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化大法 善待他人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九月五日】

一、善解冤緣

我是做樓盤銷售的。有一次,我和幾個樓盤的業務員都在一個十字路口守客戶,正巧來了一批客人,大家都圍上去跟客戶做宣傳,各說各樓盤的亮點,來吸引客戶看房,客戶說:「我們一家一家的看。」

另一個樓盤的業務員急著打電話叫看房車來,我看她叫了看房車,就把這名客戶讓給她了。過了很長時間,這個業務員的看房車也沒來,客戶著急催。

這時,這位業務員的同事小聲對我說:「我們樓盤今天沒有看房車,你還是打電話叫你們單位的車來吧。」我得到客戶的同意後,才打電話叫看房車來接人。我們樓盤近,一會兒車子來了,客戶見車子來了,立即就上車看房去了。

然後,我們繼續在那守客戶,剛才打電話的業務員大叫大罵,說我搶了她的客戶,也不聽解釋,罵了很多髒話,我想自己是大法弟子,不能生她的氣。她越罵越來氣,硬要說我搶走了她的客戶,其實當時看房子的人很著急,她們的車子又一直沒來,我本來是把客戶讓給她的,只是當時為了解燃眉之急才叫來我們公司的車。她從上午十點罵到下午四點鐘,氣得中午飯也沒有吃,也沒喝一口水,聲音罵不出聲了,可還是不停的在罵。

當時,天氣很熱,我心想,她要氣壞了身體怎麼辦呢?我向內找,是因我把客戶接去看房子而傷了她的心,還是我的錯,於是我到附近一家餐館買了一碗麵,熱情的送給她,並對她說:「快吃吧,別氣壞了身體。」她很歉意的看著我,並停止了罵聲,好半天才接過我送給她的麵。

當場有個業務員對我說:「你真是個好人,自己平時捨不得吃,捨不得喝,那麼節約,她今天罵你一天,你還去買麵給她吃。」我說:「一碗麵解恩怨,很划算啦!」

這個業務員平時很愛罵人,無論是誰她都要罵,自那以後,她對我的態度很好。

二、息事寧人

我弟弟做的工程房子賣給了客戶,我家也在這個小區住,我先生在這個小區裏搞物業管理,客戶的各種要求,有時不能及時滿足,導致有些客戶對先生有怨言。

二零一二年的一天晚飯後,我正在洗碗,聽到先生和街坊在外面爭吵對罵,外面散步的街坊們都圍過來看熱鬧。當時我先生做過大腦開顱手術,身體還沒有完全康復。吵架的女士明知我先生大腦做過手術,還用手電筒向先生的頭部使勁的猛砸。

先生回家來,頭上有酒杯大的一個包,正在流血。我一邊給先生擦血,一邊對先生說:「不要和別人爭吵,對方罵你,你最好不要理她,忍一時之氣,免百日之憂。」

那位女鄰居一直站在我家門口罵,我們都沒理她,聽她打電話給她丈夫,說我先生欺負她,她丈夫在武漢打工,接到電話後,居然叫車趕回來了。

大約晚上十點後,我們都睡了,他們夫妻倆一起在門口,一邊捶門,一邊喊著先生的名字罵,叫罵聲把樓上的鄰居都吵醒了,二樓的鄰居下樓對他們說:「你們罵了人家一晚上,人家也沒做聲,散了吧,不要再罵了!」他們還在那兒罵。

我想:這麼晚了,吵得別的鄰居都不能休息,就開門對他們說好話,叫他們不要罵了,她不聽,兩人將我一掌一掌打,往後推,並大聲叫先生出來,要打人。

這時,我兒子出來了,大聲對他們說:「我忍了一晚上,吵得樓上樓下的人都不能睡,你們是要打架嗎?來吧!你們夫妻倆和我一起打。」

兒子一米八的大個頭,發起脾氣來很嚇人,我驚恐中,急忙抱住兒子大喊:「兒呀!你不能打他們啦!找自己的錯,不能找別人的錯。」他們看到當時的情景,才停止了叫罵。看熱鬧的人看到我的舉動後,一下子全都走光了,小區內恢復了往日的寧靜……

第二天,我剛出門就遇到那位先生,他一臉的笑容,很友好的和我打著招呼,好像甚麼事都沒發生一樣!

三、境隨心轉

丈夫雖然不修煉,但是勤勞開朗,九十年代在武漢給老闆送貨,收入很可觀,在農村我家算得上是數一數二的富戶,家裏的房子也蓋了。我修煉法輪大法後,經常給他講大法的法理,大法的美好。他看到大法弟子們一言一行、身心受益的巨變,因此非常支持我學大法。三個兒子都在上學,也很聽話,先生心裏滿是希望。

九九年以後,邪惡開始瘋狂的迫害法輪功,派出所的邪惡上門騷擾,還株連先生被武漢單位辭退。我既沒有文化,又沒有一技之長,一時間找不到合適的工作,只得回到農村,家裏沒有經濟來源,三個孩子上學要錢,那段時間,度日艱難。

後來,先生就幫我弟弟打工,當時弟弟是剛剛創業開公司,效益不好,先生在那做事,付出精力很大,但是工資並不高,先生做了幾年也沒加工資,別的員工付出少,工資都比先生高,先生心理就不平衡了,開始怨恨弟弟,不跟他打工了。

再後來,弟弟的公司越開越大,效益越來越好,給妹妹、妹夫平台上班,給小弟平台賺錢,他們的收入都很可觀,都比我家過的好,先生的心裏就更不平衡了,怨這個,恨那個,怪我弟弟沒給他賺錢的機會,幾年來和弟妹們矛盾不斷,他開始變得冷漠無情,好發脾氣。

弟弟妹妹們來我家看我,他也不理睬,在家有事無事對我發脾氣,經常摔盤子摔碗的,有時說,你弟弟妹妹都發大財了,把我不當人了。有時弟弟請他吃飯,他總是迴避。我總想著自己是修煉人,對先生只能是包容、理解和忍讓。

我向內找,我得了法,是最有福份的人,為甚麼會這麼不順呢?常人能找到好工作,我們為甚麼就找不到呢?我是不是沒按「真、善、忍」做好呢?於是我靜下心來,檢查自己,抓緊時間學法,在自己的心性上下功夫,努力的按照大法的標準要求著自己,修去了很多不好的心。

不久,我和先生都找到一份滿意的工作,收入也不錯。先生很努力,老闆誇他勤勞,有責任心,經常請他吃飯,還給他加工資,先生又恢復到原來開朗樂觀的狀態了。

二零一六年過年,先生還主動提出到老家和弟弟妹妹們一起過團圓年,並說要好好找找自己的錯。吃年飯的時候,大家都圍坐在一起,先生第一個說話:「很抱歉,這幾年是我自己心理有毛病,總是往牛角尖裏鑽,傷害了你們,對不起大家,你們可別生我氣呀!感謝你們這幾年對我家的關照!」弟弟妹妹們都笑了,並高興的說:「姐夫還是原來的姐夫,我們不會怪你的,你們一家也不容易的!

先生開心的笑著,大家都很高興,先生真的又回到九九年之前一樣,開朗,樂觀,一家人有說有笑,其樂融融的歡度新年!

最後,感謝慈悲偉大的師父,用博大精深的法理,度化我,點悟我!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