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片銀光洒滿屋

——在正法修煉中的神奇經歷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二日】我是一九九九年開始修煉法輪大法的弟子,此前的一身疾病經過三個月的修煉不翼而飛了。十七年來,我沒再吃過一粒藥,沒再去過一次醫院,這本身就已經是超常的了。現寫出一些經歷與同修分享,向世人證實大法的美好與神奇,希望世人更加了解大法的殊勝與偉大。

一、一片銀光洒滿屋

剛開始修煉時,我在姐姐家和外甥住一個房間,晚上我睡不著覺很想看大法書,但又怕開燈影響外甥休息,心想有個手電就好了。瞬間,一片銀白色的光亮照到了屋子裏來,我向外望去,還以為是月光,可是窗外很黑,根本沒有月亮,我頓時明白了,是師父看我學法心切,賜予銀光給我照明,鼔勵我呢!

於是,我恭敬的捧起大法書看了起來,銀光照著,柔柔的,也不刺眼,正好能看清字跡。我如飢似渴的讀著,沐浴大法的法光之中,當我看完書把書合上的時候,銀光散去消失了,屋內又如往常。

而且,一連幾天都是這樣。

二、門自動開了

一九九九年五月,我回到母親家中,與母親同住。母親家是平房有一個院子,早晨四點我去煉功點煉功,將院門鎖上了,六點我煉完功,神清氣爽,心裏靜靜的,心無雜念,身心被能量包容著,非常祥和,我回到家門口,推門推不開,知道自己忘了帶鑰匙,怎麼辦?大聲喊叫或砸門會把鄰居驚醒,我只好靜靜的站著,心想:如果門開了就好了。

不經意間,我下意識的推了推門,神了,門果真的打開了!

三、在小號裏手銬自動鬆開,門鎖自動打開

二零零零年,我第一次因為堅持信仰被關入戒毒所,我不配合他們的迫害,就被關小號,警察給我戴上手銬,鎖上門走了。

我被單獨關在小號裏,心想修大法做好人怎麼會關在這裏?我長這麼大也沒看過,更沒戴過手銬,做好人更不應該被關在這裏,手銬是給壞人戴的,怎麼會給我戴上?真是黑白顛倒。

之後,我就沒再多想,心裏靜靜的,腦中空空的,只有一遍遍的背師父的詩詞:「生無所求 死不惜留 蕩盡妄念 佛不難修」[1]。突然手銬自動打開,我的手拿出來了。

我正在納悶,這時,警察拿著鑰匙來要給我開門、開手銬,看到眼前的景象一驚,問:門和手銬是你開的?我說不是。顯示了大法的神奇(現在悟到:是師父叫我走脫)。

四、黑窩裏看到窗外法輪的旋轉

還是二零零零年在戒毒所,一天早晨一位同修推開我的房門說:快看窗外的法輪,我和同室的另兩位同修同時向窗外望去,只見遠處山巒大大小小五顏六色的法輪飛速的旋轉著,正轉反轉,非常漂亮、壯觀,因我是關著修的,第一次看到這麼美妙的景象,心中不由升起一股神聖的使命感,更加激勵自己勇猛精進,助師正法。

五、照片上師父的眼睛一層層層層的閃動

二零零三年,我被關押在馬三家勞教所裏,一個邪悟者拿著《轉法輪》一書要給我讀,欲轉化我說書拿給我看看,她給了我,我剛捧起書,看到法像上師父的眼睛一閃一閃的跳動,層層層層的數不清,很像電視裏演的孫悟空的火眼金睛,啊,我看到的是照片上另外空間的景象。也是師父在鼔勵我。

六、在黑窩裏正念顯神威

二零零一年,我被非法關押在教養院期間,那裏發生了震驚海內外的3.19迫害事件,那天傍晚,警察在每個房間,甚至水房的門上都貼上了誹謗大法的標語,所有的學員都被強迫坐在小馬札上不許動,隊長則在辦公室裏。

演示:坐「馬札」
演示:坐「馬札」

我看到這些,心裏很難受,心想怎樣才能告訴隊長別讓這些東西害人,於是我站了起來,走到門邊把貼在門上的標語撕掉了,接著又來到水房,把水房門上的標語也撕掉了,一會大隊長來到屋裏發現了,問是誰幹的,沒有回答,便叫起一個學員問是誰幹的,學員說是她自己幹的,隊長又叫起另一名學員問誰幹的,她也說是自己幹的,隊長又把我叫了起來問誰幹的,我說是我幹的,當時我的心態非常和善,只想告訴隊長貼這些東西不好,希望院裏誰貼的誰負責把它撕掉吧,隊長也沒說甚麼。不了了之。

酷刑演示:開飛機
酷刑演示:開飛機

晚飯後,一場預謀已久的鎮壓開始了,學員們都被叫到地上開始體罰蹶臀部(飛機式)強制轉化,不轉化就被拖到一樓大廳走廊裏,男警察狠狠的掄著電棍魔鬼似的咆哮著辱罵著學員,電棍聲,打罵聲不絕於耳,一片肅殺之氣,那天晚上,學員被打得橫七豎八,被電的遍體鱗傷,糊焦味與吼叫聲,電棍電擊聲,慘叫聲連成一片,充斥著整個樓房,猶如人間地獄。

前半夜,我與另倆位堅定的大法弟子被關在一個房間裏,室內的高音喇叭刺耳,近二十名犯人逼我們「開飛機」(蹶臀部),我們不配合,她們就打我們,想盡辦法逼迫我們放棄信仰,後來把我們分開,把我單獨關進一個屋裏,十多人圍攻,她們抓住我的手,強摁著在紙上簽字,沒有成功,又使出邪招,胳肢我的腋窩,妄圖摧毀我的意志,以達到他們險惡目地,當時我剛覺得癢時立即想到不對,「不癢」我從心底裏發出一念,結果真的就不癢了,師父幫助了我,邪惡的伎倆又沒得逞。

後半夜,她們又把我帶到另一個房間,由一個女犯人看管,讓我「開飛機」,這期間幾次男警掄著電棍一撥一撥的來到我面前,讓我簽字,我都搖搖頭拒絕,警察便掄起電棍還沒等電我時,我就想:「讓電棍反電」,結果警察說:壞了壞了,電棍壞了,漏電,算了走吧!

就這樣在邪惡的黑窩裏,在充滿恐怖肅殺之氣的那一夜裏,憑著在法中修出的正念,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在與魔鬼打交道的驚心動魄中,我走過來了,體現了正念作用下大法的神奇與威嚴。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無存〉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