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一思一念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八月十一日】多年以前看到同修們交流時說要修自己的一思一念,但當時自己所在層次有限,並沒有完全理解甚麼才是修自己的一思一念以及這樣做的重要性。

在修煉初期,我經常能在睡夢中夢到一些以後要發生的事情,而這些事情也都在後來應驗了。還記得有一次,我去一個朋友家找朋友出去玩,她和她姥姥在屋裏,讓我在門口等她。我看著她披上外套,她姥姥過來幫她整理衣角,那一瞬間,突然有種似曾相識的感覺,因為這個場景在我的夢裏出現過,而且我還清晰的記得夢裏她姥姥還說了一句話,而讓我在下一秒愣住的是,在我面前的她姥姥真的就說出了和我夢境裏一模一樣的話,一個字都沒有變。

以前,我一直以為人世間的事情是按照安排好的在走、在上演,卻沒有認識到,你所說的每句話,甚至做的動作,都是經過精心設計的。也是這件事讓我明白了為甚麼同修在交流時提到要注意修自己的一思一念才能徹底否定舊勢力,因為舊勢力曾對每個大法弟子都做過周密的安排,你的每個念頭如果不在法上都很可能已經進入了舊勢力安排的思維模式,而很多時候你還以為這念頭是你自己發出的,分辨不清甚麼是真正的自己,甚麼是舊勢力,也就更無從談起否定它的安排了。

悟到一思一念的重要性之後,我開始注意我們日常的想法中有多少念頭是真我發出的,真的是非常少。舉一個簡單的例子,我打工的餐館,平時生意不大景氣,人很少,但突然有一天人爆滿,我覺得很有趣,所以縱深想了一下原因。那一天餐館裏面坐滿了人,而外面路過的客人看到這麼多人都在這家餐館裏吃飯,就認為這家店應該會很好吃,也想走進來嘗嘗,就這樣顧客越來越多。其實這個事情看似小事,但如果你仔細的分辨一下,餐館裏吃飯的人多和他做的東西好不好吃其實沒有必然聯繫,而你為甚麼會認為餐館人多就代表它好吃呢?這其實是你形成的觀念在左右你的行動,而不是你真正的自己。而進去吃飯的那些人其實就成功的被觀念支配著自己的身體去幹這幹那。

師父曾經說:「就是因為人的思想來源和思想本身是極其不穩定的。人有主元神、副元神,還有人的後天形成的各種觀念,善惡兩性、還有外來因素都在起作用。」[1]而在日常生活中我們的一思一念很可能就摻進了舊勢力強加給你的思想、自己形成的觀念、或是外來空間的干擾,當你沒能認清哪一念是真正的自己,就非常容易走了舊勢力安排的道路,或是受著其他東西的支配,耽誤了做三件事,白白浪費了自己的時間。

後來我發現,很多被迫害的同修,都是在平時沒有認真的去修一思一念,任其發展,任其支配自己去做這做那,導致問題堆積成山,被舊勢力抓住了把柄,從而達到迫害的目地。

自己的體會,日常生活中,每個念頭在頭腦閃過,都應該主動的去分辨下這個念頭是不是真我,是你自己發出的還是其它的甚麼東西,如果發現是不好的東西,就要主動發正念清除它。如果做不到每時每刻清醒,也可以在晚上睡覺前一個小時回想一下今天自己做的每件事,想想當時哪個念頭是不在法上的,哪個行為是順著舊勢力去做了,找到之後就要有意的去修。比如第一天你找到了自己強烈的怕心,不敢與人面對面講真相,或者害怕、厭煩與別人搭話。那麼第二天,你就可以針對自己的執著心去提高,比如你原來非常抗拒與陌生人講話,那麼第二天,你就隨便找幾個路人去搭話,聊甚麼內容都行,哪怕只和他說兩句話,這也是針對這顆心的突破和提高。那麼第二天晚上再反思,今天哪裏做的不好,當時哪個念頭出的不對,第三天就爭取比第二天做的更好,就這樣,每一天都比前一天有進步、有提高。每一天都在主動的修去自己相應的執著心。師父說:「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2]。我理解這裏的「比學比修」,還有一層意思,就是對照大法看自己的念頭和言行,自己有沒有每個念頭、每件事都去對照法、做到實修,並通過不斷反思和改正使自己每一天距離法對你的要求更近,使自己越來越接近於宇宙特性。

個人所在層次的體悟,望同修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五》〈二零零五年曼哈頓國際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