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正念才正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二日】在最近學法中,我又一次感受到了心正念才正的問題。最近,我身邊出現了多起由於念不正導致被邪惡鑽空子而造成很大損失的事:A同修有怕被迫害一念,做救人的事總是膽膽突突的,一有風吹草動,就嚇得不行,一聽到同修被迫害就哭,後來被自己的丈夫及國安、「六一零」人員劫持到洗腦班,被迫害的神志不清,直至生活不能自理。雖然其丈夫遭惡報,突發惡疾死亡,而她自己又被兒子軟禁,脫離了大法。

B同修由於忙於家務,放鬆學法,每次都是有想把事做完好安心學法的念頭,結果就有忙不完的事,最後被邪惡鑽空子,現在癱在床上,連手都不能動了。

C同修學法靜不下來,不實修自己,集體學法時也走來走去的,總說:「我天天學法,為甚麼還有這麼重的病業?」切磋時也不聽同修的,總搶著講自己的觀念,結果現在躺在醫院裏已不認識人了。

D同修三件事都在努力做好,可由於曾經被迫害得很嚴重,就執著於某些現象,如曾經被綁架前出現過蛐蛐跳到桌子上的現象,所以只要一有這個現象出現就要搬家,現在被綁架到派出所,正在絕食反迫害。

這些事特別讓人痛心,在這爭分奪秒救人的關鍵時刻,就是這一念之差導致巨大的損失,這一念之差是怎麼來的呢?它來自於心不正,心不正念自然不正。我想把我的一次教訓講出來,讓大家警惕心不正的可怕後果,好歸正自己的一思一念。

我曾經在二零零八年被迫害流離失所到藏區,在陌生的異族環境中,雖然也做三件事,但忙於生存,學法跟不上,被邪惡鑽了空子,腦子裏出現了小時候看到小說中描寫少數民族在草原上談情說愛的情景,雖然已認識到不對,但沒發正念清除。因為心已不正,結果招來了色魔,差點被不法之徒強暴。幸好在最後關頭求救師父,才倖免於難。

但這時空間場被不好的因素佔據,色魔讓我陷入不能自拔之中,自我修煉以來,從沒遇到這種被另外空間不好物質控制的事。好在當時還存一念:我是修煉人,遇到這事該怎麼辦?我就這樣反覆問自己。在昏昏沉沉中,我記得要學法,向內找。我努力讓自己清醒一些學法,加強了發正念,清除另外空間的邪惡物質,可總也清不完,累得筋疲力盡。

我意識到邪惡是要毀我。到底邪惡抓住了我甚麼把柄,在向內找中發現,自己從來就沒有在去色慾這方面好好實修。總認為自己本來就看得淡,這把年齡的人了應該沒問題了,況且每次在夢中關都過得好等等,不重視這一環節,更忽視了從小在邪黨文化中形成的暴力因素的觀念,就像師父說的「是因為有一些很小的問題不當回事」[1],沒有及時清理根子上的毒素,才會被舊勢力抓住漏死命往下拖。邪惡因素讓我感到羞辱,讓我有不想活的念頭;讓我一發正念喉嚨就有東西蠕動,咳個不停,干擾我,我在向同修曝光它時,同修也咳個不停。

那段時間,幸好大量學法,當學到「我剛才講的就是我們煉功人自己由於不能夠正確對待自己,造成一些麻煩,也就是心不正招來的麻煩。」[2]的時候,才知道是自己心不正招來的邪惡因素。當我明白後,這場麻煩才去掉,師父還幫我消去了許多不好的物質。沒有法,沒有師父,沒有同修,我是闖不過這場由於自己心不正招來的魔難的。

通過這次教訓,我還認識到以前看到同修在魔難中,卻不知道怎樣去真正幫助,只是恨同修不爭氣,陪著同修學法也急得掉淚,用怨恨心、同修情來對待同修,結果適得其反。現在我親身經歷了才知道,同修遇到魔難時,不是她不精進,而是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鑽了同修執著的空子,把它放大和加強,使其走不出來。只要能幫助同修多學法,多發正念,分清自我,找出執著的根源在哪裏,就真的是:「念一正 惡就垮」[3]。

以前,我口口聲聲的說不承認舊勢力的安排,卻發現總是在舊勢力的安排中,自己也在學法,做三件事,也發願只跟師父走,可還是擺脫不了舊勢力的安排,很是苦惱。本地同修也問我怎樣才能破除舊勢力的安排?看來她也與我有同樣的苦惱。最近學法時,當讀到「比如說,這個人一產生不正的念頭,就很危險」[2]這句話突然讓我為之一震,加之剛看了《明慧週刊》上登載的同修把住一思一念,抵制邪惡的文章,心裏豁然開朗,原來破除舊勢力的安排就在一思一念中。舊勢力為我們每一位大法弟子做了系統的安排,包括我們的一思一念都不放過。而我們又是從小就浸泡在邪惡的黨文化中長大,骨子裏都有了這些毒素,無論做甚麼事時,常常第一念就是負面的,這些念頭總是站在為私為我,保護自己的基點上。這就是舊勢力、邪惡因素還能鑽我們的空子,還能讓這麼多同修被抓被關,被困在病床上甚至失去人身,從而耽誤了救人的時間的原因,其實也是自己心不正,念不正,沒把住一思一念去修而造成的。

在實修中,任何事都是為我們提高而存在的,都存在著到底是聽師父的話、還是按在邪黨文化環境中形成的觀念走的問題。學好法是心正的根本,心一正了念才正,念正才能破除舊勢力的安排,破除一切邪惡因素。在邪黨文化的險惡環境中,有些不正的觀念與因素已讓人意識不到了,所以同修之間要互相提醒,分清一思一念的正與邪,共同精進實修,心正念正做好三件事,跟隨師父走好最後的路。

最後與同修共勉師父的一段法:「如果真的能在困難面前念頭很正,在邪惡迫害面前、在干擾面前,你講出的一句正念堅定的話就能把邪惡立即解體,(鼓掌)就能使被邪惡利用的人掉頭逃走,就使邪惡對你的迫害煙消雲散,就使邪惡對你的干擾消失遁形。就這麼正信的一念,誰能守住這正念,誰就能走到最後,誰就能成為大法所造就的偉大的神。」[4]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二》〈怕啥〉
[4] 李洪志師父經文:《各地講法七》〈美西國際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