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正了 師父時時都在呵護著我們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九月八日】回顧自己的修煉歷程,我最大的感受就是:當我們做正了,師父時時都在看護著我們。

丈夫突然去世

二零零六年,丈夫在一次意外事故中去世了,那時我才三十多歲,兩個女兒,大的十二歲,小的五歲。丈夫是一個工程隊的負責人。他去世後,小叔子和小姑子把他的辦公室砸了,把他所有的賬目都搶了去,甚至把我們的房產證也搶了去;公婆也不讓我們上門了,因為他們覺得我還年輕,又沒有兒子,早晚會改嫁。

當時,我沒有工作,只是在家操持家務,照顧孩子,丈夫去世時,我手裏只有幾百元錢。面對這一切,我欲哭無淚,大腦裏一片空白。守著兩個未成年的女兒,將來怎麼辦?我不知道。眼下如何生活,我也不知道。這時我想,我只有依靠大法,依靠師父。

於是我把心一橫,別的甚麼也不想,就是學法,我夜以繼日的學法,把自己的心全部沉浸在法中,這樣不知過了多少天,我終於從失去丈夫的巨大痛苦中清醒過來,心漸漸地平靜下來。

我擦乾眼淚,從家中走出來,開始到學法組和同修一塊學法,和同修配合,一塊去發資料,講真相,做好師父交給的三件事,並根據需要在我家成立了資料點,開了一朵小花。

在這期間,我整理丈夫遺物時,發現了一張幾十萬元的工程款賬單。我哭了,我知道這是師父看我心在法上,給我留下讓我生活的。幾年來,我就是靠每年要上一部份工程款,維持著家庭生活,而且能夠有時間學法修煉,做好三件事。

公婆他們都變了

兩個孩子都上學,家庭開支越來越大,單靠每年要上的那點工程款生活已經入不敷出。幾年來,為維持家庭生活,我在超市打工蒸過饅頭,幹過家政,但在修煉和做三件事上從來沒懈怠過。無論怎麼忙,我的家庭資料點從來沒停過。我每年都刻錄上萬張真相光碟,並協助同修做一些其它講真相項目,經常和同修到農村,到居民區發真相資料,打真相電話。近幾年,還在我家成立了學法點,每週學法一次。我感覺自己每天過得充實而平靜。

隨著自己心性的不斷提高,對丈夫家人的怨恨心也不斷消除。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時時處處都要做一個好人,他們對我不好,我不能對他們不好。丈夫不在了,我就有義務替他盡孝心,我要以我的行動證實大法的美好。於是,不管公婆的白眼也好,說三道四也好,不歡迎也好,每年他們過生日、節日,我都回去看他們,給他們買些東西。孩子放假,我就叫她們回家看望爺爺奶奶。

我自己的怨恨心消除了,漸漸地他們也變了。婆婆說:「媳婦,你回家看看就好,不要再買東西了,你的日子也過得挺緊巴的。」公公病重的時候,把我叫回家說:「你家裏這套房子,趁我還有這口氣,我給你賣了吧。」公公操持著賣了十萬元,一分不少的給了我,他對我說,「大媳婦,你拉扯兩個孩子也不容易。」其實這套房子,他們早就決定不給我了。小叔子、小姑子也變了,他們把我的房產證還給了我,大女兒上大學時,小叔子還給她買了筆記本電腦。今年我大女兒準備結婚,他們跑前跑後、盡心盡力的忙活,好像從來就沒有任何矛盾和仇怨一樣。

看到眼前這幾乎是不可思議的變化,我感觸很多。我知道,這是因為我心在法上,按大法弟子的標準要求自己,師父看到我心到位了,幫助我化解了這一切。寫到這裏,我不禁又一次流下眼淚:謝謝師父。

師父時時在呵護著我們

在這麼多年的修煉中,我深深體會到了,當我們踏上大法修煉這條路時,無論是在修煉中,還是在日常生活中,師父時時在看護著我們。只要我們做得正,師父就會幫我們。在這裏舉兩個小例子:

在我大女兒上初一的時候,有一天早晨,我正在學法,她突然開門對我說:「媽媽,我起來有點晚了,你給我班主任打個電話吧,給我找個理由說我怎麼怎麼回事晚了,不然我就要在門口罰站。」說完就匆匆走了。我當時想,我是學大法的怎麼能說謊騙老師呢?怎麼辦?不打電話吧,又覺著孩子託付自己了,孩子起來晚了,自己也有責任啊!還是和老師實話實說求老師原諒吧!拿起手機給老師打電話沒打通,沒打通就沒打通吧,也就沒再想甚麼。

中午孩子回家時,進門就說:媽媽,幸好今天早晨你給我班主任打電話,要不我也被罰站了。我去時已有某某同學被罰站在門口了。我去到教室門口一報告,老師笑著讓我就進去了,甚麼也沒說,像甚麼事也沒有似的。下課了被罰的同學還說老師偏向我呢。

小女兒已聲明退出了少先隊。在上二年級的時候,每個星期一學校都要求學生戴那個「紅領巾」。孩子知道這東西壞,不能戴。

過年開學一個月了,有天早晨起床,她自己在自言自語的說:我就是不戴,罰我寫作業我也不戴。我問甚麼事,孩子說,不戴紅領巾就挨批評,罰寫作業。開學前幾個星期老師都說好幾次了,這星期再不戴就挨罰了!我聽了也沒多想就說不戴就不戴,不用管她這些。

中午我去接孩子,她一見到我就說:媽媽,今早晨我和某某同學沒戴「紅領巾」被老師叫到了辦公室,去的時候我在路上就想:「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師父,我就是不戴!到了辦公室老師也沒說我們甚麼,老師的辦公桌上疊放著好幾塊紅領巾 ,老師拿了一塊給某某同學戴上了,又對我說,冰冰你就不用戴了,以後星期一也不用戴了!也沒批評我們就讓我倆走了。

聽完孩子這麼說,我的眼淚就要流下來了。對冰冰說,師父說了算啊!師父看你真不戴,念正聽師父的話,就不讓老師給你戴了,師父不讓邪黨迫害你。

在修煉的這幾年中,我時時都能感受到大法的威德,師父的慈悲,我常常想,今生有幸走上大法修煉這條路,我們有這麼偉大的師父精心的在呵護著我們,牽著我們的手,跌倒了,把我們拉起來,讓我們繼續往前走,同時,師父用自己的承受給我們化解了修煉路上的巨大魔難,剩下的一點點關難,只要我們心在法上,只要我們心正,就能走過去。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