有以暴易暴、以怨報怨,全國沒有發生過一起法輪功學員因遭受迫害與不公而採用暴力或非法手段鳴冤雪恥的事件,這是一種怎樣的捨身救世精神,這是一種怎樣的大慈大悲情懷?迫害這樣的好人,打壓真善忍信仰,就是無視自己的良知。對真、善、忍的仇視,對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學員的打壓和「轉化」,使整個中國社會快速全面的向黑暗和罪惡沉淪……中共迫害真、善、忍,造成的惡果使大陸人人都成為受害者。

參與迫害的警察們可懂得,在你自覺得意行惡不忌的時候,報應將隨時降臨。如果你們知道但不相信,那就看看周永康等落馬官員的下場,還不信,那就看看江澤民將自食甚麼樣的惡果,還不信,那就看看中共的悲劇收場吧。最終必定證明一個天理:作惡多端必自斃!

但是,到那時,你相信了,同時你也會知道了,選擇的機會已經被你們自己的無知全部錯過了。這正是飽受摧殘的法輪功學員的真心勸言。

立即停止迫害法輪功,釋放所有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是所有參與迫害的人唯一正確的選擇。

(全文完)

附錄1:2016年中共監獄酷刑迫害種類統計表(下載(68.2KB)
附錄2:2016年明慧網發表的關於中共監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文章統計(下載(36.9K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