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報告:2016年7月1054法輪功學員被綁架騷擾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十六日】(明慧網通訊員大陸報導)據明慧網信息統計,二零一六年七月份,883名法輪功學員遭綁架,171名法輪功學員被騷擾,共計1054人。另有4名法輪功學員被中共迫害致死;58名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逮捕。還有5名法輪功學員的親屬遭株連綁架。法輪功學員被敲詐勒索現金三十一萬八千七百四十元。

被迫害致死的4位法輪功學員是遼寧省遼陽縣姜德亭、甘肅退休女教師許惠仙、河南周口市魯秀榮,和新疆克拉瑪依市的趙淑媛。

被綁架的法輪功學員中有建築師、設計師、企業高管、學生、教師、離休老區長、老局長、區工委副書記、銀行副行長等。被綁架最年長者九十歲,最小的才二歲。

四川萬源市九十歲的離休老區長潘光興、離休局長陳大忠、六十六歲的退休區工委副書記趙以乾被非法抄家;安徽合肥八十七歲的趙清華老人七月八日被綁架。福建泉州呂春夏女士和二歲的女兒七月二十九日被綁架到洗腦班迫害。河北承德市七十多歲的退休教師吳俊雲因控告江澤民,七月五日至六日遭警察騷擾,出國護照被取消,不能再出國。

目錄
一.被綁架、騷擾的法輪功學員按地區分布
二、姜德亭、許惠仙、魯秀榮、趙淑媛被迫害致死
三、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折磨的部份案例
四.中共打壓失民意──公安警察、檢察官聽真相 法輪功學員平安回家
五、中共打壓失民意──百姓支持法輪功

一.被綁架、騷擾的法輪功學員按地區分布

圖1:二零一六年七月份大陸法輪功學員被綁架人數按地區分布
圖1:二零一六年七月份大陸法輪功學員被綁架人數按地區分布

表1:二零一六年七月份,883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

區域綁架人數罪惡排名區域綁架人數罪惡排名
遼寧1451廣東1713
山東1182安徽1713
吉林803上海1614
河北774福建1315
湖北725雲南1216
四川646天津1017
河南427陝西1017
重慶348浙江618
江蘇329山西618
湖南2610貴州618
北京2511內蒙古419
黑龍江2212甘肅419
江西2212寧夏320
合計


883人

從圖1可見,綁架最嚴重的省份,前十名依次為:遼寧145人,山東118,吉林八十人,河北77人,湖北72人,四川64人,河南42人,重慶34人,江蘇32人,湖南26人。

圖2:二零一六年七月中國大陸被騷擾的法輪功學員人數按地區分布
圖2:二零一六年七月中國大陸被騷擾的法輪功學員人數按地區分布

表2:二零一六年七月,171名法輪功學員被騷擾

區域騷擾人數罪惡排名區域騷擾人數罪惡排名
四川301江西511
河北232天津412
山東193雲南412
重慶164江蘇412
北京125浙江313
吉林116河南214
遼寧107廣東214
黑龍江98陝西214
湖南79內蒙古115
湖北610甘肅115
合計


171人

從圖2可見,騷擾最嚴重的省份,前十名依次為:四川30人,河北23人,山東19人,重慶16人,北京12人,吉林11人,遼寧10人,黑龍江9人,湖南7人,湖北6人。

因中共封鎖網絡、掩蓋罪責,本文的數字為不完全統計。

表3:七月份,中共警察抄家搶劫的部份現金統計表

姓名 省份  搶劫現金(元) 
邱青華 山東青島37000
於秀蓮 山東煙台7000
綦瑞珍 山東青島1000
一名學員山東 100
王月珍 山東平度1000
孫宗香 山東臨沂2000
羅威 遼寧鞍山40000
董女士 遼寧瀋陽3800
李明遼寧撫順10000
王彩霞 吉林長春17000
騰世軍 吉林吉林20000
薄長城 吉林榆樹500
劉桂香 河北承德20000
唐榮花 河北保定1000
耿紅豔 河北保定1000
李桂玉河北 1500
潘成英 江蘇南京100000左右
李曉平四川成都2000
周自玉四川成都2000
張明紅四川成都2000
劉淑玲四川成都2000
趙德芳四川成都2000
范大姐四川成都2000
毛鳳蘭 北京 10000餘元
齊秀華北京 100
陳淑紅天津 10000
王洪新天津 10000
米加隆重慶 5000
張惠琴陝西西安140
李明湖北襄陽8600
合計 318740

二、姜德亭、許惠仙、魯秀榮、趙淑媛被迫害致死

1、遼寧省遼陽縣姜德亭被綁架九天即被迫害致死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一日報導,遼寧省遼陽縣法輪功學員姜德亭在被綁架九天後,於二零一六年七月七日被當地警察迫害致死。

被非法關押後的姜德亭
被非法關押後的姜德亭
姜德亭的後背有傷
姜德亭的後背有傷

姜德亭是小北河鎮將軍房村居民。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遼陽縣公安局便衣警察夥同小北河派出所警察闖到姜德亭家,以了解情況為藉口將姜德亭綁架,非法關押在遼陽縣看守所。七月七日,警察通知姜德亭的家屬帶房照到遼陽縣公安局去辦保外就醫。家屬到那一看,姜德亭人已經不行了,後背有傷。姜德亭被接回家後,當天下午就去世了。家屬懷疑姜德亭遭酷刑,有內傷。第二天,來了幾個人到姜德亭的親戚家,把他們偷偷地接走,想私下解決。

姜德亭曾於二零零一年被非法勞教,遭酷刑迫害。他妻子因控告江澤民被非法判刑一年,現在仍被非法關押。

2、甘肅退休女教師許惠仙被迫害致死

甘肅省鎮原縣太平鎮退休優秀女教師、法輪功學員許惠仙,二零一五年被非法判刑三年半,在蘭州女子監獄被迫害致命危,於二零一六年六月十八日清晨一點多被送回當地,家人請求獄警不要拔掉氧氣,救人要緊,讓先把人送到慶陽市醫院,監獄送人的說要一千五百元他們才送,否則不行,家人只好同意(只有六十公里路途)。許惠仙於七月八日離世,終年七十一歲。

許惠仙被送進慶陽市醫院急症室,人瘦得皮包骨頭,她丈夫見了嚇得說,他活了快八十歲了,沒見過這麼瘦的人,不敢相信監獄把一個好端端的人迫害成這樣,鄉親們看望後都說,太可怕了。

許惠仙回家後身體極度虛弱,不說話,除了睡覺,醒來就無法控制的煩躁,不知監獄醫院給用了甚麼藥。

3、被冤判七年 河南周口市魯秀榮被迫害致死

河南省周口市鄲城縣城關鎮法輪功學員魯秀榮遭長期迫害,二零一四年被冤判七年,在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九日離世,終年六十八歲。

魯秀榮
魯秀榮

魯秀榮女士一九九八年開始走入法輪大法修煉之後,原本多病的身體變得健康,並撐起了一家的生活重擔。

二零一四年四月二十日凌晨五點多鐘,鄲城縣公安局國保大隊、刑警大隊及南關派出所不法警察,闖入魯秀榮家裏綁架了十六名法輪功學員,並對每人都非法抄家,搶走了大法書籍及個人物品。

魯秀榮被非法關押在周口市看守所。因長期關押迫害,魯秀榮身體出現嚴重病情。在病情嚴重惡化時還被迫出庭受審,被非法判刑七年。

4、工程師趙淑媛被新疆女子監獄迫害致死

克拉瑪依市鑽井公司環評鑑理工程師、法輪功學員趙淑媛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二日被新疆女子監獄迫害致死,趙淑媛的兒子要求賠償被監獄拒絕。八月八日,趙淑媛的遺體被火化。

法輪功學員趙淑媛
法輪功學員趙淑媛

趙淑媛因幫助老年法輪功學員控告江澤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五日被克拉瑪依市克拉瑪依區公安局綁架。克拉瑪依區法院在沒有給律師送達開庭通知書的情況下,對趙淑媛非法判刑五年。

二零一六年五月三日,趙淑媛被送往新疆女子監獄,僅僅兩個月零十九天就被迫害致死。

三、法輪功學員被綁架、折磨的部份案例

1、撫順第一看守所獄警指使犯人折磨法輪功學員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一日報導,遼寧省撫順市第一看守所還非法關押著撫順地區的十一名法輪功學員,他們是:清源縣張守慧、金鳳芝、徐平;撫順市段淑梅、李玉環、許桂芹、賀立中、趙靜、田彩英、李麗珍、張文卿。

獄警指使犯人對徐平三次野蠻灌食,並侮辱、毆打。強制灌食中,這些被教唆的二十來個犯人一擁而上,有的踹生殖部位,有的拔陰毛,有的拽乳頭、掐大腿根內裏的肉……最後一次折磨是在徐平身體急劇消瘦、虛弱的情況下灌鹽水,導致徐平胃部受到傷害。

酷刑示意圖:摧殘性灌食
酷刑示意圖:摧殘性灌食

法輪功學員田彩英,剛進號裏,可能只因為不報數,或不背監規,就被打耳光,罰站,不讓人睡覺。甚至還有一天,被多個打手施以拳打腳踢迫害。

看守所每天強迫在押人員做奴工,製作直徑大約一釐米的各種顏色的小花骨朵,十二朵為一束。一個屋二十人左右,分幾個組,每組四人,哪個組最後完成的,就要罰站,有時從晚八點五十站到早上五點五十。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還要被強迫奴役。

2、瀋陽市132名法輪功學員依法訴江遭報復性迫害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日報導,自二零一五年五月一日,中共最高法院宣布「有案必立,有訴必理」後,瀋陽市法輪功學員依法向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提起了對江澤民的刑事控告。瀋陽市政法委「610」(專門迫害法輪功的非法組織)操縱公、檢、法人員對依法控告江澤民的法輪功學員實施綁架、非法關押、非法判刑等迫害手段。

截至二零一六年七月十四日,據明慧網不完全統計,瀋陽市依法控告江澤民的法輪功學員中,至少有十一人被非法判刑,有十三人被非法庭審,有二十五人被長期關押,有七十七人被綁架迫害,有六人下落不明。

法輪功學員向最高法院和最高檢察院控告迫害元凶江澤民,是憲法和刑事訴訟法賦予公民的權利。公檢法的執法人員是執行法律的,如果仍然按照領導或者「610」的指令,麻木的參與綁架、冤判法輪功學員,那就是助紂為虐。

3、重慶七十八歲退休教師被洗腦班打毒針肌肉萎縮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四日報導,重慶市合川區七十八歲的退休教師鄭開源被專門迫害法輪功的「610」非法組織綁架到五尊洗腦班,強制注射藥物,造成肌肉萎縮、視物不明、記憶不清、人形枯瘦……

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二日下午三點鐘,重慶市合川區「610」出動五輛警車,以頭目黃京、張紅睿、趙高兵為首,帶領區國安、雲門鎮派出所、社區劉祿建、唐勝兵等二十幾人非法圍捕七十八歲的退休教師鄭開源。警察將他強行抬上警車,綁架到五尊洗腦班。

在洗腦班,鄭開源老師給他們講真相,他們不聽。一個彪形大漢凶狠的說:「我要你先死」,說罷就有五個人,將年邁的鄭開源死死壓住不能動彈。他們以檢查身體為名,強制抽血、強行打針,在鄭開源肝臟部位和脾臟部位各注射了一針不明藥物。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酷刑演示:打毒針(注射不明藥物)

強制毒針後,鄭開源老師出現神經錯亂、肌肉萎縮、人形枯瘦……警察做賊心虛,害怕鄭死在洗腦班,僅兩天,由六個警察送鄭老師回家。

那針藥毒性很強,鄭開源全身肌肉出現萎縮,肌肉萎縮時伴有長時間的全身性的難以忍受的劇烈疼痛,大腦像有不明物體流動發緊發痛,視物不明,記憶不清,晝夜難眠,小便失禁,走路跌跌撞撞要人攙扶,煉功打坐都難以坐穩。

如今鄭開源老師骨瘦如柴,只能躺在床上吃點流食,他的身體狀況令人堪憂。

近期在重慶合川區五尊洗腦班遭迫害的法輪功學員有: 陳德新、文澤強、徐安眾、田川、陳實、黃京、何洋、藍夢寧、龍仲勤、左川、黃讚、何友榮、唐鵬、劉勁、赴容、李宗澤、何文龍、陳方貴、張情、黃華琴、胡天龍、高文利、雄琳、孫炳強、楊為、章新福、何茂平、劉國平、唐忠義、徐峰、張志芬。六十多歲的張志芬在看守所裏被迫害的神志不清,又被劫持到五尊洗腦班繼續迫害。

4、秦皇島市權五洲被關精神病院迫害

二零一六年七月二日(或四日)上午將近八點,河北秦皇島市海港區建設大街派出所四名警察,突然闖入法輪功學員權五洲(舟)家,在沒有出示任何證件及相關手續的情況下非法抄家,把家裏翻得亂七八糟,而且兩次查抄,並綁架了權五洲,把家中老父親嚇的夠嗆。

權五洲被劫持到秦皇島市精神衛生中心(秦皇島市精神病醫院),惡警揚言整個暑期兩個月都得在那待著,並逼迫權五洲的哥哥到精神衛生中心簽字,家裏每月還得給精神衛生中心一萬多元錢。

據悉,警察綁架權五洲的藉口是,中共邪黨要在北戴河開會,警察污衊權五洲是恐怖分子,威脅他老父親要給他判刑,權五洲曾被秦皇島海寧路派出所綁架勞教一年,在唐山荷花坑勞教所被非法關押一年,被惡警打折了一條腿,不給治療。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酷刑演示:電棍電擊

在精神衛生中心,權五洲每天都要遭受被打毒針、逼他吃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電擊等殘酷折磨迫害。去看他的親友僅十幾天沒見,明顯的感到他的記憶力已經減退,兩眼發呆,問他許多事情他根本想不起來。親友相見傷心的直哭。

一個正常的好人只因堅持信仰了「真善忍」而被警察劫持關押在精神病院,遭受身體上的傷害及精神上的非人折磨,而那些警察與所謂的白衣天使們卻麻木的對一個生命的摧殘,這種漠視生命、視生命如草芥的現象,自江澤民犯罪集團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輪功開始在勞教所、監獄、看守所直至今日從來就沒有停止過;有許多人甚至幾次被送進精神病院遭到迫害直到死亡。

5、被警察摔傷的八旬老人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九日報導,陝西省咸陽市八十一歲的法輪功學員袁利琴老人,到秦都公安分局交涉兒女被警察綁架一案,被警察雷少偉摔出門外,導致腰部嚴重受傷。回家後,袁利琴曾多次出現失眠、昏暈和昏迷狀態。六月三日,袁利琴老人再次出現昏迷狀態,被三兒媳婦送進了禮泉醫院搶救。

八十一歲的袁利琴被摔傷
八十一歲的袁利琴被摔傷

袁利琴的女兒馬潔(西航高級工程師)和女婿王大衛(王大偉),以及兒子馬明海、兒媳陳喜歌都修煉法輪功,二零零二年九月一日,王大衛遭中共惡警綁架、酷刑折磨,五天後被毒打致死;馬潔當時被惡警戴上銬子吊在空中毒打。

此外,馬潔曾兩次被非法勞教,馬明海也兩次被非法勞教三年,陳喜歌三次被非法勞教。

他們家人遭受迫害的詳情,請見《丈夫被迫害致死 陝西咸陽市馬潔又被綁架》

6、福州倉山區國保警察說「我們不講法律」

福建省福州市法輪功學員張麗玉和永泰縣法輪功學員江豔梅,遭非法拘留十五天後,又遭非法刑拘。

七月十二日上午九點左右,張麗玉的家屬到倉山區公安分局要求見國保警察吳德文,門衛通傳後,出來兩個便衣。家屬問為首的那個是不是吳德文警官,他們不回答。

當聽到家屬說是來問一問抓張麗玉的法律依據時,為首的這個便衣一下炸了似的,一臉兇相地說:「你們不要跟我講法律,我們不講法律!」「我告訴你,張麗玉不僅是違法犯罪分子,她還涉及政治問題,你們還想為她翻案嗎?」「二十六日我們會把材料報到檢察院。」

另一個便衣說他們抓人的依據是刑法三百條,家屬追問他刑法三百條和張麗玉有甚麼關係。他說他認為法輪功是×教(法輪功教人向善,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

家屬反駁他,「『你認為』那是你個人的認識,不能作為法律依據,公安部文件中規定的十四種邪教中沒有法輪功,你有甚麼法律依據?」

這個便衣說法律依據就是刑法三百條,讓家屬自己好好去看刑法三百條。當家屬拿出打印好的刑法三百條放在他面前,質問他哪裏提到法輪功時,他開始耍無賴,說:「我就不給你講法律了,我就抓了人,怎麼樣,你去告我呀,你去叫檢察院、法院抓我呀!」

據悉,面對國保警察「不講法律」,家屬已經寫信依法向倉山區公安分局陳武成局長投訴此事,要求糾正其下屬的執法犯法行為,制止冤案的發生,立即釋放張麗玉。

同時家屬還分別寫信給倉山區檢察院盧志堅檢察長和福州市檢察院葉燕培檢察長,舉報國保警察吳德文等人涉嫌徇私枉法,要求檢察院履行監督公安機關的職責,監督國保糾正違法辦案行為。

舉報信中,家屬還提請檢察長依法辦案,避免批准國保枉法濫權,非法逮捕無辜的好人。

7、問題青年變好人卻被警察非法關押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八日發表了劉曉東的文章:我於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六日上午,在農村集市上發放法輪功資料時,被凌源鐵路公安派出所警察綁架,在大河南拘留所非法關押十天。

回家後的這段日子,我老是在想一個問題:為甚麼做好人反被抓?疑問把我帶回了過去……

我叫劉曉東,今年四十六歲……二零零一年,我三十一歲,在外地做買賣,因沒掙到啥錢,覺得回家沒面子,僅一念之差,犯了盜竊罪而觸犯了法律,在獄中蹲了五年,刑滿釋放時我已經三十六歲了。

回到家,我百無聊賴,整天混日子。有一天,從小一起長大的一個大哥給了我一本書,名叫《轉法輪》,讓我回家好好學學。

我顧不上吃飯,一口氣看完《轉法輪》,給我第一感覺,就像一個走夜路的人,忽然見到了光明。我覺得自己已經離不開這本書了。當發小大哥問我想不想修煉法輪功時,他話音沒落地,我趕快回答說:「煉!」

二零零七年的正月初二,我正式的走入了修煉法輪功的行列。

修煉法輪功之後,知道怎樣做人,做一個更好的人,我逐漸的改掉了壞毛病,學會了尊重別人。是大法改變了我的自私、粗暴且偏執的個性,遇事能忍讓了;我熱愛生活,願意幫助別人,通過修煉法輪大法,讓我找回了原本善良的真我和做人的尊嚴;學會了善待他人,能為別人著想的人,我變成了一個全新的人。

特別是與老父親的關係處的融洽了。當父親又高聲罵我時,我不爭辯,順著他,他這輩子吃苦、受累、操心都是為了我。父親看到法輪功把一個脾氣暴躁、簡直就是他的翻版的兒子改變的懂事理了,這功這麼好,老頭服氣了,從心裏知道了「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親戚、街坊鄰居都知道我變好了。

這麼好的功法,我想我應該告訴身邊的人和更多的老百姓,並必須向世人揭露法輪功遭受迫害真相,還有我的經歷。所以便出現了開頭被鐵路公安派出所警察綁架的那一幕。

我修煉之前,是個混子,幹過危害社會的事而被判過刑,為甚麼我變好了還是要被綁架和非法關押?對此我不能理解,不禁要問:這一切都是為甚麼?

四.中共打壓失民意──公安警察、檢察官聽真相 法輪功學員平安回家

1、合肥郭瓊被非法關押一月後,平安回家

安徽省合肥市法輪功學員郭瓊,女,於七月一日晚上被黃山公安局七、八個警察、兩輛警車到家中綁架,半夜從合肥市押至黃山市,四五個警察連夜輪番訊問,不給睡覺,一直到七月三日早上才給吃飯。

郭瓊的丈夫徐本宏委託北京律師擔任郭瓊偵查階段的辯護律師。律師七月十五日到黃山市會見郭瓊之後,寫了撤銷案件法律意見書。郭瓊家人郵寄給各個相關部門二十多份。

律師會見第三天,安徽省黃山市公安局將郭瓊的項鏈送還給郭瓊的丈夫。八月一日,郭瓊由丈夫接回合肥的家中。警察自己說,在這期間他們的電話被法輪功學員打爆了。

2、遼寧昌圖縣檢察院聽真相 不予批捕

遼寧省昌圖縣法輪功學員劉亞民、孫洪兵,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被綁架,非法關押在昌圖縣看守所。

八月二日,劉亞民、孫洪兵被構陷材料遞交到昌圖縣檢察院,經法輪功學員講真相,檢察院相關人士明白了真相,作出不予批捕的決定,當天下午,把不予批捕決定送到公安局。公安局國保大隊的人說:明天開會研究再作決定。

二零一六年八月三日下午,劉亞民、孫洪兵結束三十七天冤獄,回到家中。

五、中共打壓失民意──百姓支持法輪功

中共對法輪功十七年的迫害已經是窮途末路,盡失民心,現在越來越多的大陸民眾公開聲援法輪功學員,要求中共停止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僅舉二例:

1、《請放好人回家》請願書寄送北京順義政府部門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六日報導,北京懷柔區六十八歲的法輪功學員孫福義,是當地鄉親口中「萬裏挑一」的好人,被非法關押半年多。日前,鄉鄰要求釋放孫福義的請願書與紅手印簽名、證明書複印件等一起用快遞寄送給北京順義區五個相關政府部門:北京順義區檢察院、順義區公安局信訪辦、順義區信訪辦、順義政府辦公室、順義區政法委。

法輪功學員孫福義
法輪功學員孫福義

孫福義,家住北京懷柔區九渡河,是懷柔縣電信局的退休老技工,他從小就是個任勞任怨的好人,自從一九九七年修煉法輪大法後,不但前列腺炎、腱鞘炎都好了,而且按照大法「真善忍」的標準要求自己,更是心裏總是裝著別人,不顧自己,對所有人都像親人一樣,鄉親都說好事都做的記不清,數不清,而且不求感謝回報。

孫福義,帶過一百多個徒弟,年年被選為先進模範,拿到獎金都給大夥分。單位讓他管基建蓋樓,當工會主席,他都不幹,怕別人賄賂,說:「寧可不幹我也不貪污。」但自從江澤民迫害法輪功以後,大夥仍然年年選他為模範,到北京市就不批,只因他煉法輪功。原單位領導都為他這樣的好人義憤不平,從他勞教回來,610的就上他單位,讓單位出人看著他,局長說:「我沒人,我們這個是最好的人。」那個工資照常發,獎金一分都不能給他少了,該漲工資漲工資。610的就說,「你這當官的,你還想不想幹了呢,怎回事呢,你!」局長說:「我不想幹了。」

二零一六年一月十一日孫福義與妻子徐俊明到順義區一集市購物,被順義區警察綁架到順義區看守所,徐俊明從集市走脫一直下落不明。二零一六年四月十六日不法警察構陷他的所謂「案子」送順義檢察院,二零一六年五月十九日被順義檢察院以事實不清,證據不足退回順義分局補充偵察。

最近有二百七十八位鄉鄰為營救孫福義簽名按上紅手印,並寫出多份證明他是好人並要求釋放他的請願書。

鄉親們聯名呼籲釋放好人孫福義
鄉親們聯名呼籲釋放好人孫福義

鄉親們的請願書
鄉親們的請願書

2、家鄉親人盼好人周光明和趙傳文回家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九日報導,山東省蒙陰縣垛莊鎮法輪功學員周光明和趙傳文,於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二十四日,在臨沂市蘭山區新橋鎮集市上,向鄉親們講法輪大法好的真相時,遭到新橋派出所警察的綁架,非法關押到臨沂河東看守所,至今已經差不多七個月了,臨沂市蘭山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仍然以種種無理藉口拒不放人。

周光明,五十五歲左右,是蒙陰縣垛莊鎮羅圈崖村的一個憨厚農民。趙傳文,四十八歲左右,是寺後窪村民。周光明,一九九七年,開始學煉法輪功,身心受益,更加勤勞持家,孝敬老人,家庭和睦。而趙傳文與妻子劉鳳厚同修法輪大法,身心受益。夫妻兩人都曾遭中共當局迫害,趙傳文曾被非法判十三年重刑。

二零一六年一月末,國保警察企圖欺騙周光明與趙傳文的家人在批捕書上簽字,家人沒有配合。接著,國保警察搜集、捏造所謂的「證據」,與蘭山區檢察院、法院進一步加害周光明與趙傳文,還通知了其家人將要開庭,由於拿不出所謂的證據材料,加上律師的介入和警告,公檢法不法人員無法開庭,就拖延關押時間,周光明與趙傳文現在已被非法超期關押近七個月。

趙傳文和周光明的家人和鄉親們急盼他們平安回家,他們紛紛聯署簽名、按手印,要求臨沂市蘭山區國保大隊、看守所及相關政法部門停止迫害,無條件釋放趙傳文、周光明這樣的好人。

父老鄉親和親戚朋友的聯名、按手印要求無條件釋放趙傳文和周光明
父老鄉親和親戚朋友的聯名、按手印要求無條件釋放趙傳文和周光明

六.結語

中共對法輪功學員的殘酷迫害證實了中共的邪惡本性,中共才是真正的邪教,目前在中國大陸參與迫害法輪功的都是前中共惡首江澤民的死黨及殘餘的邪惡勢力。

據二零一六年八月五日明慧網文章《明慧報告:610人員惡報綜述(上)》「中國各省610人員遭惡報人數排序表」統計數據表明:迫害嚴重的省份610人員遭惡報的人員越多。

遭惡報排名前十五名的省份依次是:河北106人,黑龍江94人,山東80人,湖北64人,河南59人,四川45人,遼寧40人,吉林39人,廣東38人,湖南30人,北京25人,內蒙古23人,安徽21人,甘肅19人,重慶13人。

嚴重迫害法輪功的三名中共「610」頭目周永康(無期徒刑)、李東生(十五年徒刑)和張越相繼落馬。中共省一級610犯罪部門的高官現已有二十人遭惡報,其中患惡疾病死、遇車禍慘死、自殺死的五人(宋平順、金銀煥、楊永良、楊興源、江朝林),被判刑、被處分、被免職的十三人(徐小剛、陳紹基、朱明國、蘇宏章、史少林、王昭耀、韓劍飛、白志明、馬西林、王林、張國強、丘廣鐘、吉林)。大量省級610高官被中共內部清洗,這表明連中共內部都有一部份人不想背負迫害的歷史罪行,正在與發動迫害的江澤民集團劃清界限──這成了當前610官員遭惡報的一種重要形式。

奉勸那些還在參與迫害的中共各級官員立即停止迫害,否則,下場是可悲的。

附錄1:2016年7月中國大陸被綁架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名單下載(60KB)


附錄2:2016年7月中國大陸被騷擾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名單下載(24KB)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