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鄉山寨婦女修法輪大法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三日】我家住貴州苗鄉山寨,沒進過學校,不識字,又聽不懂漢話。我一個又「瞎」又「聾」的人變得身心健康,成為了救人的大法弟子!我現在感到自己很幸福。

得法神奇

一九九三年,生活逼迫我不得不外出掙錢。我離開家鄉來到一座城市,在住地門口擺一台縫衣機,為人縫縫補補過日子。時間長了也學會了簡單的地方方言。

一九九八年九月,我去到一人家裏,無意之間看到了大法師父的法像,很吸引我,我越看越像神,越看越像佛,看著看著嘴裏不由自主的就說出來了。一旁的人聽到後就說我是有緣人。聽了他們的介紹後,我十分激動,就想學法輪功了。

我把書帶回家,就開始跟同修學煉動作,煉會了,就天天煉,很想煉。後來,突然全身都動起來,煉也動,不煉也動,都在動,連骨頭都會跳,又癢,又像有甚麼東西在爬,肚子裏還有一塊硬硬的東西。我急了,儘快到醫院檢查,醫生說從來沒見過,檢查不出來,照出來的片子沒甚麼問題。我只好回住處了,但身上動得很難受,就只好回老家,要父母幫著找草藥醫生治療。

草藥吃了大概有兩挑了,可一點沒好轉。這時,我才想起了師父,我趕快求師父,不要讓我動了,讓我好好睡睡覺,我會好好煉功。沒想到,這一求還真管用,真的就不動了,才想起師父真是神啊!

我煉功前全身是病:心臟病、骨炎、腸胃炎等,一直都沒停過藥。我想起別人對我說的:師父會給修煉人清理身體。原來全身動就是清理身體!我急忙趕回自己的家,把過去的藥全扔了。後來才發現我其它的病也好了!

認字學法

我看著書,看著師父的像流淚,我很想看書,可我一個字都不認識,不知書中寫些甚麼?別人念我也聽不懂,聽師父的講法也聽不懂!面對大法,我真是又「瞎」又「聾」!一顆著急的心只能用眼淚來代替!

一天,我抱著《轉法輪》,眼前出現了一排排的字,每個字都是金光閃閃的。在夢裏也是這樣,我想是師父點化我要學認字了。於是,我就下決心學漢字:一個字一個字問兒子,兒子成了我的老師。兒子被問煩了,我就依賴丈夫;丈夫煩了,我就到學校門口,上學時、放學時就在門口問學生,我也十分用心。到同修家又聽又問,問到同修都煩我了,只好又來求兒子,兒子說,我教你拼音,自己去查字典學好了,只好這樣了。

學拼音的過程也和學漢字一樣艱辛。為了學認字,我偷偷流過多少眼淚,自己也知道麻煩別人很內疚,可大法書我放不下,一定要學會讀。我放下一切的心,心中只有學法認字。

到二零零八年,我終於把所有的大法書都讀通了。

懂得修煉

然而,雖然讀通了,那只是字讀通了,裏面的內涵學的不深,直到二零一三年,我才知道甚麼是修,怎樣修自己。

丈夫原來支持我修煉,迫害發生後就不讓我學了,也不讓我煉了,我要堅持他就撕毀我的書,還對我動手。我盡力忍耐,勸他,他不聽。他也認為大法是好的,但認為「國家」不同意煉就不煉。我說,「國家」是甚麼?甚麼都是「國家」的,我病了誰管,太陽也是國家的嗎?我勸說不了他,只好躲躲藏藏的煉,還是被他發現,最後我就堂堂正正煉了,他對我粗暴無禮不知多少次,他提出離婚,我盡力挽回,盡力做好我該做的一切,孩子、家務我多操心一些。直到第三次,二零一零年他要我做選擇:要法輪功還是要家,我說兩樣都要。可他決心已定,又在外面吃喝嫖賭讓我氣恨,最後我被迫同意離婚了。

離婚後,一人很苦,自己租房,在別人的地盤上擺縫衣機,有時受別人的欺負,心裏很難受。我與人講真相,又遇到男性不斷的騷擾,甚至把門鎖撬開等,讓我很害怕。以後講真相就不再對男人講了,只對女人,後來就甚麼人都不講了。後來用狡猾的辦法假妥協,想挽回這個家,但對方不肯,我就只有自己去面對了。又只能求師父了,首先想到自己是修煉人,要能吃苦,不能只求安逸。後來在同修的幫助鼓勵下,我又振作起來了。

我開始回憶著自己走過的每一個階段,努力的向內找,於是讓我看到了自己許多不符合大法的人心:爭鬥心、顯示心、不站在別人角度想問題、不慈悲、色慾心等等。特別是離開家後,總想遇到合適的人,成一個家,看著別人一家一家的快樂生活,就觸動了一顆不安穩的心,甚麼念頭都有。表面上認為有一個人做做伴,生意上、生活上有一個幫手,實際就是色慾心在起作用,才招來了後面自己解脫不了的一些困境和一些使自己深深後悔的事情。認識到了這些,我就下決心修掉它們,我漸漸歸正了自己的言行,終於從困境中解脫出來了。也就是這個時候,我才真正懂得了修煉,也才知道了甚麼是修,是主動的修。過去的修是被動的,不知道主動的向內去找自己。

講真相救眾生

現在我不僅要會修,還要做好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事情,完成自己的使命,救眾生。開始的時候,我不會講,講的不好,只能跟與自己接觸的熟人去講真相。不能面對陌生人,大都是跟著發發資料,哪兒都去。在住宅小區樓道裏,掛到別人門上,幾次被保安等人發現,都是在自己放去了怕心、講真相、求師父的情況下走脫了。

一次,我回老家去看望父親,順便就去村裏給鄉親講真相、做三退、發護身符,我發給了村長,村長就舉報了我,派出所來了兩輛車,下來幾個人,就向我圍過來,給我銬上手銬,把我抬上車,就開始審問。我說自己講真相是救人;發護身符是叫人保平安,我沒有錯。我叫警察也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們還是把我送到拘留所。我沒想到出去,只想抓緊時間講真相、勸三退,我說電視裏那些全是假的,你們不要相信等等。警察給我照相,我不照,我說你們照了也照不上。果然,第三天照、第四天照、第五天照,就連前面所有過去照的全部曝光了。十天後他們叫我回家了。回家後,全家人嚇成那樣,要我放棄法輪功。我說,我的身體你們是知道的,過去甚麼樣,現在甚麼樣,人總要有點良心,自己好了也要讓別人好,大家好才好。

二零一二年,一同修被警察跟蹤,剛好我到他家,警察也到了,看著警察抄家後,我也一起被帶走,來到國保大隊,我們就對警察講法輪功如何好,並以自己的親身經歷加以證明。有一個警察說,真的那麼神嗎?另一警察插嘴說:「你還敢說真話,我們都不敢說真話。」就把我們弄到看守所。我教裏面的人煉功,教她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們就大聲的念,聲音很大。警察過來說:求你們不要跟著她喊了,再喊要扣分。所裏叫我們背監規,大家一起背的時候,我就大聲背師父的《論語》,聲音比她們還大。發正念時,看到一個彩色漩渦在轉,讓我感受到了師父的加持。晚上我做了一個夢,夢到門從上面砸下來,一道門砸開了一道門,我就跑出來了,門砸到地上。果真,第二天警察就叫我回家了。

後來我就下決心一定要學會面對生人講真相。一天,我遇到了信佛教的人,我與她們講真相,要她們三退。她們告訴我,她們是信佛教的。我就說,信佛就更要退了,你們想,佛很早就有了,共產黨是最後進來的,還不准信神信佛,你們加入了它還怎麼信佛?要專一才對的,佛才管的。就這樣她們就同意退了。

走在神的路上,有師父看著,看到一個一個的有緣人三退得救或是有緣得法修煉,心裏更是幸福,覺得修煉真好。感謝師尊的慈悲救度!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