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心向內找後丈夫的變化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三十一日】去年下半年,丈夫腰椎間盤突出的老毛病犯了,這次來勢兇猛,強烈的腰疼伴隨著腿疼、腿麻,使其坐臥不寧,按照丈夫的話講,疼得都不想活了。

可是,每當我下班回家,丈夫見到我,就覺的疼痛減輕了,所以他拽著我的手就不想撒開。開始我以為他有點矯情或寂寞所致,後來想想,丈夫說的是他的真實感受。因為師父也在講法中說:「在你的場範圍之內的人可能無意中你就給他調了身體,因為這種場可以糾正一切不正確狀態。人的身體是不應該有病的,有病就屬於不正確狀態,它就可以糾正這種不正確狀態。」[1]後來有煉功人來探望他,和他講大法的事,丈夫坐幾個小時也沒事,人一走,就又痛的不行。

去醫院治了一週,沒任何效果,又轉入第二個醫院治療,在這裏,所有治療此病的醫療器械和方法都用了,症狀有所緩解,但是一天中總有幾次疼的厲害,夜裏常常疼醒,且腿疼、麻不見輕,罪受不起了,丈夫就萌生了做手術的想法。

一天護士查房,丈夫說了他的病情,護士無奈的說,這種病就是這樣,沒別的辦法,疼的時候就聽聽音樂,也許能轉移注意力。護士的建議提醒了我,古代醫學有「樂先藥後」的說法,既然好的音樂能起到治病的作用,我有大法呀,甚麼能和佛法、佛樂相比呢!開始怎麼就沒意識到呢?

於是我拿來了播放器,讓丈夫聽師父講法錄音、大法弟子歌曲。就這樣,丈夫的腰不疼了,腿也有很大好轉,精神狀態很好。可是奇怪的是,小腿有一小截還是麻木,裏邊好像有甚麼東西堵著,不通順,腳趾總覺的用不上勁兒。好幾天過去了,還是這個狀態。丈夫老是磨叨這個感受,我心裏也犯起了嘀咕,按說師父已經管他了,腰都好了,為甚麼要留下小腿處的一小截而不給打通呢?甚麼原因呢?只是有疑問,也沒多想,就放下了。

一天下午,我照例在回家吃飯的時間,提前半個鐘頭離開單位,先去街上辦點事,正好碰上幾位同修,他們詢問了我丈夫的情況後,順便聊起了修煉的事情,說來說去,就說到了煉功人應如何對待本職工作的問題,一致認為大法弟子在哪兒都得是一個好人,當然要幹好自己的本職工作,不能敷衍,更應該嚴格要求自己。議論中,我靈光一閃,猛地意識到,丈夫的腿老是不好,是不是我工作中有問題呢?趕緊找自己,這一找,發現還真有問題。事情是這樣的:丈夫住院後,我每天下午都趁回家吃飯的時間(約兩個小時),去醫院看望,幫助洗涮、看針等,考慮到時間太緊,於是就向部門負責人打了招呼,就是提前走一會兒,再晚來一會兒。領導同意了。於是我心安理得的早走晚來,有的時候醫院沒甚麼活兒,我也依然早走晚來。

當我說了這個情況後,同修立即指出了我這樣做,違背了大法「真」的原則,而我自己也認識到,作為一名大法修煉者,應該用高標準、更高標準要求自己,自己這種做法,是從時間上佔公家的便宜,等於利用上班時間幹自己的私活兒,這是自私的表現,與大法要求的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標準是相背離的。這麼長時間,自己竟未感覺到有甚麼不對,真是差勁透了!

交流結束時,大約是三點四十左右,我回到醫院。丈夫興奮的告訴我:他的腿好了,我也很高興。突然我好像意識到甚麼,就問他,怎麼好的,甚麼時間好的,丈夫說,大約是三點半到四點之間的某一時刻(應該是我找到自己不足的時間),不知怎的,突然感到一股暖流在腿部從上到下流過,小腿的堵塞部份立刻通暢,腿腳麻木徹底消失,當時丈夫激動興奮不已,馬上跑到別的病房告知其他病友。當我把自己在街上和同修交流,向內找到自己問題的經過講給丈夫時,他也十分激動,見證了大法的神奇偉大。而我立即歸正以往的行為,按規定時間返回單位上班。除特殊情況,在以後上班時,我沒有早走晚來過。

這件事看似不大,卻給我留下很深刻的教訓,使我真切的感受到大法修煉的嚴肅性,修煉者實修的重要性,更感受到師父的慈悲和大法的神奇超常。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