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雲南同修交流:魔難之中要堅定正念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九月九日】多年來,雲南各地同修被綁架、抄家、非法判刑,一直延續下來的一個個故事揪著人的心,同修們的修煉狀態盡在其中,想寫出來與同修切磋交流。

每一次同修被綁架,家屬一時束手無策;家屬同修也不知怎麼辦,平時從法上都知道師父安排了我們的修煉路,可每到關鍵時刻卻找不到路。就連警察也不止一次的說:「你們要是不服,就怎麼樣、怎麼樣,或是去找這裏、找那裏……」同修也很難意識到其中有我們要走的路。

同修配合找到了律師,大家又對律師、對法律的依賴似乎成了大方向。過程中,有的家屬同修多次要求見律師不能如願,就哭哭啼啼訴說心中的不平;也有的被律師的正義所感動,積極配合,任勞任怨跑前跑後。法庭上律師的無罪辯護和當事同修的自辯,道理服人,震撼旁聽四座。然而,結果是重判。家屬們就一反常態埋怨同修、指責律師,情緒波動。又要與家屬新一輪的溝通交流,勉強能進入二審上訴,最終還是維持原判,接下來的故事可想而知。

由於家屬同修的常人狀態,使得事情複雜化,結果事與願違,同修們應有的修煉狀態也體現不出來。那個時候,修煉人自己的身份、角色目標都不重要了,看問題的方式、基點都變了。好像是大難臨頭,只有人心倉促應對,在同修之間、親人之間,甚至與常人之間去動一些不必要的腦筋,說一些不必要的話,侷限在事情的是是非非中,懷疑這、懷疑那,一切的麻煩都推向外,向內修心的因素蕩然無存。依賴同修、依賴朋友、依賴警察、依賴律師,心裏一刻也平靜不了,整個都退回到常人的位置,執著要用一切辦法把人撈出來才是硬道理。

即使表面形式上去找到了公檢法人員,心裏也只是想著去要人,完全看成了人對人的迫害,忘記了自己的使命,在對立的心態下要人,不是救人。學法、煉功受到衝擊,好像整個精神都垮了。修煉人的精神支柱是甚麼?是師父是大法!師父還在,大法書天天捧在手上,可整個人就沒支柱了,全垮了。信師信法信的是甚麼?是因為大法能治病嗎?身體健康了,心性提高了,心態變好了,一家人和和睦睦,一起煉功、一起學法、一起做三件事,還有師父保護,全家平平安安,修煉真是幸福啊!這些反而成了基點、精神支柱。一旦魔難降臨,家庭擊散了,就不幹了。

大家都忘記了最關鍵的一點,救我們的是師父,師父已經救了我們,把我們從地獄撈起、洗淨、送我們回家。這是我們的心願,也就是我們有了這顆金子般的心願,師父才給了我們這一切。平時都說是師父救我們,關鍵時刻就變了,依賴人、依賴法律了,藉口監獄、勞教所不是我們去的地方。殊不知,在哪裏都要有正念,在哪裏都要反迫害,在哪裏都有我們要救的人,警察和犯人也是生命,也要救度。大法弟子的可貴,就是在魔難中還不忘救度眾生。在這個問題上是沒有時空的界限。修煉人不能執著於此,無論在任何情況下、在哪裏都能修煉、都能救人、都能證實法。

師父說:「迫害發生了,那我就利用其為大法弟子在證實法中否定迫害,從中樹立大法弟子的威德。你們以為符合了你們的怕心、求安逸心、你的各種願望,才是大法弟子的修煉的路嗎?」[1]師父不承認這場迫害,否定這場迫害的存在,但是,師父將計就計,利用了這場迫害,樹立大法弟子的威德,那麼我們就得去面對。如何面對?師父不承認,我們也不承認,我們也可以利用這場迫害來看看自己,檢驗一下自己,在反迫害中,逐漸歸正自己。如真能做到,迫害不僅對我們不起作用,我們還會變被動為主動,變壞事為好事,變迫害為救度,達到真正否定迫害、救度眾生的目地。師父對弟子是沒有分別的,其他同修能在法的指導下否定迫害走過來,我們也能。我們知道,舊勢力對師父崇拜的五體投地,不敢針對師父有意去做甚麼,就是電視裏那些表面針對師父的謊言,都是針對弟子的執著來的,是針對弟子的考驗來的。如果我們的所作所為像師父的弟子,它敢迫害嗎?就因為我們的言行及內心遠離弟子的要求,才被鑽空子的。

當然,也有做得好的家屬同修,事情來的時候,開始轉不過彎來,也會用人心去對待。後來,明白過來了,也能夠抓住機會,儘快走正自己的路,找公檢法去要人的過程中講真相,學法、煉功都能抓緊。

有的同修,過去修煉不太主動,帶修不修,所謂的在家「主內」,對外面大法的事很少過問關心,只在家學學法煉煉功,把自己擺在次要的配合修煉的位置上。突然的,親人被綁架了,就著急了,主動與同修切磋後,終於找到了自己要做的事,找到了自己要走的路,去掉怕心等執著,找公、檢、法人員講真相、勸三退,從主內的配角逐漸轉變成了講真相救人的主角,而且非常精進,從法上歸正了自己,精神面貌有很大改觀。

事情發生在別人身上,也是發生在我們身上。我們一旁的人,不是旁人,都與這件事情聯繫上了,也被師父安排在其中,我們的一思一念、一言一行正與不正也在其中,各種狀態都會有:與己無關表現麻木的;找同修平時不足的;有憤憤不平的……

也有做的好的:默默搜集各種信息的,其中包括惡人及家人電話、地址;寫、寄真相信的;向內找自己修自己的;抓住時機與家屬去要人中講真相的;幫著請律師、與家屬協調配合的等等。

邪惡最怕的是曝光,揭露中讓它醜行無處藏身,解體它。同修們的配合很重要。在歷史的最後一台戲中,讀好自己的「劇本」,找準自己的角色,投入其中,找到自己能做的事,找到自己的路,不要看別人、依賴別人。修煉是自己的事,別人代替不了,但是,機會是均等的,能抓住的,就能修;如果擦肩而過,則總是後悔!

我們聽得最多的一句話,也是自己平時說得最多的一句話就是:這些法理我都清楚,不用人提醒也悟得到。但是為甚麼關鍵時刻就不起作用,就給忘了呢?或是知道也不會用,不知道如何去做,最後還是用了人的辦法去面對?正法修煉沒有榜樣,沒有前人的參照,大法弟子是開拓者,各行各業乃至整個人類社會是我們修煉的廟宇,其中都有修煉的因素。

我們修煉人好不容易走在了成神的路上,然而關鍵時刻或是危險時,還是要返回到人的路上、人的辦法上。因為在人的潛意識中,骨子裏的觀念、經驗、辦法才是最可行、最實惠、最安全、最踏實的,而對神只是一種精神的嚮往,關鍵時刻操作起來心裏不穩、不踏實。

只有學法深的,在理性上認識了法的人,同化了法的人,去掉了人心的人,才不會被人的觀念左右,無論遇到多大的危險,自然就會在法上、在神的層面上對待問題、解決問題。所以,我們要督促自己多學法、同化法,去掉人心。我們的修煉路不是鮮花鋪成的平坦的大道,路很窄,有矛盾、有魔難、有考驗。然而師父告訴我們:「吃苦受難是除去業力、消除罪過、淨化人體、提高思想境界、昇華層次的大好機會,是大好事,這是正法理。」[2]

雲南的同修們:師父在看著我們,舊勢力盯著我們,宇宙眾生目不轉睛的期盼著我們。今天的環境,是講真相的平台、救人的契機,也是我們提升的階梯,把握好,不要擦肩而過。我們是大法修煉者,要把大法的美好展現給世人。雖然修煉中沒有榜樣,但是大法弟子要給後人留下榜樣,言行舉止要有大法弟子的風貌。不要忘了,師父已經救了我們,不用再向外求人能給我們做點甚麼,我們現在就是修好自己,救度他人,走向圓滿!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也棒喝〉
[2]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越最後越精進〉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