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背後議論人」的思考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二十四日】按照真、善、忍修煉自己,我們會在不知不覺中慢慢變成一個質樸、淳厚、誠懇、平易的人。這樣的人,大家都喜歡接近和親近,有心事喜歡向我們坦言,有委屈喜歡對我們訴說,有疑惑喜歡跟我們探討。在這些話中難免也有一些說長道短、說三道四「背後議論人」的話。

每當這個時候,我也像很多同修那樣,第一念首先是「向內找」:為甚麼當著我的面說?為甚麼要讓我聽到?是不是自己也有這顆心?這「背後議論人」的話,會不會是衝著我們心性上有漏的地方而來?衝著我們修煉自己,提高自身而來?其實,這「背後議論人」的話就像背後議論者送到我們跟前的一面 「鏡子」,一面可以用來看自己,找自己不足的「鏡子」。

當然也有當時忘記的時候,不過一般事後會想起來,那就再「向內找」。也有一時半會找不到的時候,那就再往內心深處挖一挖,看是否有隱藏很深的或習以為常的,平時不易察覺的問題。如果找到了便在今後日常工作和生活中不忘抑制,注意克制。我明白這就是在修煉和提高當中了。我原來很重的怨恨心,很強的爭鬥心,特別是憤憤不平的妒嫉心,很大程度上就是在別人議論別人時的指責聲中,抱怨聲中,挖苦聲中,我不隨聲附和,更不添鹽加醋,煽風點火,而是「靜思己過」,「深思己過」,「常思己過」,然後又通過學法,加以抑制和克制,才把自己這些不好的心漸漸去掉的。

今年二月下旬至三月上旬,出現在我面前的兩起背後議論人的事,使我又看到了自己的色心猶存,還很重;物質利益上佔便宜的貪心還在,且很頑固。由此我「恨」自己這塊「鐵」為啥修煉這長時間了還不成「鋼」?有幾次在煉靜功時壓制不住這些心引起的胡思亂想,我也知道沒有「特效藥」,沒有捷徑走,唯有多學法,借助各種機會,其中包括借助「別人背後議論別人」的機會看自己,「向內找」,方能早日成「鋼」,最終成「金」!

「背後議論人」是一種不好的現象。作為一名大法修煉者,我是這樣做的:當有人在我面前詆毀別人,貶低別人時,我除了首先看自己,「向內找」,另外就是學會保持沉默,或簡單的表示「我不知道」,「不會哪樣吧?」發出不感興趣的信號。如果實在控制不了場面,那就嘗試著把話題引開,或者是乾脆借故離開,不讓靠近我的人「順心如意」的「犯錯」。

其實,「背後議論人」的人,有的是對一些人、一些事有自己的看法和想法,又不正大光明的「當面鑼、對面鼓」的說出口,喜歡採取背後議論的方式發表自己的意見,發洩自己的不滿。雖然這種方式不好,我會在守好德,修好口的前提下區別不同情況,盡可能的妥善處理。

二零一五年,由於公司訂單嚴重不足,多次停產半停產,每當這個時候,食堂的員工也要輪流上班(不上班沒有工資)。有一次,有人跟我「咬耳朵」:「某某某每次都是在讓自己的老婆上滿勤……」。這事是真的,又是與我工作有關,便事後找個機會「當面鑼、對面鼓」的提請其注意。這位同事很平和的接受了我的意見。又一次,有人在我面前津津有味的說某某某陪上級領導喝酒喝多了,在公司歌廳的如何如何。職責促使著我在第二天就當著她的面批評了她。她覺得這才是對她真正的關心和愛護。

面對惡意的「背後議論人」,我不摻和,靈活應對,並且在心裏頭看自己,修自己;如果能夠確認議論者所議論的情況屬實,我則在事後找個合適的機會,把議論者背後議論時所說的難聽的話,刺耳的話,傷人心的話轉換成實在的話,誠懇的話,善意提醒的話告訴被議論方,並且採用的方式也轉換成了「有話說在當面」、「醜話說在明處」,完全不是背後嘀咕,對方怎會不樂意接受呢?

由此看來,聽到「背後議論人」,關鍵是看自己在這道「選擇題」上如何做。做對了,於己於人都有利;做錯了,只能是產生成度不同的負面效應。

個人體會,不妥之處,請指出。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