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給了我一切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九日】一九九七年,法輪大法傳到了我居住的小鎮,我有幸得法,不長時間,氣管炎、鼻竇炎、膝關節炎、慢性胃炎等頑疾不知不覺都不見了,連戴了二十多年的四百度的近視眼鏡也摘掉了。修煉十八年來,我沒有花過一分錢的醫藥費,也沒有看過一次醫生。是師父給了我健康的身體。

師父不但給了我健康的身體,也讓我成為一個品德高尚的人。我的工作是一位小學老師。在共產黨體制下,腐敗現象在學校裏也大行其道。比如接收一個額外的學生,家長需交贊助費,放到班級裏,為了得到老師的認可和關心,還需向老師請客送禮;老師還幫學生購買學習資料,收取商家的高額回扣。修煉後,我不再接受學生家長的任何請客、送禮,在給學生購買學習資料時,因為同年級幾個班級是一起核算、統一分發的,我就把得到回扣的錢買了鉛筆、橡皮等學習用品,返回給學生。

有一位學生的父母是做生意的,比較忙,平時沒有時間顧及孩子的學習,每天放學後我就將學生帶回我家,讓他在我家完成作業。大約半個月後的一天晚上,學生父母來到我家,一再表示感謝,臨走時放下一疊百元鈔票,估計有七、八百元。他們走後我才發現,趕緊拿起錢追出去,追了百把米左右才追上他們,把錢退給他們。

有一位外地學生在我的幫助下,順利的轉入我校讀書。事後學生家長為了感謝我,通過他人把六百元購物券送到我妻子手上。我知道後馬上把購物券退給他們。

有一位外地學生在學期中途轉到我班,她的父親從穿著和舉止上看像是一個打工者,他希望我能多關心關心他的孩子。我說會的,請你放心。這時他悄悄遞給我一包紅南京香煙。我說我又不抽煙,把煙退回給他。他可能是以為我嫌少了不收,幾天後在放學的路上又悄悄的遞給我一條紅南京香煙,我再三給他說明又退給了他。兩次退掉他送的禮,怕他產生誤會,我對他的孩子就更加關心。

我們真修大法弟子都有師父的法身保護。常人聽來覺得不可思議,但修煉人知道這是真實存在的。我在修煉中也遇到過,下面舉兩例與大家分享。

有一次,我在連襟家幫工,需要把兩米多高牆上的兩塊水泥樓板卸下來,我們四個人,兩面各兩個,在兩頭各填了一個板凳,人在凳子上,把樓板慢慢往外移動,當移到將要離牆時,準備先把一頭慢慢往下放,我在另一頭用一根鐵管子,插到樓板孔裏,用肩膀扛著,不讓它掉下來。誰知他們那頭離牆後沒有能抬住,樓板一下子從兩米多高的牆上掉下來,隨著那頭落地的慣性我這頭也一下子往下掉,剎那間,六、七百斤重的樓板的一頭全壓在我的肩上,加上慣性的力量,我一人怎麼扛得住,如果沒有師父的保護,非壓壞了不可。因為在那一瞬間,你根本就來不及把鐵管從肩上往下卸。過後他們急切的問我,人怎麼樣,壓傷了沒有?我說沒事。

還有一次發生在暑假裏的一個中午,我騎著一輛125摩托車,沿著一條鄉村水泥公路靠右邊往前行駛,行駛到一座橋上,看到對面有一輛電動三輪車在迎面而來,當我在下橋坡時,這輛三輪車突然失控,對著我直衝而來,因為鄉村公路本來就窄,又在橋上,根本無法避讓,「噹」的一聲,我就被連人帶車撞下兩米多高的橋坡。橋坡段沒有欄杆,而我的車子正好脫離橋欄。這短促的過程中,我突然產生一念:不要被車子壓著。於是我順勢一蹬,我的身體離開車子,跌到水裏,最後檢查,除了手掌上劃開一條口子外,我毫髮無損。我沒有責怪那兩個年輕人,他們主動付了修理費,其他的我沒有要一分錢。我趁機給他們講了大法真相,幫他們做了三退。

事後回想起來我還很後怕,如果我的車子還沒有脫離橋坡段而撞上橋欄,那後果不堪設想;如果我被車子壓住,傷勢肯定嚴重。我們修煉人知道,這魔難是自己的業力造成的,這也是取命來的,是師父幫我化解了魔難,是慈悲的師父時刻呵護著弟子。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