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反對到走入大法修煉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一日】我是一個新學員。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江澤民一夥開始迫害法輪功時,我受江氏集團謊言毒害很深,對法輪功充滿了誤解。我丈夫和我弟弟是修煉法輪功的,他們給我講真相,我一概聽不進去,以為電視謊言宣傳的是對的。有許多大法弟子給我講大法有甚麼益處,我不但不聽,還打罵人家。特別是我弟弟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上北京為大法說句公道話被非法抓捕,被拘留了三次,最後身陷囹圄八年後,我更反對大法,反對師父,造下了重大的罪業。

因作惡,不久我病了:先是胃出血,接著感冒不停,所有的病一起上來,偏頭疼、中耳炎、鼻竇炎、口腔潰瘍、肩周炎、頸椎炎、腰間盤突出、坐骨神經、腳上長雞眼、肝結石、腎結石、輸尿管結石、婦科病、痔瘡內外痔等十幾種病折磨的我生不如死,為了治病,我長期吃藥治療,飯前飯後都吃藥。逢年過節時別人逛街,我則進藥店。附近大大小小藥店我都逛遍了。大小醫院都進了,還是沒治好我的病。大法弟子看我這樣,非常著急,可我無動於衷。

正在我被疾病折磨的生不如死時,家庭磨難又來了,真是雪上加霜啊!先是母親病重,然後又是婆婆老年痴呆,又是幾年磨難,心中的壓力可想而知。而這時我自己的病急劇發展,二零一一年進入高潮。同年,母親肝硬化,十月去世。而這時我病的已經在地上爬著走。我連一樓都爬不上去了,家裏還有兩歲的小孫女和痴呆的婆婆需要照顧,因為丈夫和女兒、女婿都要上班。

這時我弟弟又來給我講大法好,告訴我只有大法能治好我的病,可我被自己固執的觀念擋住,還是不相信。

這時我的臉腫了,腳腫了,眼睛凸出,耳朵發亮,按人的理,已經接近死亡的邊緣。鄰居看見了,告訴我丈夫,我已經病的很危險了,叫他趕快把我送到醫院。

我被送進廣漢醫院,因胃出血厲害,典狀性出血帶幽霡螺桿菌,肝結石,肝管堵滿,醫生只有輸血。這時我弟弟又從外地來看我,給我講大法好,嚴厲的對我說:就你聰明?!全世界都沒有你聰明,專家學者都沒有你聰明?!

我動心了,我弟弟叫我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同意了。我在心裏默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神奇的是,我立即就感到有好轉,我感到雙腿有勁了,那晚,我發燒,燒了後又吐,吐了之後就感到心裏舒服些了。

我正住在醫院的這兩天,婆婆去世了。婆婆下葬後,我要求回家。回到家裏一邊吃中藥,一邊不停的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我漸漸好起來。

弟弟給我拿大法書來,叫我看,開始我還有點抵觸,後來我排除干擾,強迫自己開始學《轉法輪》。看到第三講時,干擾大,就把書放下了。放下兩天,一天早上,一個非常洪大的聲音對我說,「你要把心放下。」一邊說,一邊給我按腳,腳底明顯感到有東西往下流。早上起來,明顯感到腳不痛了,知道師父給我淨化身體。我繼續學法。

學到第七講,心裏明白了,我流淚,哭得很傷心,我錯了,那時才明白了甚麼是好、甚麼是壞,才知道上了江澤民的當。我心裏有說不出的對師父的感恩,師父給了我第二次生命。

如果沒有師父和大法救我,我今天不可能活在世上。現在我堅信師父,堅信大法,我要告訴所有世人,千萬不要聽信中共謊言。看《轉法輪》的過程中,師父三次給我淨化身體,在我的大腿上給我逮螞蟥,左邊腿上一次,右邊腿上一次,腳脖子上一次。逮完之後,腳脖子上就出現三個洞,然後我的胃病徹底好了。

我現在身體好得很,從開始得法後沒有吃過一粒藥。我走了那麼多彎路,希望更多的人不要像我那樣上江澤民的當。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