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重一思一念的實修 才能真正精進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七日】回顧自己和周圍不少同修的修煉經歷,有一個很深的感受,許多同修在很大的魔難(包括嚴重病業和迫害)面前,才想起向內找,才知道學法的重要性,才知道重視發正念了,當然這時能認識得到也不錯,很多同修因此當時走過了魔難。但我發現很多時候,自己並沒真正意識到魔難過後該怎樣實修,這樣就出現了一個問題:在壓力中、在魔難中自己能精進一時,一旦壓力減輕或當前的關難一過,自己就可能會鬆一口氣,放鬆放鬆了,時間稍微一長,又開始懈怠和不精進,好了傷疤忘了痛,魔難反反復復,被逼著修,不是真的精進。

我以前不能持之以恆在精進狀態上,因此摔的跟頭太多太多了,主要表現在色慾關過不去,這些年在這方面摔得跟頭都數不清,每次摔跟頭後,都還是在找色慾表現背後的原因,比如:強烈的自我、妒嫉心、求安逸心、名利心、爭鬥心、歡喜心……確實感到找到了以後,能精進一時,但過後一段時間又不行了,有多少次感到困惑、痛苦和絕望,自己當時也確實把色慾和把後面的執著去掉了的啊,怎麼過段時間又不行了呢?

雖然我是如此不精進,但慈悲的師父一直沒放棄我,看我還有想改好的心。一次,我學法時,師父直接點化我。當時我是點擊的另一篇經文,但卻自動的跳到了《大法弟子必須學法》這一篇,我想,一定不偶然,於是認真學了這篇經文,在學到:「碰到不高興的事,碰到使你生氣的事,碰到個人利益、自我被撞擊時,你能向內看、修自己、找自己的漏,矛盾中你就是無辜的也能這樣:哦,我明白了,我一定是哪沒做好,就是真的沒錯,也可能是以前欠下的業債,我把它做好,該還的就還。」

這段法深深的入了我的心,我一下明白我為甚麼以前很長一段時間,最容易出現一說就炸,受不得委屈、很容易發火的狀態了,為甚麼發火?不就是覺得自己是無辜的,被冤枉的,所以才會在那些具體的事中去糾纏,才會耿耿於懷,放不下嘛。

師父還說:「就是真的沒錯,也可能是以前欠下的業債,我把它做好,該還的就還。」我發現自己原來沒有這個概念,欠債不想還了。那天,我感到有一個一直障礙我的東西被消除了,後來,我把這段法背下來,有空就背,每次都有新的體會,心胸的容量越來越大,自己明顯感到越來越能在各種環境中理性平和的對待突然發生的矛盾了,無論是家庭中還是工作環境中,在聽到刺耳的話時,受到冤枉、委屈、和表面的不公時,我能在最快時間想到:哦,這是在還業債啊,心一下就平復了,而且跟著能向內找在這件事上是自己哪兒沒對了。要在以前那可能就是暴跳如雷了,而在時時處處的矛盾面前能對照法向內找,自己一次又一次的感到了修煉是如此的美妙,實修後的昇華是如此的愉悅。

色慾心是表象,沒有實修是背後的實質

漸漸的,我發現一直困擾我多年的色慾心在不知不覺中去掉了,有時它要冒出來一點,念一正,很快就能清理掉,因為在實修中,自己漸漸能及時分清各種思想的正邪、好壞了,而且現在的感到很踏實,不像以前,即使一時能做到,也有不穩當的感覺。真的沒想到,色慾心是這樣去掉的。

我想,色慾心老去不掉的時候,我們不僅要重視對色慾表現本身的清除,更要想想,自己在平時的實修上是否出了問題,是否根本沒把自己當修煉人,是否沒有對所出現的各種人心執著,各種情的表現,包括高興不高興,愛和恨啊,看誰好誰不好啊……及時的清理。色和欲是從情中派生出來的,一個各種情都很重的人,說沒有色和欲那一定是自欺欺人的。而且在正法修煉中,邪惡要干擾我們證實法,利用情放大和加強誰的色慾心是很容易的事。其實色慾也是舊勢力毀大法弟子、干擾大法弟子證實法的一種手段,色慾心是表象,沒有實修是背後的實質。

要注重平時一思一念的實修

我後來發現,自己多年來不能真正精進的狀態,問題就出在沒有注重平時一思一念的實修上,在自我感覺良好時,在寬鬆的環境和狀態中,很多時候都忘了修,碰到不高興的事,碰到矛盾時,根本沒想到自己是修煉人,遇到甚麼事都過不去,在家人面前,家庭中表現更隨便,想發火就發火,想亂說就亂說,在外人面前多少有所顧忌和警覺,在家庭中壓根沒把自己當修煉人,這樣的修煉是有條件的,是在分地方和分時間的。但滿天的眾神可沒這樣看,虎視眈眈的邪惡對我們這樣的表現可求之不得,沒有在平時任何環境、任何時間紮紮實實修煉的概念。往往就使魔難堆積得越來越大,到關鍵時刻,那就過不去心性關了,等摔得很痛時,才又想得起來自己應該修了,但造成的損失已難以彌補。

有時我在想,若不是師父珍惜我們,一再為我們付出和承受,就憑我們那些不堪回首的心性表現,早被舊勢力打下地獄,萬劫不復了。不過,回顧自己多年來雖然一路摔得鼻青臉腫,但自己一直沒放棄學法,跌倒了趕緊爬起來,繼續做該做的事,沒有太消沉和自暴自棄,所以慈悲的師父才能幫得到我啊,師父時時都想幫我們,但我們自己願不願要師父幫也很關鍵。

經過太多教訓,我深刻的認識到:我們不能再在出現嚴重病業表現時、遭受迫害時,損失很大時,才想起向內找,才知道精進,其實那是真是在被逼著精進,其實仔細想想,那確實不是真正的精進啊。我想,我們需要轉變一個觀念,我們不只是在大事面前才是過關,我們天天的生活中、工作中、證實法中可能隨時隨地都會有關要過,怎麼去對待思想中隨時反映出來的是非長短、我對他錯、陳谷舊糠,怨恨、妒嫉、色慾、怕心、恐懼……怎麼對待別人突然說出讓自己很生氣的事,怎麼對待突如其來的委屈和冤枉……,那真是分分秒秒都可能提高,也可能在往下掉,人心暴露出來不會在我們做好了準備的時候,或在我們錯誤的覺得應該在的某一時候,只有注重平時任何情況下一思一念的實修,這才是真正的精進。一時的猛幹一陣容易做到,持之以恆的在平淡和寂寞中堅持實修是最難的。

我們如果平時根本不注重在時時處處修自己,好像總要等來個大事才去修煉,把平時遇到的甚麼事都當偶然的「小事」,總放任自己的各種魔性,總用人心和多年來形成的人的觀念來衡量發生在生活中、工作中、證實法中的一切,那就是在錯過師父為我們安排的各種修煉機緣,就是沒有修。修煉如逆水行舟,那這時就在不斷往下滑,那些敗物和業力消不掉就不斷堆積下來,時間久了,堆多了,就成了巨大的魔難和難以逾越的大關,就會出現各種嚴重的病業狀態或迫害還有干擾。我們在平時就注重一思一念的實修,就很難出現到時大得自己幾乎過不去的關和難。

修煉路上肯定要還以前欠的各種債,和現在又造的業,但像以前的修煉方式,比如欠命還命,那就沒法修了,而且我們以前在不同層次欠神的債更是還不了,但師父的大法以無邊法力,無量智慧,能為我們消去絕大絕大部份業債,師父只為成就我們,給我們安排的,都是讓我們想過就過得去的,師父把我們欠下的巨大業力留那麼一點點,分在我們各種心性關中,讓我們藉以提高,我們只要把自己當修煉人,向內找,一提高心性就過去了,我們欠下的巨大業債,師父就幫我們消去了。如果我們平時聽師父的話,想得起自己是個大法修煉者,按真、善、忍要求自己,時時向內找,注重平時分分秒秒、事事處處的實修,那不是就能不斷消去不好的東西和業力嗎?師父就能為我們善解一切怨緣,我們的正法修煉之路才會走得順暢啊。所以我們每分每秒所遇到的事哪有偶然的呢?哪有小事呢?

那麼如果我們不注重平時的實修,那麼關過不去,心性不能提高,錯過師父安排的每一次消去業力的機會,業力消不掉,那一次次的堆積到後面不就是巨大的難以過去的魔難嗎?而且不注重實修,不真正精進,那是不是在不聽師父的話啊?不聽師父的,舊勢力就有藉口管你了,那難就大了,因為舊勢力安排的東西只能使我們走向毀滅,假設就算舊勢力不存心毀你,那些巨大的業力,極度複雜的冤怨,它們解得開嗎?平衡的了嗎?在它們安排的那套辦法和手法中,你得自己去承受你以前造下的一切業力,誰能承受得了呢?所以我認識到很多同修長期處於魔難和過不去的病業迫害中,那就是至今都沒按師父的大法去實修,所以至今還沒否定得了舊勢力的安排。

要走出魔難,那就要實修

我個人認識到,正法修煉到了最後的最後,我們要儘快去掉自己的各種人心和不足,我們只有不斷的真修、實修,才能跟上師父的正法安排,我們每天的分分秒秒都有提高的因素,有時稍微注意一下自己的思想,就會發現各種不好的、奇怪的、甚至極為骯髒的念頭,這時把思想放進法中,向內找,隨時正念清除各種執著和人心,那就是在提高和昇華,而如果沒有修煉的概念,放任人心執著、壞思想亂想,那自己就是在隨著它們往下掉了。

我現在明白,修好的一面瞬間就過去了,被隔開了,剩下的就是沒修好的,還得繼續修,只要沒有到最後跟隨師父真正的大圓滿的時刻,我們沒有修去的人心都還在,都會在各種時候起不好的作用,都可能使我們的修煉毀於一旦,所以我們都沒有任何懈怠、放鬆、麻木的理由,我現在才發現自己以前經常出現的「自己做得好」、「了不起」等各種自滿的念頭都在障礙自己沒修好的一面同化法,都在阻擋自己真正精進,在這個世間和思想中阻擋我們精進的東西太多了,各種人心執著,各種負面的思維……只有堅持學法,才有智慧分得清它們,只有不斷注重一思一念的實修,才能最終破除它們的障礙。

我還看到,多年來在哪都有這樣的同修:一味的做事,平時很少學法煉功,很少發正念,幾乎沒有向內找的概念,把做事做的多誤當成了精進,覺得自己付出的很多。不實修自己只做事,就像師父講的:「你天天磕頭把頭磕破了,一把一把的燒香,也沒有用,你得真正實修你那顆心才行。」不實修,一味只做事,自身鎮邪的能力就弱,做的事再多,救人的實效可能就不是太好。

當然,做了很多事和那些基本上不出來做事的比較起來,似乎好得多了,這個念頭很容易騙了自己,使自己「心安理得」。但同修忘了一點,師父交待給我們的是三件事:學法修煉、發正念、講真相。三件事得同時做好啊。只做其中一件,那是不是沒聽師父的話啊?不實修,人心執著一大堆去不掉,到時怎麼辦呢,大圓滿那一天,有後門可開嗎?那麼重的人心會使自己飛不起來啊,修煉是一點假都做不了的啊。

修煉沒有捷徑,也沒有任何特殊的修煉人,其實,在同修中能說會道不一定是精進,表現出常人的能力再強也不一定代表心性好,過去做得好,和曾經精進過也不代表現在就是精進的,所以所有的修煉人唯有堅持實修。一有自滿、自大、自負,覺得自己「了不起」就在往下掉了,只有保持一顆謙虛的心、時時能聽得進其他人的意見、時時能看得到自己不足才是一種精進的狀態。

在長期魔難中和病業狀態中的同修,更要這樣要求自己,不管以前做的怎樣,就從眼下做起,就是以真善忍為標準,時時處處以真善忍來衡量自己的思想和言行,真正重視學法,自己要有堅定的信念自己去克服和消除學法時的一切障礙,學法時不抱任何有求之心,放棄一切不切實際走捷徑的幻想。在平時的生活中、工作中、注重一思一念的修煉,及時正念清除各種人心執著,在證實法和講真相中多用心,這樣才是真正精進,一個真正精進的修煉人才能否定舊勢力的一切安排,才能走正師父安排的路。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