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外空間所見:堅定正念不可動搖


【明慧網二零一五年一月七日】正法修煉這些年中,我注意到有個別同修由於個人實修基礎薄弱或人的根本執著沒有看淡,尤其是在走向圓滿的路上所遇到生與死的嚴酷「考驗」時,不能真正把自己當作一個修煉人嚴肅對待所面臨的抉擇向邪惡妥協,認為再「寫個聲明」就了事了,但在我修煉的境界中看到的卻不是這樣,修煉是極其嚴肅的,修煉人的修煉道路上所遇到的每一關每一難,不論大小,都是人與神選擇的嚴肅考驗。

有同修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家人用錢賄賂惡警,並且同修向惡警寫了保證出來,在我修煉境界看到的是:他(她)的肉身對應的沒有同化法的很多層空間,同時會無端刮起巨大的漫無邊際的遮天蔽日的沙塵暴,沙塵暴所過之處,各層空間中的青山、綠水、草原、城市、森林,瞬間被完全覆蓋,無數生命被沙塵暴所吞噬,當沙塵暴過後,空間中一切曾經的美好被頹廢破敗所代替,沒有任何生機,只有些勉強看得出形狀的山谷與溝壑的「石化形像遺蹟」,隨著時間的流逝在慢慢的隨風飄散。

有同修被非法勞教、判刑,承受不住邪惡迫害,妥協寫了所謂三書,如不能及時否定邪惡迫害,挽回損失,思想放棄,長期不把自己當作一個修煉人,在我修煉境界看到的是:他(她)肉身對應的沒有同化法的空間場中,由業力構成的烏雲把所有的光明全部遮蓋,許多空間場極速降溫,同時風雪大作,空間場中的溫度降到瞬間可以把其中的任何生命凍僵的極低溫度時還在持續下降,同時降下的大雪竟像墨汁一樣的黑,厚厚的累積在同修沒有同化在法的空間的表面,當風停雪止時同修沒有同化法的空間場中已沒有了任何生機,整個空間和許多縱深的空間都靜悄悄的,只有時不時傳來冰塊凍裂的叭叭聲在迴盪。

我悟到師尊正法在不同階段不同時期對不同生命是有相應不同標準的,不夠標準生命的物質因素及宇宙天體會隨著宇宙歷史的過去徹底解體掉。我看見有許多天體空間層次中無量眾生因為同修長期執著不去而被宇宙歷史淘汰。

正法修煉中沒有小事,都是天大的事。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們的一念或許決定著無量眾生的生與死。

師尊說:「不管甚麼人或甚麼社會力量,叫你不要修煉了,你就不修了,你是給它修的嗎?它們會給你正果嗎?對它們的心理傾斜就不是迷信了嗎?其實這才是愚昧。而且我們不是氣功而是佛法修煉啊!任何壓力不都是考驗對佛法根本上能不能堅定嗎?根本上對法還不堅定,那甚麼也談不上。」[1]

九九年七二零邪惡迫害開始後,我與同修進京講真相後被非法關押在本市看守所裏,在走廊裏看見一些接待室中,同修家人涕淚交加勸同修放棄大法,有的白髮蒼蒼的父母跪在同修面前,當時是午後,天空陰雲密布氣氛極其壓抑,我胸很悶呼吸都困難。我用天目看到看守所對應的另外空間沉沉的瀰漫著物質像黑霧一樣的陰暗,若隱若現躲藏著成千上萬的醜陋邪惡的半人半獸形或形像極其可怕的異形邪靈,它們有的身披簡單盔甲,有的手中拿著刀槍,有的拿著異形冷兵器,但是無一例外的它們都睜著一隻、兩隻或多隻,紅色或土黃色或是黃綠色的獸瞳兇狠的看著,隨時準備一擁而上砍殺撕咬同修。非法提審我的是一位中年惡警,在他身後的另外空間裏站著一個魔,全身暗紅色,表面長滿細密黑毛,兩米高,腰間圍著一塊獸皮,頭上帶著一個黑色頭盔,頭部周圍有一圈暗紅色光暈,身體兩側有八肢臂膀,手中分別拿著刀、劍、斧頭、鈴、幡,一個人形的頭骨和一座異形的寶塔。身側八支臂膀的上臂中部和兩隻腳踝處都分別環繞著一隻三指寬的鐵環,每隻鐵環上刻有一圈形狀怪異字符的冥文,它的兩隻眼睛沒有瞳孔,眼睛的顏色像是燃燒的火燄一樣的顏色。當惡警看向我時,它身後的魔神眼中發出兩道暗紅色的光束射入我雙目,我肉身立刻感到頭暈目眩,出現輕微意識模糊現象,惡警問我:你對法輪功甚麼態度?我沒有絲毫猶豫的說:堅定不移的修煉法輪大法。並開始講我通過學大法身心健康道德提升,講到一半,惡警說:你不用說了,只記你一句話──堅定不移的修煉大法。你可以走了。

就在這一刻,先前看到的另外空間中各種邪靈,大魔王突然消失的無影無蹤,空間場變的無比光明,在虛空法界中,展現出師尊無比偉大光輝的形像。師尊身穿金黃色袈裟端坐在八十一層蓮花花瓣的蓮台上,身後的九種顏色的大光環放射出璀璨無比的光芒照耀著我的身心,師尊面帶慈悲的微笑,欣慰的看著我。在師尊身旁兩側各有九種不同形像的神,每尊神雙手都捧有一本書冊。其中走出一位佛家形像的覺者,手中拿著一本金黃色的書冊,書冊約有八開紙大小,八十公分厚,向師尊叩首後,請求師尊允許將我的名字錄入書冊中,師尊點頭應允。我的名字(神的世界的名字)被記錄在第十三頁,十七行間。那本書冊表面正中有兩個類似篆體的文字,用人類的語言稱為「大覺」。師尊再一次慈悲的望向我,我的心中傳來師尊的思維傳感:我的兒,精進啊!這聲音在腦海中不斷迴盪。與此同時我的身體在這一瞬間變得金光閃閃的,從裏到外都變成了金色的。我的整個身體,層層空間的身體甚至每一個細胞都震動起來了,我看見我肉身所對應的層層空間中每一層空間的無量神、眾生都在舉行盛大慶典──叩謝師尊救度之恩,讚頌歌頌師尊大法慈悲救度之恩。那動聽的歌聲響徹天宇。我的脈搏也隨著那快樂的鼓點,歡樂的歌聲在起伏跳動著,不知甚麼時候我的淚水打濕了衣襟,我只是在想:我沒有辜負師尊的慈悲救度;我沒有辜負寄予全部身心信任期盼的天國眾神的希望,我做了我應該做的!就在那一刻,彷彿這塵世間的一切都與我沒有任何關係了,心中甚麼念頭也沒有只是靜靜的。

第二天我被無罪釋放,同期釋放的還有許多堅定的大法弟子。十月我與同修再一次進京上訪,回來後被非法關押在市看守所,被關押了三十幾天,沒有惡警提審我,只是期間有兩次催促我母親去看守所接人,當我走出看守所,寒風拂面,雖然我衣衫單薄,但絲毫沒有感到寒冷。

我在正法修煉這些年中的體會是:作為大法弟子對宇宙真理的堅定正念是決不能有任何動搖的。大法弟子的堅定正念是破除一切修煉道路上障礙的前提;是大法弟子所代表龐大宇宙天體無量眾神眾生同化大法進入新宇宙的根本保障;大法弟子對宇宙真理堅定不移的正念是對偉大佛法在塵世間最有力的證實。

我只是普通大法弟子中的一份子,在這十五年邪惡迫害的艱難歲月裏,有千百萬大法弟子以堅定不移的正念堂堂正正的走過了這場史無前例的浩劫。即使在最邪惡黑暗的黑窩裏,正法弟子的神性光輝,依然照亮了眾多卑微生命的身心。每一位正法弟子所走過的正法修煉歷程都是一部人走向神的偉大傳奇;每一位正法弟子所走過的正法修煉歷程都是一部人走向神的偉大光輝的史詩,他將被未來無數世人所敬仰。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為誰而修〉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