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被綁架看到自己修煉的不足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二日】五月九日,我貼真相不乾膠時被監控拍到,被五、六個保安圍住,最後被劫持到拘留所,非法拘禁十日。

反思這次被綁架的經過,我看到了自己修煉中存在的不足。

一、證實「自我」的心

當時在配合同修發放真相資料時,同修說有其他同修說她發放資料時,看起來偷偷摸摸的,我當時想,我聽到也不是無緣無故的,以後要堂堂正正的發資料。貼真相粘貼時,完全忽略了安全問題,只想讓自己看起來堂堂正正,其實已經是在證實自我了。大法弟子做事時保持堂堂正正的心態,是從法理的指導下實修而達到的一種修煉狀態,非是從人這一面刻意表現出來的「膽子大」。

二、保護「自我」的心

當被保安圍住時,第一念不是想著如何抓住機會講清真相救度眾生,而是想著如何脫身。因為之前也遇到過幾次這種情況,都在師父的慈悲呵護下,適時的想起師父的法,守住正念安全脫身的。這一次還是想運用之前的「經驗」安全脫身。但隨著修煉的昇華,心性也是要提高上來的,法對我們的要求也是越來越嚴格的。師父讓我們「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1],而我不是趁著圍觀的人多,抓緊講真相救人,卻在想著如何保護自己,如何順利脫身,與法的要求相差太遠了,究其原因還是保護自己的私心。

三、放下自我,師父幫我兌現誓約

剛到派出所時,我還是滿腦子想著如何儘快脫身,講真相是為了讓警察明白真相讓我們走,不配合是為了符合法理才能脫身,發正念也是為了解體邪惡的迫害儘快離開派出所。時間在一點點的過去,警察絲毫沒有讓我走的意思。我突然意識到自己的私,我是不是該改變一下自己的思維方式了,我是不是太執著「自我」了。怎麼甚麼都是「我想怎麼樣」?不是師父讓怎樣就怎樣嗎?不是走師父安排的修煉道路嗎?對,一切聽從師父安排,師父安排的一切都是最好的。就這樣一想,我的心一下子輕鬆了,腦子也清空了一般,身心自在輕鬆,除了救人,沒有甚麼是我該想的了。

當派出所警察說要拘留我十日時,我沒有一點壓力。在拘留所的十天,我發現自己有一顆高傲的心,與師父講的「平和的心態」[2]不符合,而且還會與眾生形成間隔,不利於救人,我發現後及時清理了它。由於師父幫我拿掉了這些不好的思想觀念,我的心處在一種慈祥慈悲的狀態中。

有一天午休時我忽然悟到,這拘留所哪是關押犯人的地方,這明明就是囚禁這些警察的地方,別人來到這裏小住幾日就走了,而這些警察卻長期被拘禁在這裏,如果不是師父慈悲,讓大法弟子來救她們,這些生命簡直就是最無望的。想到她們當初憑著對大法的信,一頭紮入滾滾紅塵中,扮演了這樣一個角色,我不禁為她們的勇氣感動的流下了眼淚。我站在為她們好的角度上,多發正念幫她們清理另外空間的邪惡因素,從人的這一面儘量的做事情讓她們理解,不與她們對立,只想讓她們看到大法的美好。同時我抓緊時間給能接觸到的人講真相、勸三退,希望能利用這個場所多救人,讓壞事變成好事,讓她們的罪業減少一些。我相信慈悲的師父會給一切眾生得救的機會,我更深切的體會到師父講的:「大法徒是眾生得救的唯一希望」[3]。

當我走出拘留所時,不禁雙手合十,感謝師父加持我歸正自己,感謝師父為眾生得救所做的一切。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首屆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唯一的希望〉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