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動向內找 環境變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十九日】我是一名一九九八年得法的老弟子。憑著對師父、對大法的堅信,走過了十七年的修煉歷程。期間,魔難坎坷沒少經歷,由開始的只知道信,不知道修,到後來知道甚麼是修,應該怎樣修,經過了很長一段時間,這一過程,使我深刻領悟到:只有真正實修自己,才能走正修煉的路。

被動修煉魔難多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後,由於我不放棄修煉,堅持講真相,一次次被綁架,承受了很多魔難。憑著對師父、對大法堅信的一念,在師父的看護下又一次次闖出魔窟。可由於我不能真正實修自己,從勞教所、洗腦班出來後,又陷入家庭矛盾之中。

由於我一次次受迫害,家裏人也跟著承受了巨大的精神壓力。我從洗腦班回來後,家人對我就有些怨言。當時我固執的認為,法輪大法是全宇宙最正的法,我修大法沒有錯,被迫害不是我的錯,是邪黨在犯罪。因此,家人說我,阻止我講真相,我就理直氣壯的指責他們不明善惡,不辨是非。我不找自己,不向內修,我行我素,還認為自己把情放下了。

丈夫身體不好,我埋怨他明知大法好,卻不修煉,還影響我修煉。他做甚麼我都看不順眼,後來跟丈夫說話都面帶怨恨,眼露兇光。由於在家強勢慣了,還習以為常,覺得理所當然。過後我也覺得自己不對勁,覺得這不像我,不是我。雖然講真相救人都沒耽誤,但從跟家人的態度和遇到矛盾時的處理方式上看,我還是個修煉人嗎?不修心性,那不是常人在做大法的事嗎?那能叫修嗎?雖然意識到自己有問題,但遇事還是抑制不住自己。那時丈夫在跟前我都不敢講真相,真、善、忍三個字自己沒去做到,心中有愧啊!真是感覺到自己越來越不會修了,都懷疑自己還能不能修下去。雖然一次次闖過邪惡綁架的迫害,卻在家庭矛盾中痛苦的掙扎,矛盾激化,魔難越來越大,直到丈夫病重住院。

丈夫住院後,孩子們去醫院照顧,我一個人在家,在同修的提醒下,開始多學法。我就天天學法,聽同修交流文章。聽著聽著,我發現了自己的問題:這麼多年,我怎麼從來沒考慮過家人的感受?這麼多年受迫害,我心中有法,可以無所畏懼,可丈夫是個常人,這麼多年,他跟我也承受了很多很多,他心裏有多苦啊,其實他過的比我苦啊,我怎麼從來沒考慮過他的感受,總跟他過不去。我不但不能理解他,還怨恨他,這是多強的自我,多大的自私啊!我這樣做不但不能救他,反而會把他推的越來越遠。我知道這是由於我有太強的執著長期不放所致。看起來天天學法,也出去講真相,挺精進,其實沒真正實修自己,在家裏一貫強勢,我說怎地就怎地,自私心理越來越膨脹,被邪惡鑽了空子。師父說:「學法得法 比學比修 事事對照 做到是修」[1]。我沒有按照師父要求的去做,結果摔了跟頭。

悟到後,我轉變觀念,考慮問題學會為他。這時,孩子給我打電話說:「媽,你攢足精神準備伺候我爸吧,醫生說我爸以後得一直靠別人伺候了。」我沒有被嚇住。我想,如果他的身體狀況影響到我修煉、救度眾生,那一定是我沒做好導致的,我不承認這些,我得對他負責,不能讓他在我修煉的路上起負面作用。他回家後我精心的照顧他,沒有一絲怨意,沒有一句怨言。結果沒用多長時間,丈夫身體就明顯好轉,基本能自理,有時還能和我一起出去發資料,近幾年來聽師父講法,看新唐人電台。還常常嫌我「三退」退的人數少。

通過這次摔跟頭,我才真正明白修煉中遇到的一切矛盾、魔難都跟自己的心性有關,都有自己要提高的因素,都有自己要修去的人心。長期不悟,就會人為的滋養魔性,加大魔難。

主動向內找 環境變

一次去A同修家,正趕上同修夫妻鬧矛盾,一方怒不可遏,一方倍感委屈。我去之後,委屈一方嘗試辯解,結果矛盾激化,憤怒一方甚至揚言要去告發。

看到這種情況,我立即向內找:為甚麼讓我看到這種場面,是不是我也有好爭辯,強調自我的毛病,我在家裏不也經常這樣嗎?委屈、怨恨、爭辯,不都是在強調人的理嗎?師父說:「修煉人 自找過 各種人心去的多 大關小關別想落 對的是他 錯的是我 爭甚麼」[2]。我們修煉人不能光看這件事表面的對與錯啊,那不是常人嗎!遇到任何矛盾都向內找,才是修煉人所為,這是在讓我看到自己的不足啊!

我一找到自己問題所在,情緒激動的一方馬上轉變了態度,氣氛立馬就不那麼緊張了,委屈的一方也不爭辯了,也在向內找。我離開時,怒不可遏的一方已經是樂呵呵的了。

這次經歷讓我明白:這才是修煉。一個人如果能真正做到聽師父的話,時時處處用法要求自己,遇到任何矛盾第一念都能向內找,那修煉真的沒有那麼難。直到此時,我才真正明白甚麼是修煉,該怎樣修煉;我才明白,自己過去之所以經歷那麼多魔難,修得那麼苦,是因為自己沒有把自己真正當作一個修煉人去實修自己,矛盾激化到一定程度,關過不去了,才想到向內找。

師父說:「我經常講遇到甚麼問題都要想自己,哪怕這個問題與你沒關係,你看到了你都要想一想自己,我說在前進路上沒有能擋住你的。」[3]

堂堂正正當主角

十幾年來,我講真相、發資料一直都是背著家裏人,摻雜著人心、怕心,怕他們知道阻止我,怕他們不理解,說這說那。同修拿來的資料東掖西藏,修的很苦很累,根本沒有做到堂堂正正。

一次,去B同修家學法,B同修告訴我:「你家姑爺子昨天來了,我告訴他你出去打語音電話的事了。」我一聽,當時就生氣了,說:「你怎麼不修口呢?他們知道不就阻擋我、影響我講真相了嗎?」開始埋怨同修。回家後,發現自己心態不對,就開始向內找:講真相總這樣偷偷摸摸也不是個事兒啊,為甚麼怕這怕那?而且把常人放大了,把自己看小了。師父說:「法衡量著一切眾生在這個時間的表現。如果沒有破壞法,那沒有問題;如果對大法裝了不好的思想,那你們作為救度眾生來講,首先得跟自己的家人講清楚,要跟他們儘量談清楚,幫助他們去掉那些思想。」[4]

家人既然和我有這個親緣關係,我的念頭影響著他們對大法的態度,我這個修煉人都不能堂堂正正,他們是常人,又怎麼能生出正念呢!我這樣偷偷摸摸,不但救不了他們,反而會影響他們得救。埋怨同修,實則是在掩蓋自己的怕心,掩蓋自己的執著。我講真相救人,做的是全宇宙最正的事、最善的事、最慈悲坦蕩的事,有師在,有法在,誰能阻擋和干擾得了?為甚麼要怕?為甚麼要偷偷摸摸?於是,我不再埋怨同修,決定以後要坦然面對家人,就堂堂正正的講真相。

念頭一正,結果並沒有遇到多大阻力,該幹啥幹啥。現在家裏人都知道我每天出去做甚麼,還都很支持我。前一階段,我看到明慧週刊第709期有一篇同修的交流文章,題目是《同修 你唱了主角嗎?》,深有同感。怎麼唱主角,堂堂正正,大法弟子主導一切,說了算,世人都圍著我們轉,而不是我們被常人制約,牽絆,只有我們堂堂正正了,才能正一切不正的,才能開創出好的環境,才能救得了世人,才能當好正法時期的這個主角

磕磕絆絆走過了十幾年,才明白甚麼是真修自己、實修自己。想起師父一次次苦口婆心、語重心長的教誨,真是愧對師父。今後我一定要用心學法,在修煉的路上走穩、走正,勇猛精進,完成救度眾生的使命。

以上是個人修煉中的一點感悟,不妥之處,請慈悲指正。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實修〉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誰是誰非〉
[3] 李洪志師父著作:《長春輔導員法會講法》
[4] 李洪志師父著作:《北美巡迴講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