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條件向內找的兩件事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九日】師父講:「不長功的兩個原因:不知道高層次中的法就沒有法修;沒有向內去修,不修煉心性不長功。」[1]

我是一九九七年開始修煉的老弟子,說起向內找這個問題自感慚愧,這麼多年學法也知道,可是沒做到事事向內找,有時用法去對照別人,有時也能向內找,但也不是時時無條件的找自己,還是做得不夠。

有次和同修A交流,A說:「我也是老弟子了,現在我才真正會修煉了。咱就得時時事事都修自己。」可能師父用同修A的嘴點化我,她跟我說了這樣一件事:她只有一個兒子,已結婚,生了一女孩,她待這孫女特親,孩子斷奶後,白天晚上都跟著她,她讀法給孫女聽,教她背《洪吟》,現在四歲的孫女能背《洪吟》中很多首詩詞,同修A喜歡這孩子。可是對自己的兒子卻從心裏反感,平時都不正眼看他一眼。她也覺得自己這種狀態不正確:天下哪有自己這樣的母親?也知道自己不對勁,也不是兒子不好。今年,同修A想:我對兒子不慈悲,這觀念該去了。當她轉變自己觀念後,看兒子也順眼了,再叫兒子從明慧網上下載東西,兒子也痛快的去做了,這在以前她兒子不會這麼做的。同修A說:向內找自己心態正了,兒子也正了。

由於同修A的交流,我也想起了自己遇到的一件事。我是一名中醫醫生,大家都說我服務態度好,對我也客氣。可有一次,家屬B帶妻子來看病,接待他妻子的是另一位醫生。在等他妻子的時候,B看我這沒有事兒就對我說:「都說你試脈挺好,給我看看吧。」我認識B,整天喝得醉醺醺的,說話也不講理,看見他我心裏就產生反感,他往我這一坐,一陣酒氣就撲過來了。我說:「你不戒酒甚麼病也治不好。」我也沒有給他看的想法。這時B一變臉,怒氣沖沖地對我說:「你覺得不錯是吧,我就是醉漢你也得給我看。」我說:「看病得掛號,你也沒掛號我不能給你看。」於是他不三不四的話都來了。在場的醫生和病人及家屬都說他不對,並讓我不要跟個醉酒的人一般見識。這時我去病房給住院病人開藥去了。一會B的妻子去辦理住院手續,他也去了,我沒搭理他就回門診了。不一會科主任說,跟我發生口角的那個人向院長告狀了,院長叫我跟他道歉。科主任也說,這事有人跟他說了,不關我的事,是他找事。我也認為自己沒有錯,不去道歉。

之後幾天裏,我總覺得不對勁,也在想師父教我們向內找,我在這件事上哪做錯了?再想想師父說的話:「對的是他 錯的是我」[2]。明白自己要無條件的向內找:是因為自己有一顆對人不善的心、厭煩的心,才導致出現這樣的結果。我應該向人家認錯,說聲對不起。我準備去道歉,可是B的妻子已出院了。可能是師父看我有認錯的心,在幾天內我又在醫院大廳看到了B,我真誠地對他說:「大哥,你還在生我的氣嗎?」他不好意思地擺手說:「沒那回事、沒那回事。」不好意思地走了。

同修交流的和我自己的經歷,說明無條件的向內找是修煉人必須要努力達到的。我們是師父的弟子,就要聽師父的話,才能圓滿隨師還。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誰是誰非〉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