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大法帶我走出抑鬱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日】一九九八年夏天,母親走入了大法修煉。在母親的影響下,我和姐姐也走入了大法。當時我還在上小學,只是跟著大人們一起看師父的講法錄像、煉煉動作。迫害發生後,由於環境的變化,我沒有繼續學法,但我心裏明白大法好,知道大法受到了誣陷。

大學畢業後,起初我和幾個同班同學一起在大學老師辦的一個小公司裏面上班,同學們都很努力,在工作上越來越有進步。我卻越來越低沉,曾經覺得自己在各方面都很優秀,沒想到會在這樣一家小公司上班;而工作實踐又讓我看到自己其實根本沒有能在這個社會立足的工作能力和技術。這種落差,再加上和同事的鮮明對比,我變得消極自卑,心事越來越重,漸漸地開始失眠心慌,吃不下睡不著。消極的思想加強了我的悲觀情緒,致使我的情況越來越糟。再後來我發展到對生活失去了希望,覺得生命沒有任何意義,甚至有了輕生的念頭,我這才意識到自己有抑鬱症的傾向。

就在我最難捱的時候,姐姐帶來了《轉法輪》,我從新讀起來,那一晚我竟然睡著了。後來我便每天讀一點法,我的心裏能夠得到安寧。但是抑鬱的症狀似乎很強大,我依舊失眠,有了想放棄工作的想法。可是我明白,只要我放棄了,我就更沒有了在社會上生存的勇氣,以後的狀態更無法想像。矛盾中,我選擇請假回家,想著換個環境。

回家那天,我不敢詳細告訴家人我的狀況,所以他們並不理解我,都感覺我有些無病呻吟。回家對我的幫助並不大,輕生的念頭開始像魔鬼一樣誘惑我,我努力地使自己保持理智、克制自己,同時感覺到自己的脆弱無力,或許下一個時刻我就會被導向了歧途……就這樣,我內心掙扎著度過了又一個清醒的長夜。

第二天,母親帶我去了同修家,看到母親同修們精進的狀態,形成的很正的能量場,讓我感到心中前所未有的安寧,我暗暗驚嘆於大法的力量。並且說來也巧,那天有好幾位同修碰巧前後到來,他們告訴我如何更加努力精進,如何克服自己不好的念頭。我感到備受鼓舞。

回到工作地方,我每天堅持學法,開始了一場心靈的歷練。由於自己當時情況已經很糟,幾乎時時處在心慌中,在外有空我就不停地默念師父講過的法,或者背誦《洪吟》,或者背誦《論語》,當出現一些消極、輕生的念頭時,我開始去否定它們,堅定自己的正念,用師父講法中的某句、某段針對性地糾正自己不好的思想,就這樣心慌的情況開始得到緩解,堅持了幾個月以後,睡眠也開始有了好轉。

我每天堅持看書學法,我體會到了前所未有的幸福感受。經過不到一年的時間,成功地走出了抑鬱狀態。不僅如此,我感到自己的人生觀、價值觀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我不再去認為成功的人生才是我的追求,相反,我更加崇尚那種隨性坦然的人生境界;我不再認為只有富貴的人才是上等人,相反,我明白擇善固執才值得我們去推崇;我不再去強求生活中的種種境遇,相反,我明白一切皆有因緣。想開了很多事情,似乎人也變得外向了一些。在對待周圍人上,我明白了為甚麼要包容、忍讓;即使自己吃了虧,也會很好地調整自己的心態;有了自己沒做好的地方,很快就會反省自己,坦誠自己的錯誤。我恍然大悟:這不就是我一直想要追求的人生狀態嗎?!我從內心感謝大法,雖然我做的不好,但是只要我真心誠意去改變自己不好的地方,我就能夠做到,就會有更好的我出現,想到這其中吃的一點苦,覺得實在是太值得了!我從來沒有遇到過這樣神奇的事情!

大法照亮了我的生命和心靈,讓我在這繁雜的人世間有了希望和方向。每當看到、聽到震耳欲聾的鼓樂聲、鞭炮聲,我的內心總會激盪澎湃,我盼望著自己能見證師父法正人間的那一刻。

我的水平有限,希望大家批評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