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放下自我」的一點淺悟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五月二日】最近,網上關於「放下自我」的文章不少,我也談一下近來對「放下自我」的一些認識,與大家一起切磋。

一、放不下自我,用人心衡量法

「七二零」後掉下去的同修,雖然我們找回來一部份,但還有一部份以各種藉口障礙著不能走回來。如甚么兒女不讓,或考慮兒女前途、或認為現在我們在和××黨鬥。也知道大法好,心裏放不下法,但不學法不煉功。就是被「情」、「怕」及「黨文化」在障礙著。有的雖然一直沒放下,也學法煉功,但就是對勸「三退」不理解:「好就煉唄,說人家(指××黨)不好幹啥?這不是爭鬥心嗎?」還有的說:「說結束也不結束,甚麼時候是頭啊?」甚至打麻將缺人還湊個手,手裏死死攥著人不放,還想得到超常的東西,用人心衡量法。跟他說這時間是師父延續來救人的,也在等著你,現在結束了你夠標準嗎?你理解是法,不理解就不是法嗎?師父用巨大的付出延續著結束時間,一旦結束了你怎麼辦?一個強大的「自我」障礙著真我不能在法中精進,迷失了回天的路。

還有人固守自己在某一層次的認識,認為自己的認識是絕對的,和自己不一樣的認識一概排斥,其實已經變相給法下了定義。師父講:「我叫你們轉變人的認識不是叫你們固守人認識大法這一狀態,但也不是無理智而神神叨叨的,是叫你們清醒的認識大法。」[1]

二、放不下自我,用人心衡量同修

有的同修把當常人時的想法帶到修煉中來,說甚麼「我以前就這樣」。以前你是人、人的觀念,現在修煉了是要修去人心的。用自己人心去衡量周圍發生的一切,認為都是偶然的,針對自己來的,想當然,自以為是,感情用事,無端製造很多本不該發生的矛盾,幾年心性關過不去。師父早就要求我們要「寬容,非常洪大的寬容」[2],告訴我們「真正的提高是放棄,而不是得到」[2]。可心性考驗來的時候就把它當成是偶然的了,甚麼法也想不起來了,爭鬥心、怨恨心都上來了,一次一次把師父安排提高心性的機會推出去了。遇到矛盾繞著走。

修煉中最忌諱用常人心去衡量同修。師父講:「他用常人的理去衡量佛的心性,那哪能衡量的了?他用常人的標準去看待高層次上的事情,那哪能行?」[3]是因為自己的心性低才把別人看得低。

就像過家庭生活一樣,如果總是盯著對方的不足(或用自己的優點衡量對方的缺點),那麼這個家就不會和睦,就會矛盾不斷。前幾天我看一篇交流文章《「聚寶盆」和「垃圾桶」》上有這麼一句話:「總看別人的優點你就是個聚寶盆;總看別人的缺點你就是個垃圾桶。」我深有感觸。那麼我們總看自己的優點你就無法提高,總看自己的缺點那就知道自己今後努力的方向,那樣提高一定是突飛猛進的。

前幾天看交流文章,同修舉這樣一個例子:一個弟子他的師父讓他把一把鹽放到一杯水裏,再把一袋鹽倒入湖裏,各嘗一下水的味道。給我感觸很深:我經常遇到這樣的事,幫同修做完事,鬧一身不是。我這個不平衡,和同修大姐嘮叨,大姐卻說:你心性容量該擴大了。我想:是啊,修煉人的心性容量不能總在一個水準上啊!同樣一個關,心性容量低時簡直像是無法逾越,而心性容量提高後,這點難甚麼都不是。是你變高大了,那點難相對變小了,就容易過了。師父講:「到了他心性所在位置的時候,他的功也長到這兒了,他要再提高他的功,那麼這個矛盾也就突出了,就得需要他繼續提高他的心性。」[3]提高心性後確實感到「柳暗花明又一村」[3]。

中國的傳統文化中有這樣的話:海納百川、有容乃大。我想就是修善的問題,師父講過:「善是宇宙的特性在不同層次、不同空間的表現,又是大覺者們的基本本性。」[4]而且善在不同層次,要求也不同。

三、放不下自我,用人心衡量自己

有兩種情況:一種是自卑型,認為自己年齡大了、沒文化、記憶力不好,我笨學不會等人的觀念,障礙著自己,不把自己當做修煉人,致使很多證實法的事做不好。你連想做的一念都沒有,師父怎麼管你。師父講:「好壞出自人的一念,這一念之差也會帶來不同的後果。」[3]如果想:都是大法弟子,別人能做,我為甚麼不能,我是超常的,我有師父管。那麼結果一定是大不一樣。

另一種是自大型,認為自己了不起、瞧不起別人,自以為是、我行我素。有的同修特別顧及自己的面子,錯了也不讓說,也不道歉,其實是光修別人沒修自己。心性關反覆過,弄得自己焦頭爛額,心神不寧的,師父又不能給你把關撤了,因為不會不去此心而圓滿的。舊勢力還會把這個心加強,利用你的人心在大法弟子中起到攪事的作用還不自知。作為修煉人把自己的面子看得太重,臉皮薄,不讓說。人的面子值幾個錢,這不是情嗎?固守人的東西不放,這是修煉的強大障礙。師父早在《洛杉磯市法會講法》和《曼哈頓講法》中就要求大法弟子不能不讓人說,不能一說就炸。為甚麼不嚴格要求自己呢?

四、放下自我,分清真我假我

多年以前,我看到一篇網上文章,是一個開天目的同修寫的:看到有一層空間有一個自己的觀念構成的自己的一層身體。當人的主意識不強時,是它在主宰人的思想和行為,它也知道它是要被淘汰的,所以它也希望主意識修好了能夠救度它。但人的主意識不強時,它還要起作用。也就是說它不是真我,是人後天觀念構成的假我,它是真實存在的。

我們是在矛盾中使自己提高上來、真正得功。在邪惡的迫害時期,人的主意識不強時,邪惡也會往大腦中打不好的想法,甚至是非常邪惡的,自己都能感覺出來:這麼壞的想法當常人時都沒有,肯定是邪惡反映過來的,正念一強,就有正面能量來加持,那個東西就解體了,千萬不要把它當成自己。

我經常提醒自己:能做各種真相資料的智慧是師父給的,是為證實法的,絕不能產生歡喜心、顯示心、證實自己的心。所以只要有想學技術的,他想學,我就耐心細緻的,毫無保留的教。但偶爾腦中還是冒出:既編輯做資料,又裝系統還安衛星鍋,採購各種耗材,同時找需要幫助的同修交流,交流文章也在網上多次發表,樣樣行,覺的自己了不起。但馬上意識到這是因自己的人心沒去淨,被邪惡加強了,是它想毀掉我,這不是我,我不承認它。而且要抓住它,滅了它,不給它下一次迫害我的機會。沒有師父安排我能做甚麼?!

有時還冒出這麼一念:等法正人間時,讓同修和留下來的世人來參觀一下我們的資料點,能夠平穩的走到最後,多不容易啊!但馬上又意識到這是多強的名利心、做事心啊!一切都是師父安排的。而且還有很多師父安排的自己沒有做好呢?把師父安排的歸功於自己,這不是貪天之功嗎?

宇宙正法和大法弟子的修煉即將結束,舊宇宙殘存的邪惡雖然少之又少了,但還在尋找機會行惡,所以我們時時刻刻,一思一念,一言一行都不能放鬆,不給邪惡鑽空子的機會,使我的全部都能同化真善忍特性。

五、放下自我,實修向內找

十多年前我在網上看到一篇文章,這個同修看到在另一空間,無論是學一種知識還是與人溝通,如果你是慈祥、和善的,那麼你的場就和別人的場是相容的、溝通的;和想學的知識的場也是相容的、溝通的(因為在另外空間一切都會體現出生命來),所以就很容易與人溝通、配合,對所學東西理解的就快。如果你對那人或知識反感,那麼兩者的場是排斥的。與同修交往合作時,能多看別人的優點,及時向內找,多從整體著想,放淡自我,那麼雙方的場就是相容的、溝通的;這樣就一定能配合好。

開始看到師父講:「向內找這是一個法寶。」[5]我以為是一句形容詞,而同修看到,向內找這個法寶在另外空間是真實存在的。是個靈體,是一開始得法時,師父就給下上了。當我們動念向內找時,這個機制就開始啟動了,就能鑽破我們人的各種觀念的外殼,我們才能提高上來,既然師父賜予了我們這麼珍貴的法寶,為甚麼不好好運用快點提高上來,更好的助師正法呢!這不是對師父的最好回報嗎!我發現:誰向內找,誰就提高的快。如果放不下自我,一個強大的自我障礙著,就做不到真正向內找。

最近的一篇交流文章《放不下自我很危險》,說的是一同修正念從黑窩闖出,但回家後獨來獨往,不與同修交流,不看《明慧週刊》,最終被邪惡迫害離世,親朋好友對大法都不理解。固守自我真的很危險。

我與同修交流或寫交流文章引用師父話時,有時感覺不是在證實法,而是用法來證實自己,這樣對方感覺我是強迫讓他接受我的認識,是我拿法在壓他,他不敢說我是錯的,因為有法做依據,但心裏很反感,不但沒達到溝通的目地,效果竟是反對。

另外,最近我悟到:舊宇宙是為私的,而新宇宙是無私的。放不下自我,就無法做到新宇宙無私無我的標準,就是有漏的。再有,舊宇宙的規律是成住壞滅的,新宇宙是圓容不滅的,圓容不滅是因為我們在修煉過程中形成了向內找的機制,就具有了糾正一切不正確狀態的能力,自動修補,才能具備新宇宙的智慧,才能圓容不滅的。

放下自我,才能學好法、在法上認識法
放下自我,才能分清真我和假我
放下自我,才能從根本上改變人的觀念
放下自我,才能真正做到無私無我
放下自我,才能做到真正向內找
放下自我,才能整體協調配合好
放下自我,才能去掉所有執著心
放下自我,才能心繫眾生慈悲眾生
放下自我,才能完成助師正法的使命兌現誓約

以上是我對「放下自我」的一些粗淺認識,有不足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取中〉
[2]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二》〈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4] 李洪志師父著作:《精進要旨》〈淺說善〉
[5] 李洪志師父著作:《各地講法九》〈二零零九年華盛頓DC國際法會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