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會感謝給自己製造心性關的每個人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二日】最近,對師父所講「對的是他 錯的是我」[1]有了些新的認識。認識到應該真心感謝給自己製造心性關的同修。

很多時候,當我在遇到同修給我製造的心性關,尤其是很刺激我心靈時,多少也知道要找自己,確實也修去了一些人心和執著,但時常在心裏還會生起對同修一絲絲的怨恨,耿耿於懷,內心覺得同修心性不好,修的不好,思想中漸漸的形成了成見。有時候當和熟悉的同修提及曾給我製造矛盾的同修時,自然而然就是負面的評價和負面的思維。

最近半年左右,經歷了個比較大的心性關,就是被同修罵,對方表情很兇,很刺激我,將對方當成鏡子,我向內找,找到了爭鬥心、妒嫉心、報復心、不修口、心胸狹窄等等的心,但是時常還是覺得,都是對方不好,對方不對,心裏時常在掙扎:罵人對嗎?惡狠狠的對嗎?我怎麼也想不明白師父說「對的是他 錯的是我」[1],這明明是對方錯,罵人發脾氣,而我幾乎是一聲不吭,不還嘴呀?

可又一想,師父可從來沒有說過甚麼情形下,對方是錯的,你是對的,只說過「對的是他 錯的是我」[1]。所以一定還是我自己的問題,是自己哪方面的觀念沒有扭轉,才不能完全理解師父的法。

有一天,似乎開竅了,是呀,表面是對方不對,但是對方確實給自己製造了一個心性關,一個提高心性的機會,這是對的。以前,我在對待和同修間的矛盾時,有時愛論人理,論表面的對與錯,陷入表面的是非爭論中;同修給我製造心性關,用惡語傷害我時,我從心底反感,覺得對方素質低,連個常人都不如,雖然表面不和對方一般見識,但是心裏很抵觸。說來說去,我就是不願意修自己,就是不能用正法理去看待矛盾。如果從法上看待矛盾,應該想到:對方對我如此,一定是我哪裏做的不對才造成他這樣。儘管對方惡語傷人不對,但確實給我製造了一個提高心性擴大心容量的一個機會。而且,如果沒有這矛盾的出現,我那些深藏的人心也暴露不出來。我現在悟到,在矛盾中,如果能這樣想,才是在法上悟,在法上修。

我還找到,以前在和同修起矛盾時,我向內找的基點其實是錯的,內心始終認為是自己對,我只是在對方的不對中,修忍修自己,但是由於「對的是他 錯的是我」[1]這個法理上認識不清晰,心裏總會有怨恨和負面想法。

師父在法中講過「修行如蹬梯」[2],我目前的層次理解,只有踏上這一級級的階梯才能一步步到達終點,那一級級的階梯不就如一個個的關嗎?而這一個個關,大多是通過常人、親人朋友和同修在設立的嗎?我們不應該真心感謝,這些給自己搭建階梯的常人和同修嗎?

常人會對曾經給予幫助的人感恩,而那只是利益上、精神上或者是感情上的一點點幫助,常人每每提起還會充滿感激、充滿感恩。而我們作為修煉人,那些給我們製造心性關的同修,卻在我們去往通天的路上充當階梯,在幫助我們一步步的往天國邁進,在幫助我們成就偉大的神,我們不應該真心感謝他們嗎?這個觀念不扭轉過來,我想會嚴重障礙我們提高的。

如何對待矛盾的問題,師父早就講過:「你心裏頭還得謝謝他,真得謝謝他。」[3]可是目前,我的心容量不夠,我做不到從心裏感謝,反而是產生了怨恨,產生了成見。我還悟到,修煉的過程就是不斷的擴大心容量,而要做到這一點,是需要自己無條件向內找自己,不斷修去自己的人心,才能做到的。

以上是自己的一點粗淺認識。

註﹕
[1]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誰是誰非〉
[2] 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迷〉
[3]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