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心修煉 用心救人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四月二十八日】我今年六十六歲。一九九七年十一月,為祛病健身和老伴一起走入了大法修煉

在這十幾年的修煉當中,有過神奇、有過喜悅、有過悲傷,在師尊洪大慈悲的看護下堅定平穩的走到了今天。我深深體會到修煉的艱難,可我覺得,難會魔煉人的意志,魔難中生智慧。要寫的東西很多很多,不知從何寫起。我是個文盲,不會寫文章。今天只好請同修代筆將修煉中的點滴寫出來,向師父彙報,與同修分享。

一、修大法舊貌換新顏

修煉前,老伴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咳嗽,咳得吐血,特別是夜晚咳得一家人整夜不能睡覺,好多權威醫生看了都擺頭,說得的是死不了的絕症。一個大男人體重只有八十來斤。我也是一個體弱多病的人,特別是有嚴重的婦科病,纏魔的我痛不欲生,而且從小滿臉長的都是黑斑。

老伴煉功只七天,咳嗽完全消失了,不吐血了,精神一天比一天好。一個月後體重增加到一百多斤。他的脫胎換骨全村的人都見到了,說:「法輪功好厲害啊!這麼多年的頑疾,武漢大醫院都沒治好,法輪功幾天就治好了,奇蹟啊!」

我呢,現在臉上光光的,白白的,真是白裏透紅,滿臉的那些黑斑都沒了,以前認識我的人都說:「你煉功煉得真好,滿臉的黑斑不見了,臉上沒有一絲的皺紋。」都說我看上去像個五十來歲的,哪像快七十歲的人哪!每當聽到這些美言,我由衷的感謝師尊,是師父把我和我老伴從地獄裏撈起;是師尊讓我們像換了個人似的,每天精神十足,滿面春風。

我和老伴的轉變,我女兒看在眼裏,於是也走入了大法修煉。

九九年「七﹒二零」,邪惡江澤民發起了對法輪功的瘋狂迫害,我老伴、女兒和我三人沒有任何怕心,該煉功煉功,該學法學法,因為我們在心靈深處都明白大法是最正的。

二、將悲痛轉為精進做好三件事

為了證實法,女兒去北京喊「法輪大法好!」被押回當地看守所關押迫害二百零八天。正念闖關回家後,當地邪惡之徒把她視為眼中釘,肉中刺,多次對她進行綁架、勞教和酷刑折磨。每次回家後,總遭到監視、跟蹤。

二零零四年的一天,她去她姑媽家,被我地惡人早就預謀製造的交通事故把她殘害致死。

聽到這一噩耗,我全身癱軟,整天以淚洗面。有一天煉靜功時,我不知不覺的又傷心的哭了。這時,我突然看到五朵像是法輪又不是法輪的花朵圍繞著我腿轉,哎呀!「這是師父在告訴我,女兒現在是美好的!」我渾身一震,同時認識到自己是助師正法的大法徒,不能老是這樣沉浸在悲痛之中,我應該化悲痛為精進,加倍做好三件事。

從那以後,我和老伴不管是嚴寒酷暑,還是狂風暴雨,天天在外面對面的講真相勸三退,一直到今天從未間斷。

在面對面講真相的過程中,起初不敢跟那些穿戴整齊的男士講,怕遇到惡人,儘量跟親朋好友、老年人,小學生、婦女們講。後來在學法過程中看到「講清真相驅爛鬼」(《洪吟三》〈濟世〉)的法,我忽然悟到:師父講的這法不是叫我們用正念救度世人嗎!我怎麼在救人上有分別心呢?從此在講真相中放下自我,逐漸修去怕心,敢在各種人面前、各種場合去講了。因我是文盲不會寫字,跟老伴(同修)搭檔,我講明真相他記名字。我發現隨著我們不斷的精進,接受真相的人越來越多。有時老伴(同修)不和我在一起,那些被我當天講明真相做了三退的人主動幫我記他們自己的名字。

我們一般在車站講的時候多。因為這裏四通八達,來來往往的人都要經過這裏。同修們知道我和老伴幾乎每天都要來車站講真相,那些從不出來的同修也都出來了,也都來到了車站,有的發正念、有的發真相資料、有的直接面對面的講真相勸三退。我們天天出來講真相,也有人主動要真相資料看,每次都能救許多人。每次看到有緣人得救了,我和老伴很喜悅,因為他們得救了,也很驕傲,因為他們認同了法輪大法好。

我們住在縣城,每天只是在城裏講真相,我想:一些住在農村不出門的老弱病殘人,聽不到真相那不就不能得救嗎?於是我和老伴有時候去鄉下挨門挨戶告訴世人大法的美好,大法蒙受千古奇冤等。那些不出門的老人們聽了我們講的真相後,連聲說「太謝謝你們了」,也有早年入過黨、團的做了三退。看到他們明真相後臉上泛起的笑容,我們真的為他們高興。我們每次出門時先發正念:「清除干擾我們救度眾生的一切邪惡的生命和因素,求師尊加持我們正念正行,讓有緣人得救。」

有時候由於自己正念不足,也遇到一些危險。

有一次夏天去一個小集鎮裏講真相,在回來的路上,幾個邪惡緊跟我們不去,我們正念「求師父加持,幫我們把邪惡甩掉」。我們來到一個雜草叢生的地裏盤腿打坐發正念:「清除阻礙我們救度眾生的共產邪靈,黑手爛鬼……」真神奇,一個蚊蟲也沒有,一陣陣涼風吹來舒服極了。我們知道是慈悲的師父在鼓勵,大約盤坐了四十分鐘,邪惡早就沒看到我們了,我們起身步行了四十多里回到了家。

再有一次在車站,我跟世人講真相,講著講著,發現一個人在給我拍照,我馬上用手一遮,想:「照不著」,他真的沒照著。我轉身走了,可他緊跟不捨,我一邊走一邊求師父加持,幫我甩掉邪惡。這時一超市老闆娘喊我,我進了超市,老闆娘給我換了件衣服,我大搖大擺的從超市出來走了,那邪惡還在那超市門口東張西望的,就是沒看見我。我再次謝謝師父!

還有一次見到一個高大的男子,我很禮貌的說:「大哥你好:請你看看這救人的真相資料吧!」他對我怒吼:「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是公安局的,剛退休。」我心平氣和的對他說:「不管你當多大的官,你首先是人,你也是應該得救的眾生,你能不能靜下心來聽我講一講?」他安靜下來了,我平靜的給他講了「天安門自焚」是造假,以及法輪功的美好等,我們是為了救人,真心付出,用自己省吃儉用的錢做了這些真相資料。我也不需要你有任何回報,只要你能明白真相你就有好的未來,我們是為了眾生得救,為你好。我一邊說,他不時的點頭,最後做了三退。我說我不會寫字,你自己取個名寫上吧,他毫不猶豫的寫上「明白順利」四個字,還滿面春風的對我說:「謝謝!謝謝!」

總之這些年在救人過程中遇到了各種各樣的人,有的擺手;有的罵人;有的說些很不好聽的話,當然多數人對我們說「謝謝你們」,還叮囑注意安全。

三、修去情過好心性關

我和老伴在有些事情上很難達到共識,心裏很難受。師父說:「勞身不算苦 修心最難過」[1]。心性關的確難過啊!難過也得過。

我有兩個兒子,倆媳婦,兩個孫子,還有一個外孫子加女兒、女婿。前兩年每天十來個人在家吃飯,都是我一人買菜、做飯,幹家務,三件事還不能耽誤。別人覺得我很累,我倒沒感覺累,但確實是很辛苦的。可我那上班的兒子、兒媳不理解我,對我態度特別不好。我很想不通,和同修們切磋,讓同修們幫我向內找。後來找出了我幹事心特重,由於自己要學法、發正念,又要外出講真相、又得做真相幣,還要送資料,每天匆匆忙忙,做的飯菜質量受影響,肯定就不合孩子們的口味了。可我們修煉人在哪裏都要做個好人,要為孩子們多考慮。後來我在這方面多注意,提高飯菜質量,有時還跟他們溝通。現在孩子們都很支持我們修煉了。

我不識字,起初學法的幾年,在學法點上聽別人讀書,我一個字一個字的點著跟著默讀,在家就聽老伴讀,我也是用手指點著跟著讀,這樣過了幾年,我能通讀《轉法輪》了,可一直到現在,我不是添字就是掉字的。為此,特別是老伴為此責怪我,埋怨我時,我很自卑,怎麼這麼不爭氣呢!?常常自責,在心裏求師尊加持我儘快把書讀好。

師父叫我們做好三件事,其中之一是發正念。我們每天四個整點正念必發,另外根據需要學法組規定每天發正念的次數有十幾次。可老伴總是好倒掌。我看在眼裏急在心裏,總是忍不住提醒他。就為這他跟我吵,最後跟我鬧翻了。我只好到同修那暫住了幾日。

我遵照大法向內找,為甚麼別人倒手我不著急,也不頻繁的提醒呢?我專看老伴發正念倒手,說明我也沒有集中精力發正念啊!我終於找到了自己的一顆心:對情的執著。

對情的這顆執著心伴隨了我這麼多年,為此常常發生爭吵,鬧彆扭,今天總算找出來了。所以我和老伴的衝突很快就平息下來,好像甚麼事情都沒發生過一樣。執著心曝光了,包袱放下了,我輕鬆了。這些天講真相勸三退超常的順利,每天出去有人主動找我三退、要真相資料看。

師父說「你的心性提高上來,你的身體就會發生一個大的變化;你的心性提高上來,你身體上的物質保證會出現變化。」[2]

我現在真的感受到了這種變化。今後我要進一步多學法,學好法,做到讀法不添字不掉字,緊跟師父的正法進程,用心修煉,用心救人,完成好「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歷史使命,跟師父回家。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苦其心志〉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