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過後是彩虹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二十九日】我是一名七十八歲的老年法輪功弟子,打小沒上過多少學,家庭條件也不算好。這一生風風雨雨走過來,最幸福的就是從一九九八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至今已經十八年了。這十八年中,有十七年經歷著中共倒行逆施對修「真、善、忍」的法輪功弟子的打壓迫害。我曾受到迫害、家人也被迫承受了許多痛苦,經過很多事,我更明白了「法輪大法好」,大法已經在我的心中扎了根。

一、初遇風雨

一九九八年四月我開始煉功,當時大法書很缺,只能參加每週兩次的集體學法,聽其他同修念書,有的聽得懂,有的聽不懂;後來終於請到了李洪志師父的著作,我就邊學字,邊讀書,兩個月下來,就能順利通讀了。但這樣寧靜祥和的修煉時間不長,發生了天津非法抓人的事。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很多北京和外地的法輪功學員,本著向國家和政府和平說明情況、要求釋放無辜被抓的善良同修的願望,去北京府右街的信訪辦上訪。這就是著名的「四二五」事件。

我們原本在一位同修家裏集體學法,「四二五」事件發生後,同修的家人由於經歷過中共多年的鬥爭運動,就害怕了,不讓去他們家集體學法了。我想,咱們法輪功的修煉也沒別的形式,一是早上去公園煉功,二是同修就近在家集體學法。法輪功這麼好,不能集體學法,修煉的環境不就散了嗎?雖然我當時是新學員,但沒啥怕心和顧慮,家中兒女也不反對同修來家學法,所以十多位同修就來我家學法,一直持續到二零零零年房子拆遷。

二、風雨中的堅持

二零零零年老房子拆遷了,我就在外租房住。二零零一年初就發生了中共江澤民集團炮製的「天安門自焚」騙局,栽贓陷害法輪功,煽動不明真相的老百姓仇恨法輪功,中共才好更加殘暴、沒有顧慮的實施迫害。因為自一九九九年迫害以來,全社會大部份人都覺得法輪功挺好,根本不值得這麼耗費精力、財力的無理打壓,包括政府的各級工作人員。中共江澤民集團就坐不住了,要幹出傷天害理的缺德事兒來嫁禍法輪功,維持鎮壓。

那時候,全國各地來北京上訪的同修很多,招待所規定不許接待,還要所謂的「舉報」;北京市也開始大範圍的非法抓捕法輪功學員,很多無辜善良的修煉人被迫流離失所。我租的房子就成了很多上訪同修的落腳地,大家在這裏能吃住,能學法交流。很多同修都走上了天安門,煉功、打橫幅,喊「法輪大法好」、「還李洪志師父清白」。

「天安門自焚」是假的,作為修煉「真、善、忍 」的法輪功修煉人,我們一看便知,但是那麼多老百姓不知道啊,人們在不知道真相的情況下仇視佛法、迫害正法修煉人,這得造多大的罪孽啊?再者說,我們按照「真、善、忍」修煉法輪功沒有錯,老百姓應該有一個正常的社會環境、得允許人修煉、允許人做好人。因為中共不允許上訪、堵死了老百姓正常反映問題的所有渠道,同修們就開始自費製作講述法輪功真相的資料,一張張傳單雖然很簡陋,但上面寫的都是我們的真實情況,是我們的真心話。

那時我一個六十多歲的老太太,跟幾位同修帶著這些資料把北京城發了好幾遍。我打小在北京的農村長大,我也不想落下農村的鄉親們,就約上同修去郊縣的五、六十個村子發資料。當時邪黨鋪天蓋地的抹黑宣傳,搞上綱上線的株連迫害,各個村子還得花錢請安保「巡邏」,有很多發資料的同修被非法抓捕。迫害中很艱難,但是我和同修們還是去發資料,為的啥?就是想讓人們知道「法輪大法好」。

後來,我在村子裏發資料時被非法抓捕了,被勞教一年半。我坦坦蕩蕩沒啥害怕,就是擔心家裏的資料別給抄走了,因為那是講真相救人用的。也是奇蹟,那些資料都被保護得好好的,沒有受到損失。

我回家後,勞教局和街道辦事處上門搞所謂的「回訪」,十多人很大的架勢。問我為啥這麼大歲數還要去發資料,我就給他們講法輪大法好。問我還煉功嗎?我說當然煉了,這麼好的功法,教我按照「真、善、忍」做個「打不還手,罵不還口」[1]的好人,也就是中共才害怕好人。他們又問我對「天安門自焚」怎麼看的,我就把疑點一一指出來,還用自己的親身經歷告訴他們:我年輕時幹過汽車修理的活兒,汽油的味兒多大呀,人沾一口就得嘔出來,咋還能大口往嘴裏灌呢?小孩子燒傷了,怎麼還能纏紗布?割了氣管還能唱歌?這自焚就是假的,栽贓陷害好讓迫害升級,將來一定會真相大白於天下的。他們十多人,靜靜的聽了一個多小時才走。自那以後,除了片警偶爾來過兩次走走形式,他們再也沒來騷擾我的正常生活。

三、在哪裏都為別人著想

我後來住的房子是單位的老樓房,十幾年都沒有物業管理。曾經有住戶家裏更換了座便器,舊座便器就直接扔在樓門口,沒有收拾,垃圾越丟越多,把樓門口都堵上了,成了一個垃圾堆。我雖然年紀大,但自己作為大法弟子得管這事兒。我就花錢請了人清理了垃圾,還自己主動做保潔,見到垃圾及時清理掉,漸漸的鄰居們也就都不亂扔垃圾了。

這座老房子年久失修,廁所管道時常破裂或堵塞,污水流得滿樓道都是。特別是一樓,進樓道得鋪上木板,像過臭水溝一樣。二零一四年街道來維修了好幾次,都不徹底,最後說最少得花一千一百元通管子,要徵收我住的這個單元每戶一點錢。

當時有住戶就不高興了,一樓的鄰居家廁所污水從屋裏流到屋外,他們也不願出錢。現在大陸老百姓吃虧吃怕了,因此誰都不願意往外拿錢,而且也愛爭個理兒。說這就是居委會的事,憑啥攤派(因為原來的單位已經沒有了,這些老樓房歸居委會管)?但居委會說經費有限,他們不能承擔這些費用。這皮就扯上了。有幾戶鄰居說,現在當官的最怕媒體曝光,找關係給他們上報紙,就說他們貪佔經費、不管住戶,給居委會施加壓力就能把錢擠出來了;又叮囑住戶不要給居委會錢。

我想,眼看著夏天到了,滿樓道污水多不衛生,我是法輪功修煉人身體好、這麼多年也不生病,但常人不行啊。又跟同修交流,認識到現在誰幹工作都不容易,居委會也安排人多次維修了,老樓房本身也有很多歷史問題。作為一個修煉人,我得時時處處為別人著想。為了儘快解決問題,我想:乾脆自己拿出五百元,加上其它經費,也就夠了。就這樣,我給居委會送錢去了。居委會的工作人員特別感動,他們也都知道我煉法輪功,感謝我幫忙解決了大難題。我告訴他們:你們要謝就謝我的師父,師父教我做個好人。

因為這筆錢,居委會馬上找來人通了管道,拖了十幾天的難題不到一天時間就解決了,樓道當天變乾淨、衛生了。後來,居委會把我捐錢的事告訴了鄰居們,大傢伙兒都覺得挺受觸動,也都理解了,於是各家湊了份子錢,托居委會把大部份錢還給我了。事情得到了圓滿解決,最後我自己也沒多花甚麼錢。真是像師父說的:「佛光普照,禮義圓明」[2] 。

我沒啥文化,退休後單位也黃了,加上被非法勞教受到迫害,經濟上並不寬裕,平時生活非常節儉,五百元對我而言不是個小數字。修煉法輪功不僅讓我放下了利益之心,還把我的心變得這麼寬大,因為我們的師父在書裏說過要弟子們 「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3]。現在中共還在繼續迫害法輪功,信仰「真、善、忍」的法輪功弟子即使在被迫害中依然還能為別人考慮,在哪裏都做個好人。所以我說法輪功真了不起,我的師父真了不起!

四、大法神奇救病痛

修煉十八年來,我的身體一直很好,對於年近八十的老人來說,真是奇蹟。

也有過一次比較嚴重的病業關。那是二零一五年初,突然胳膊和脊椎疼得我滿床打轉,心臟跳得喘不上氣兒。家人送我去醫院,醫生拍出片子來說必須住院治療。我想修煉人不用在醫院呆著,再說也沒那麼多看病錢,就勸說子女把我送回了家。艱難中我想到了師父,我求師父救我。奇蹟發生了,心臟突然不那麼跳了,身體也不那麼難受了,是師父替我承擔了罪業,我又能正常睡覺了,正念也越來越強。家人給我買的藥都扔掉了,前前後後也就一週的功夫。現在我身體很好,在家做飯打掃衛生,不需要孩子們照顧。

五、一人修煉 全家受益

我的小兒子是II型糖尿病患者,二零一五年初他剛好在後背長了一個大包,得做手術。糖尿病人的傷口不容易癒合,他的傷口卻癒合得很好,身體恢復也很快。小兒子雖然不修煉法輪功,但他對修煉人很尊重,還在中共抓捕大法弟子時,他曾頂著壓力幫助大法弟子,有良知的善良人都會得福報。

我七十八歲了不會用電腦,外孫子幫助我「翻牆」上明慧網;有兩回他腎結石疼的不行, 就念我教他的「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結石很快自己掉下來了,也不疼了。外孫子雖然不修煉,但他明白了「法輪大法好」,工作、生活都不錯,結了婚和岳父母一家相處得很和睦。

六、風雨過後是彩虹

雖然我們家在北京條件不算好,這些年風風雨雨的吃了不少苦,但因為我修煉法輪功,家人都明白了法輪大法的美好,都相信「真、善、忍」好,所以我們在一起生活得很快樂。風雨過後是彩虹,修煉人的未來一定是美好的 !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悉尼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