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神韻報導中放下自我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十日】我從神韻演出第一年開始,就有幸參與報導。做神韻報導就像是對我一個階段的大考核,過程中,各種我平時沒修去、沒修好的人心都被暴露得很突出。最開始時是各種各樣的怕心,怕採訪不到合適的觀眾、怕觀眾除了說美講不出內容、怕跟自己不喜歡的同修在一起工作、怕天天熬夜太辛苦等等。而今年同往年任何時候都不同的是,似乎是將我多年來積累而未修過去的問題,一起迸發出來,既是在魔難中考驗,更是給自己一個全面暴露內心沒放下的、以及掩蓋的各種執著心的修煉機會。

就我自己而言,目前我修煉上最大的問題之一,就是怨恨心和妒忌不平的心。

我之前因為覺得自己辭去常人工作來全職做媒體,然而卻因為經營問題,導致自己被迫離開,回去繼續做常人工作。進而心裏對本地個別同修產生了很大的怨恨,甚至很長一段時間不願意參與媒體相關的工作。

今年年初,當我得知我的報導資格獲批後,我意識到,必須在今年神韻報導前,放下對同修的怨恨。我深知帶著這麼大的漏洞,是不可能做好報導的。

我開始要求自己只要有時間就學法,每次學法前,我先發正念清理干擾自己靜心學法和同化法的一切因素。每當思想中一產生埋怨同修的念頭,我就排斥它,不認可它,消去它。同時,我靜下心來,想想自己是甚麼心,被帶動的這麼厲害,發現是妒忌心和對利益的執著。

我靜下來查找自己內心時發現,如果平時不能在思想中一思一念的嚴格用法對照,是很容易滋長和隱藏各種人心。而矛盾發生的時候,總能看到對方的不足,加上人都有自我保護的心理,容易陷入表面對錯中,在思想中加強你錯我對的觀念,根本上是給自己開脫。

我發現,我心中有一個很長的黑名單,好多同修都在上面,多年來誰誰怎麼傷害我了,我都記得清清楚楚。我嚇了一跳,突然意識到,我已經很久沒有真正的向內找了。我已經忘記了師父每一次對我的精心安排,都是在去我的人心。而我卻一次次將提高心性的機會推開,心裏記得的全是別人的不對,完全忘記了自己是大法弟子、應該無條件的向內找修自己。

師父在《二零一五年美國西部法會講法》中告訴我們:「有的人還有機會,有的人甚至連機會都沒有了;有的人還來的及,對有些人來講你只能跑步了,可是,沒有那個基礎,對法又不能認識那種成度,那怎麼會有堅持的動力呢?你精進的了嗎?沒有在法中打下的基礎你也做不到啊。那個決心,那個堅定的信念,來自於法。」

我就在想,我屬於哪類人呢?我屬於有機會的嗎?我有堅持的動力嗎?

我一直自我感覺良好,我在國內走出來講真相,在迫害面前沒有動搖,也一直沒有追求常人生活,把參與項目放在第一位。我以為我不能算很差的吧。不過,最近我做了一個夢,夢中我和很多同學一起在高考衝刺班做最後的補習,有一天上課我開了小差,第二天我回到教室時,我的座位已經被另外的同學替代了,老師要我坐到後補的位置上,告訴我只能等如果再有落後的學生被刷下來,我才能補上。

我從夢中驚醒,意識到這是對自己的警醒,修煉到最後的要求是嚴格的,差一點都不行。那天我下決心,必須修去對同修的怨恨和妒忌,我必須把我心裏的那份清單一個一個的從心中清除。

我有了這個願望,師父就給了我機會。我不斷的在各種場合和機會下,碰到我之前心中怨恨的同修。我把握每次機會,我在心裏說,這是師父給我的機會,我要化解與同修的隔閡,修掉自己心中的妒嫉不平。

而今年的神韻演出期間。一位我過去怨恨很深的同修A同我一起參與了本地的神韻報導。

每場報導,我都會陰差陽錯的同這位同修A坐到一起。剛開始時,我一碰到她,就在心中默默的發正念,清理我自己空間場和對這個同修不好的思想念頭。後來,我發現,當我從心裏放下對這位同修的怨恨時,我感受到同修A為了做神韻報導做了大量的準備。她把準備的採訪問題,全部都背了下來,而且其中有不少是比較難和長的問題,她居然可以背的很熟練。我看到了自己在用心上的差距。

我靜下心來,回想自己這麼多年來,對同修的很多埋怨,原來里面帶了很強的主觀臆斷,有猜測、有妒嫉等各種心理。

另外,我發現自己做記者久了,容易滋長證實自我的因素。

今年有一場報導,我採訪到一個電影導演,身份背景不錯,講得也是難得的好。主編安排了同修B幫我將對這個導演的採訪寫成文章。第二天一早,我看到這篇報導時,心裏馬上就不高興了。我覺得講得好的點完全沒有突出出來,認為同修B浪費了我這麼好的採訪,如果是安排文筆好的人寫,肯定效果不同,枉費了我做了這麼難得的採訪。

不過,我馬上意識到,這種埋怨肯定是有問題,因為任何埋怨其實都是自己的問題,是很強的執著自我的因素,我太執著自己的努力付出有沒有被認可、被表現。其實表面的對錯、好壞,都不關鍵,關鍵是我們大家要配合好。想到這裏,我知道同修B也是盡了他最大的努力在完成這篇報導。想到這裏,我一下子很慚愧,自己怎麼這麼執著自我呢?

於是我繼續查找自己的內心,發現我心裏一直挺妒嫉同修B。因為我之前一直覺得他放不下常人工作、只是在媒體做義工,憑甚麼當管理層,指揮全職員工。所以我過去對同修B一直看不順眼。而今年參與神韻報導的這段經歷,對我自己是一個警鐘。平時的關和難絕對不能積累,不能保護自己那些本該修去的人心和觀念,不能推開師父安排修煉心性的每一關。我悟到:信師信法才是我堅持的動力。如果能放下表面的對錯,如果我平時思想一被帶動時就能無條件的向內找自己,那麼就不會把問題積累這麼久。

身為一個老學員,這些問題以前一直都沒能真正向內修自己,其實挺慚愧。

我現在悟到,我往往會把不順自己心的事,說成是舊勢力的干擾;把順自己心的事,說成是師父安排。其實這是自己心中在信師信法上有不少保留,例如,不願意碰到麻煩事,不願意別人對我不好,為別人多想一點,自己就像吃了天大的虧一樣的不情願,等等。

我現在悟到我以前之所以會去妒嫉同修B,無非就是心中覺得他在常人中追求到了,在大法中的名也一點不少。其實追查自己的內心深處,還是自己放不下常人生活的嚮往、以及也有在大法中求名的心。

我悟到,信師信法不僅僅是表面上做一個大法弟子該做的三件事;而是無條件的相信師父,就是在每當用法來對照自己時,不能只接受法中自己願意接受的部份,更應該注意,自己不能理解的部份,恰恰是需要提高的地方。在每天的修煉中,我要分清哪些是舊勢力的干擾,哪些是師父安排的提高心性的機會。願意在平時的各種矛盾和摩擦中,真正的做到向內修。能心甘情願的將不順心的事都當成提高的好機會,是每個大法弟子實修基礎的一部份。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