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使我從「抑鬱症」中解脫出來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三日】法輪大法淨化了我的心靈,使我從「抑鬱症」中解脫出來!我的性格也豁達、開朗起來,家庭關係越來越和睦,身體差和好的感覺更是天壤之別!法輪大法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當今人類社會是一個紛繁複雜、充滿誘惑的世界,如何在這個世界中保持良好的心態,免於「抑鬱症」的困擾,相信我的經歷會給予你啟發,這也是我寫本文的初衷。

一 、修煉前的「抑鬱症」和百病纏身

十歲之前,我原本是一個活潑、好動、臉上總洋溢著微笑的女孩,親友和老師都很喜歡我。但十歲時,文化大革命開始了,被抄家。不到十四歲那年,全家六口人下放到農村,我排行老大,擔負起了從三米左右的深井打水挑水的重擔,用的是那種大號水桶,一挑就是六年。二十歲那年,一次在農村勞動抬做飯大鍋時把腰閃了,劇痛使我只能躺下,接著得了痢疾,我被送回了家。

腰痛稍微好一點就幹車工,車工只能站著,腰痛使我工作一天坐小板凳幾次,車間主任全車間開會不點名批評我,半年多的時間,腰痛的煎熬和精神的壓力使我很鬱悶。後來,技校恢復,我爭取到了教數學的工作,每天大量自學和聽課,只承擔了每天兩節課、一週六節課的教學和班主任工作,如果課多了,腰還是受不了。

自從腰傷以後,我的性格越來越內向,不願意和人打交道,喜歡清靜。結婚後,和公公、婆婆生活在一起,婆家和娘家的生活習慣、家風差異很大。公公不理家事,由於一九五七年被打成右派,不斷受到迫害,患了半身不遂。婆婆是一個名利淡泊、超凡脫俗、不善言辭、脾氣倔強、我行我素的人。我剛結婚不久,大伯子和嫂子為了上班近,帶著姪子擠到婆婆家一起住,那時我剛懷孕,後生了女兒,八口人兩間屋共同生活了好幾年。生活上婆婆一人說了算,性格內向的我常常無所適從。丈夫和婆婆的性格很相似,我倆的性格很不相投。我從不會和人吵架,只會獨自掉淚生悶氣。

在技校工作十一年時,上下班路途三個小時,為了離家近,照顧三歲的女兒,我調到了市裏一家公司做行政工作,從計劃經濟的鐵飯碗到市場經濟的瓷飯碗,沒有任何心理準備,而且全然不知無保障。調了幾個單位,都不景氣,又學新技術,又找工作,心理壓力很大,三十二歲開始九年中超過五年下崗,後來讓買斷工齡,最後的單位也解散了。幾年中,疾病不斷出現:心肌缺血、充滿性膽結石、支氣管擴張、婦科病、偏頭疼、美尼爾綜合症、全身骨痛、坐骨神經疼、嚴重的抑鬱症。

工作極不順利、身體百病纏身、婚姻的不如意象一張無情的大網把我困在其中,負面情緒日積月累、惡性循環、不能自拔,使我常常睡不好覺,後來發展到半夜一、二點就醒,再也睡不著了,針灸、吃中藥、服安眠藥,無濟於事,一次,醫生開了多慮平,睡能睡著了,可白天更沒精神、更難受。難受到半夜醒來,自己感覺像神經病一樣,洗衣服、做衛生、刷廁所,利用幹活來抵抗難受,甚至敲自己、掐自己,好在丈夫一家人神經系統非常堅強(我看過家譜,丈夫家是楊四郎的後代),怎麼折騰,他們睡夢香甜。

到精神病院看病,醫生說是抑鬱症,還有醫生說神經官能症。怎麼治?好像醫學沒有特效藥。那幾年,痛苦的感受度日如年、生不如死。悲觀厭世的想法常常在腦中迴盪,沒有這種苦不堪言經歷的人無論如何也想像不到抑鬱症帶來的痛苦是何等程度?難怪世界上很多自殺的人是抑鬱症患者。

二、煉法輪功脫胎換骨

一九九四年一月十七日是我終生難忘的日子,那天,我開始修煉法輪功,當即被李洪志師父講的「真、善、忍」法理、如何做好人的道理所震撼。

清楚記得參加老師傳法班時的一件事:當師父講到給每個人小腹部位下法輪,法輪在另外空間時,我的小腹即刻感到有個東西在轉,真神了!轉了幾分鐘。連續三天聽課時感到法輪旋轉的無比美妙神奇。

每天聽課時,我都全神貫注,可聽一會兒就提不起神兒來了,趴在前排椅背桌上就睡著了,每天如此。後來看到師父在《轉法輪》中的講法:「有的個別人還會睡覺的,我講完了他也睡醒了。為甚麼呢?因為他腦袋裏邊有病,得給他調整。腦袋要調整起來,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須得讓他進入麻醉狀態,他不知道。」[1]這說的就是我呀!我的大腦毛病太多了:偏頭疼、美尼爾綜合症、抑鬱症,都是大腦的病,原來師父早就給我調整清理身體了。

由於被中共無神論洗腦多年,雖然聽師父的法感到震撼,在家也煉了很短一段時間,但主要是為了祛病健身,並沒有實修。直到一九九九年,一天我打坐,煉著煉著,非常懊悔自己沒有珍惜這麼好的法輪大法,淚流滿面。也是從那天起,我下決心實修。

我每天對照師父講的法找自己的執著心,比如:妒嫉心、名利心、爭鬥心、抱怨心、虛榮心等等,逐漸放淡、並努力放下這些執著心,對照「真、善、忍」標準衡量自己,按照遇到矛盾向內找的法理修正自己,堅持每天煉五套功法。

三個月下來,身心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抑鬱症」不翼而飛,吃得下,睡得香。睡得香是多年來夢寐以求的奢望,其它疾病也都明顯好轉,內心的喜悅無法形容。一身輕的感覺是多年來從未有過的。

真正修煉後對照大法認識到:我之前已經變得心胸很狹窄、很自私、名利心很重的人了,並分析出和丈夫的婚姻矛盾主要是我的問題,丈夫雖然脾氣倔強、性格固執,但他是一個名利淡泊、心態穩定、樂於奉獻的好人,我徹底打消了離婚的念頭。我主動和丈夫溝通,結婚十多年來,性格內向和抑鬱的我很少與他心靈溝通,我們倆消除了結婚前後產生的誤會,那半年和他的交流超過了十幾年。

雖然我和婆婆從不吵架,她倔,我只會背後哭,也產生了一些矛盾,搬到獨單後(只有二十八平方米),我就想,我們已經給公公養老送終了,婆婆跟著大伯子過吧,而且婆婆和大伯子共住了五間房,我們三口只有一間房。修煉後,我消除了對婆婆的怨氣,主動克服困難,買了隔壁一個獨單和我們住的獨單打通(其實很不協調),將婆婆接到家中,承擔了贍養老人的責任。婆婆愛看書,有兩年,她整天看大法的書,幾乎一天沒話。兒子倔她,她還微笑,這是過去從未有過的。婆婆去世時很安詳的走了。

很多年來,雖然沒和父母說過,但心裏經常對他們抱怨:怨他們帶我去了農村,否則我也不至於因挑水傷腰!怨他們沒和我交流,只讓大弟弟去考大學,沒讓我去考。過去對社會的抱怨更顯而易見:文化大革命被抄家、下放農村、下崗、沒保障等等,修煉後,也釋懷了。

回顧人生所走過的路,我發現自己產生「抑鬱症」同自己的心態有很大關係。那幾年我患得患失,常常是負面思維,雖然我不會和人吵架,但內心總在怨天尤人。修煉中,在師父的法理指導下,每當我找到並去掉反感心、抱怨心、總想改變別人的心、執著自我的心和人的觀念,我一下子感覺快樂無比。過去,我在人生道路上困惑、迷茫、掙扎、探索、尋找,沒有人給我解答;如今,一本《轉法輪》解答了我人生所有的為甚麼。

修煉大法真好!使我消除了對社會、丈夫、及家人的抱怨情緒,道德昇華,尤其精神世界,從消極厭世的人生觀走向了積極樂觀的人生觀。真心希望被「抑鬱症」困擾的朋友們都能拜讀《轉法輪》,願你的生命充滿陽光,走出「抑鬱症」的陰霾,走向美好的未來。

註﹕
[1]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