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使我重獲新生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九日】一九九二年的一天,我的一位鄰居從北京出差回來興奮的跟我說:「北京有一位氣功大師李大師,現在帶徒弟。有一天天空突然烏雲密布,眼看就要下暴雨,李大師對徒弟們說:你們回去吧,雨等你們到家了才能下。果真,等幾個徒弟都到家了,才下起了瓢潑大雨。」我聽了鄰居的訴說感覺真神奇,心想:我要能見到李大師一定叩拜在李大師的腳下,拜師父。

萬萬沒想到,我就這樣一想師父就管我了。有一天,我感覺全身難受,渾身發緊,總想使勁把身體抻開。我鬧心的滿地打滾,八天不吃不喝不睡。八天過後,我好像從鬼門關又活過來了,就感到有一種強大的能量流從頭頂進來,從身體裏連成一片,上下流動著,非常舒服美妙。兩個月後,我就沒甚麼特殊的感覺了,然後有一個熱乎乎的圓東西從頭頂進來,落到了小腹處,有時感到轉。緊接著,我能看到別人看不到的奇妙的景象。後來我明白,是師父給我通大周天、下法輪、開天目、天耳通,就是老百姓說的,我有特異功能了。

我的丈夫脾氣不好,對我和孩子說打就打說罵就罵。我們娘倆委屈,只能半夜在被窩裏偷偷的掉眼淚,不敢讓丈夫知道。那時,我遇到了一個關心我的異性朋友,我倆來往的比較密切。這事讓我丈夫知道了,差點沒把我打死。我萬念俱灰,也覺得沒臉見人了,就想:活著太痛苦了,還不如把我打死也就算了。

因為孩子從小就好鬧毛病,我找信佛的人給看,說讓我信佛孩子就好了,我就請了觀音菩薩在家供,天天上香念佛,經常去廟,也就知道一點因果報應。我心想:自己信佛還做了這種丟人的事,以後也沒好了,也沒臉見人了,死了算了。

我是吃甚麼藥都過敏的人,我買了二十隻青黴素,準備喝了一了百了。在我回家的路上,突然間看到一位身穿一套綠色軍裝,高高大大的帥氣男子站在我的面前,他輕聲問:「這位女士,你為啥想死啊?」我一愣,心想:你咋知道我想死呀?我說:「你是誰?管我幹啥?我就想死,一死了之,甚麼都了了。」說完,我撒腿就跑,不知咋的跑進了同學家。同學問我:「你幹啥去了,氣喘吁吁的?」我只好說:「有一個男的追我,你出去看看有沒有?」同學回來說:「哪有啊。」我一聽沒有,起身就走。同學追我,問:「你幹啥去,坐一會啊。」我說:「有急事。」同學回到屋裏,看到一位身穿軍裝高大的男子站在屋裏,問:「剛才走的那個女的和你是甚麼關係?」同學說:「我們是要好的同學。」那人說:「你快去她家,她要吃藥自殺。」

我到家就把二十瓶青黴素一起開倒在碗裏,剛要倒水,同學就敲門喊:「快開門,別幹傻事。」見我不開門就到房後敲窗戶,喊:「你別想死,我已打電話告訴你丈夫和咱同學,他們都來了。」我一想:算了,以後再說吧,這樣弄的左右鄰居都知道了,更沒臉了。

我又去了一個廟想出家,我跟一個老住持說明來意,住持跟我說:「你能出家,你慧根很好,六根清靜,你是佛門弟子,但我不能收留你,還有更大的使命和責任等著你,你回家去等著吧。」我只好回家,苦苦的想:我有甚麼使命責任呀?我是佛門弟子,讓我等,怎麼等啊?

我苦苦熬了三年,一九九六年的大年我去廟裏上香,我騎著自行車心裏想著事,沒看見對面開過來一輛出租車,當我看見時已經當的一聲撞上了,我被撞倒在地上。司機猛的剎車停住了,下車看了看他自己的車哪裏也沒壞,開車就走了。我一看車也不能騎了,想:這是不讓我去廟裏呀,廟也不配去了,我可怎麼活呀。人生走到了盡頭,我再一次想死。

一九九六年七月份,妹妹跟我說:「姐,你煉法輪功吧」,我說:「不煉。」妹妹說:「聽說煉法輪功祛病健身有奇效」,我說:「我這個不想活的人還想甚麼祛病健身呢。」妹妹又說:「這個功法還有書,是指導修煉的,不離世俗修煉。」我一聽不離世俗修煉,渾身一震,馬上問:「上哪能請到這本書?」妹妹說:「有煉功點。」

我到附近公園找到了煉功點,就跟著學,感覺非常好。我煉完功回家,一個西瓜皮突然從樓上下來砸在頭上,我抬頭一看沒人,心想:誰這麼缺德,想喊兩句,可又一想:我煉功了,別喊了忍著吧。過後我堅持天天去煉功點。第四天,我煉完功往回走就感覺兩腳要起空,頭上有一種強大的能量帶著我往起飄,我就一路小跑兩腳像踩在棉花團上一樣,那個美妙沒法形容。打那以後,我一天不落的去煉功。

有一天,我煉完功到早市去買菜,剛到早市,突然天空烏雲密布就像黑天一樣。我心想:不買菜了趕快回家。這時,霹靂啪啦大雨點就下來了,我心想:李大師啊,讓這雨先別下了,等我到家踏上台階再下。我正想時雨就不下了,沒多想,我就往家走,當我腳剛踏上我家的台階不到一秒鐘,瓢潑大雨就下了起來,足足下了半小時。進到屋裏我才緩過神來,心裏那個驚喜呀:太神奇了!李大師啊,太神了!

一九九六年八月末,我和妹妹看師父講法的錄像,當我第一眼看見師父時,止不住的眼淚流了出來,就感覺我曾經在哪見過是那麼的親切。師父講法時面帶著微笑,聲音好像近在耳畔,不知在哪裏聽過,我睜大著眼睛聽著看著,師父的話句句紮在心裏。我一下想起來,師父不就是前些年那位阻止我自殺的身穿軍裝的男子嗎!

第二天,我去聽師父講法的時候,我頭上就像有甚麼東西在嗡嗡的轉著,抬頭一看,滿屋密密麻麻的白色大小不一的法輪都在轉。第四天的時候,我剛開始聽師父講法,肚子就痛,止不住到了廁所就拉肚子,拉的肚子都空了。我聽完講法在回家的路上,就感到那個美啊,好像身在世外桃源,美不勝收,無以言表。

到十月份我才請到《轉法輪》。當我雙手捧到《轉法輪》時,我雙手舉過頭頂,又捧在胸前,默默的說:師父啊,這部法我放不下了。

法輪大法給了我新生,從此我走在了幸福的修煉路上。法輪大法遭迫害後,我也被抓被打過,遭受了很多的折磨,一家人的身名利益都受到了嚴重的傷害,可我不會放棄這偉大的大法,法輪大法真的好。

真心希望所有的父老鄉親都能如我一般幸運的沐浴在法光中,幸福到永遠。

本作品謹代表作者的觀點或認識。在明慧網發表的作品版權歸明慧網所有。明慧網會定期和不定期的對本網站所發表的作品集結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