擺正基點、整體配合挽救公檢法人員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四日】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八日早晨五點多鐘,我縣公安局和當地派出所六、七輛車的警察闖進六位大法弟子家中綁架、抄家,有四名同修當日正念回家,另外兩名同修被關進了縣看守所。

最初,同修們遇事沒有向內找,沒有形成整體,交流中有的指責說:「這次是因為他們在幾個方面有漏,才遭到迫害的。」有的說:「怕他們承受不了迫害,還是走常人的辦法把他們保出來吧。」經過同修交流:我們遇事應該向內找,不應該指責同修,應該形成整體,以救度公檢法的眾生為基點。同修們由指責變為理解,由抱怨到寬容,各自承擔起救度一方眾生的使命。

有同修提出:以前給他們多次講過真相,公安人員大多不接受真相,同修想請律師在法律層面給他們講真相,再給他們一次得救的機會,但被迫害同修的家人怕白白浪費錢起不到作用,同修的女兒想次日到公安局打聽一下再說。

第二天,同修女兒聽國保大隊人員說:「他們被延期一個月,另一個可能被判刑。」同修女兒對一國保人員說:「我爸爸要是殺人放火你們把他抓來還行,這做好人反而被你們抓來了,警察都趕上土匪了,但不包括叔叔您,一看您就很善良,實在不行,我們就請律師。」國保人員說:「沒有律師敢為法輪功辯護。」

過了兩天,同修家屬到看守所送東西,看守所不許家屬看望同修,同修們和家屬都非常著急。經過再一次整體交流,同修們也都歸正了自己的思想,把基點放在救人上,特別是直接參與迫害的「六一零」、公檢法人員,他們的參與就會使更多的眾生被害,就會使他們的罪業更大,所以救度他們就更加重要,應該吸取以前的教訓,因為我縣和鄰縣都請過律師,事後才找到同修們有求結果的心,和控告參與迫害人員的爭鬥心、仇恨心,再加上沒有及時溝通、沒達到整體配合,使得過程中和結果沒有起到很好的救人效果。

於是,同修甲(被迫害同修的妻子)和同修乙(另一個被迫害同修的妻子)決定請律師營救同修,救度公檢法人員,同修乙說:「過程中有一個人能明白真相得救都值得。」同修C立即與律師聯繫,我縣幾天內形成整體,大家分頭行動。

1、給參與迫害的公檢法司、六一零、政法委人員寫勸善信、發彩信、點名發短信、國內、國外同修同時打電話勸他們不要迫害好人,釋放善良人得福報(我縣同修不會製作彩信,鄰縣同修幫助製作和發送彩信)。

2、真相資料和真相粘貼遍布全縣,讓被矇蔽的世人對大法和大法弟子有一個正確的認識,曝光江氏集團的罪行,同時警示公檢法人員,不要當江氏的槍使,善惡有報是天理。

3、到檢察院和法院的家屬區,散發真相資料,貼真相不乾膠。

4、全縣同修二十四小時接力發正念。

兩位律師如期到來,一起去看守所會見同修,回來後告訴我們同修狀態很好,都做到了零口供,同時拒絕配合簽字,大家更有信心了。

隨後兩位律師一同去公安局遞交材料,有很多同修一路隨行近距離發正念,整體的配合,震懾著邪惡,清除著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

律師走後,第二天由同修甲、乙、同修甲的女兒一同到公安局講真相要人,大家繼續配合發正念。她們到了公安局,門衛往國保大隊打電話,回覆說:「現在開會呢,等開完會再說。」等開完會同修又往裏面打電話,國保說:「有問題上公安局信訪辦反映。」同修們就到信訪辦講真相,信訪辦人員又說:「你們找當地派出所解決。」於是同修回到當地派出所,派出所沒有人,同修們就都回家了。

由於那幾天田地旱了,同修們都忙著澆地。大家都等待律師回饋消息,期待著同修能被律師營救回來,可是幾天過去了,同修那邊杳無音信,於是同修C把大家召集到一起進行切磋,都發現太依賴律師了,營救同修的目地是救度眾生,營救同修的過程是我們的修煉過程,律師配合大法弟子講真相,大法弟子才是主角,大家的心性普遍得到了昇華。

同修甲、乙和被迫害同修八十多歲的母親再次到公安局講真相要人,同修的母親因沒帶身份證被門衛攔下,另兩個同修進去聽國保說:「三十天後聽消息,可能走法律程序。」隨後同修們又到公安局信訪辦講真相,再到看守所要求見同修,被看守所以停電為名拒絕會見。

七月二十九日,一位律師到看守所來會見同修,看守所人員說:「國保不讓律師會見。」律師對看守所人員說:「你們不讓律師會見是違法的。」國保還在看守所門前新安裝了監控,這些又暴露出邪惡心虛後而又耍無賴的嘴臉。然後,律師到公安局國保大隊遞交了為法輪功學員無罪辯護的法律條文,當時國保人員反問律師說:「你說法輪功不是邪教?」律師說:「法輪功不是邪教,修煉法輪功合法。」從公安局出來後,同修們讓律師分別給公安局長、主管局長、國保隊長、國保人員郵寄了法輪功合法的律師函。家屬見到律師說:「昨天我們到當地派出所,所長說案子已交到檢察院,不歸我們管了。」

同修們和家屬決定到檢察院講真相。到了檢察院找到偵監科科長說明情況:「他們正在家修房子就被綁架來了,修大法後使他們判若兩人,一個霸氣十足的人變成了慈父,一個整日喝大酒的人變成了孝子。」同修甲還說:「要不是修大法,我們這個家早散了,更別談孩子上大學了。」科長說:「你們信的也太癡迷了,你看這念大學的孩子有文化,就不會像你們這樣。」孩子當場說:「我也學,就是因為看到了我爸爸的變化。」科長無語了,告訴家屬把老人領回去吧,我會依法辦事的。

八月一號大家配合同修甲、乙和被迫害同修的母親、女兒再次去檢察院講真相。同修們交流說:「案卷在檢察院就剩兩天時間了,得趕緊給他們講真相,不能讓他們參與迫害。」在這過程中,同修們悟到為了救人,不能激起他們負面的東西,要處處體現大法弟子的善,才能感動人、感化人、才能真正救了人。一同修直接把律師函交到檢察院,還給他們講了真相,偵監科認真的看了律師函,辦案人員還給律師打電話核實此事。

配合發正念的同修們統一了認識,一切都是師父說了算,一定救了他們,不能讓他們批捕。同修們內心求師父把檢察院下個罩,清除另外空間操控他們的邪惡,讓他們珍惜這次得救的機緣。同修們堅持一整天發正念,通過整體配合發正念,一同修說:「我終於放下怕心走出來了。」沒能近距離發正念的同修在家長時間發正念,全縣很多同修都各盡其能的參與營救同修,有車的出車,有人的出人。我縣高溫達到三十五度,真是烈日炎炎,同修們個個都是汗流浹背的。可是近距離發正念的同修沒有少反而增多了。參與近距離發正念的同修有四、五十人,把檢察院都圍起來了。電話組的同修都用心給參與批捕的人員打電話、發短信告訴他們:為了他和家人的平安,不能冤判好人。

八月二號檢察院上午開會研究此事,同修們繼續發正念,真是正邪的又一次較量啊!同修們正在檢察院外面發正念時,來了一輛警車,車上還下來記者錄像,同修的心有些不穩,及時歸正了心態,繼續發正念,不被假相帶動。還出現了同修的母親在檢察院犯了心臟病,同修們都及時否定了邪惡的干擾,鼓勵同修母親你做的是神聖的救人的事,有師父保護,沒有事。同修們不被帶動發正念堅持到十一點,檢察院做出了不夠批捕條件的決定。

下午,同修們又到公安局發正念,由於起了歡喜心,放鬆了發正念,所以檢察院遲遲沒把案卷退回公安局,直到四點鐘檢察院才把案卷退回公安局。家屬及時到公安局要人,一國保人員說:「我們明天開會研究取保」。

八月三號同修們交流,只願眾生能醒悟,不要執著結果,這一個多月我們經歷的太多了,大家付出的也很大。越是到最後的時刻,我們的心越要穩住。無論邪惡怎麼變著花招,我們就是正念對待。在人中呆久了,總會有一種付出了就希望得到回報的心,時不時的去考慮那個最後的結果,我們大家一定要在思想上歸正它。人間不過一場夢,榮辱得失又算得了甚麼,其實真正的最後結果就是大法弟子完成使命圓滿回家,這才是真的,其它的一切所謂結果不過是我們在人間助師正法的過程。

同修家人到公安局要人,國保大隊長讓家人各拿一萬元錢才能取保候審放人,家人說沒有錢,公安人員就罵人,還叫囂說:「不拿錢不放人。」把家人趕了出來。於是家人就找主管局長說:「人民警察怎麼罵人呢?檢察院沒有批捕就應該放人。」局長說:「真沒想到檢察院沒批捕,沒批捕取保也得拿錢,你找國保說我說的可以少拿一些錢。」回到國保,隊長說「局長說了可以少拿錢,你們出去取錢。」同修們繼續堅定正念,堅決不配合邪惡。越到最後越不要受到干擾,當同修們正在公安局門前發正念時,有一輛警車突然停在跟前,下車的警察拿出照相機對門口的車拍照,有的同修有些心不穩了,在場的其他同修立即說是假相是干擾,越到最後我們越穩住心,同修們於是繼續發正念,後來才知道那輛警車是交警拍違停車輛。還有在公安局外面發正念的同修說公安局大樓裏向外喊話讓人離開,同修也沒動心。

下午,國保給家屬打電話說:「少拿一部份錢給人領回去,不拿錢就不放人。」這時有的同修有點動搖說:「少拿點兒吧,給他們點兒面子。」也有的說:「多少得花點兒。」但大部份同修支持堅決不配合。這時國保又來電話催促再不拿錢我們就下班了。同修們和家屬交流達成一致:師父說了算,不配合邪惡,無條件放人,少讓他們造業。

最後,經過三十七天,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在同修的整體配合下,律師的介入,極大的震懾了邪惡,也看出邪惡表面猖獗、內心恐懼。在整體正念場的作用下,同修從看守所被接到公安局,三點四十分,兩位同修堂堂正正走出了公安局大門。

是慈悲的師尊再給所有參與的公檢法人員一次從新擺放自己位置的機會。經歷這次整體配合,我們十分真實的感受到了佛法無邊的浩然法力,也真切感受到擺正基點的重要性。當心中有法,當對同修倍感信任,當那份生命本真的浩然正氣迸發而出的時候,那種每個細胞都充滿能量的震撼使那些曾經令我們懼怕的邪惡突然變的十分渺小可笑。

感謝師尊給我們本地所有同修一次邁向救度公檢法人員的機會,一次整體配合的機會。

不妥之處,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