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悟和做到「欠賬要還」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七日】在修煉之前,大約是一九九六年,我利用職務之便,從一個外商那裏借了十五萬元人民幣,沒有借條也沒有協議,只是我口頭說了一句:「三年以後還你。」

這錢是幫我姐家借的,因為當年我姐所在的國有大型企業宣布破產,他兒子和她在一個廠,我姐年齡大,有退休金,可我外甥才三十多歲,廠子只給了幾千元錢,就讓下崗了。三十幾歲的男人幹甚麼呢?也沒結婚。我姐是個十分要強的人,心眼又不大。看著她成天焦慮的樣子,我擔心她急出病來,於是我讓他們找一個項目,讓外商投點資金,辦個公司。

項目找好後,我給外商一講,他同意了,總投資二百萬元人民幣。等我們把前期工作準備好了以後,外商又不同意了。我說那你就借給我點吧。他說多少?我說你說吧。他說:十五萬人民幣。就這樣,外商很快將錢匯給了我外甥。我告訴我姐,這錢是要還的。他們也很謹慎,不敢亂花錢,很慎重的選了一個代加工項目。剛做了兩筆,幾千人的國有中型企業突然也宣布破產了,幾萬元的代加工費只換來一堆廢鐵。我外甥當時就昏過去了,後來就病了,我姐為了給他治病,到處尋醫問藥。等他的病好了,我姐卻病倒了,胃癌晚期,不久離世。我所在城市離姐家路途遙遠,又上著班,很多事幫不上忙。

在我姐住院期間,還有這麼一件事:我姐輸液時,我陪在旁邊,醫生告訴我,這藥不能輸快了,每分鐘只能七~八滴。可第二天早上我到醫院時,卻看到藥滴的很快,每分鐘至少二十~三十滴,我去問大夫,當時屋裏好幾個人,他們無言以對。但我卻明白了,這哪是治病,分明是在宰人,因為這藥很貴。這就是江魔頭時代的「醫德」,一直延續至今,非常普遍。致使我們不得不轉院。這樣下來,共花去幾萬元錢。

不久,我丈夫單位又要他提前退休,在家無所事事,他有高血壓,脾氣又大,怕他憋出病來,我叫外甥給他寄了幾萬元炒股,不是為了賺錢,只想讓他有點事幹,不至於得病。就這樣,十五萬元已所剩無幾。所以到還錢時,我拿出所有積蓄,加上外甥和我丈夫拿出來的錢,才湊了近五萬元。當我把錢給到外商手裏並說明原由時,外商卻說:我借給你了,就沒有想要回來。就這樣,總認為這事就算過去了。後來在修煉過程中,也想過還錢的事,可是只在腦中閃過一下,認為這麼大一筆錢是不可能還得了的,也就不想了,十幾年都過去了,早已忘了。

直到去年,不斷的出現病業假相干擾,雖然多次都在堅定的信師信法的正念中闖過來了,可為甚麼一次一次的病業假相不斷,而且還都是很嚴重,到底為甚麼呢?師父講:「可是有些學員他不按照大法做,他按照常人的方式做,甚至當意識到一些自己不足時,覺的這件事情不算甚麼事情,就敷衍過去了。可是舊勢力卻不放過的,它是用修煉人的標準來衡量你,它用未來生命的標準來衡量你。你這樣用常人的標準來衡量自己、來要求自己,那它能幹嗎?它不幹,所以有人會碰到那麼多的魔難、那麼多的麻煩,甚至於有人因此離世了都不知道怎麼走的。當然了,作為大法弟子來講,能夠在講真相中把人都救了。這個人都能得救,那做了那麼多大法弟子的事,就白做了?不白做。」[1]

每當學到這段講法時,我身體都猛烈一震,總覺的這段話就是對我說的。為甚麼呢?為甚麼會有這種感覺呢?原來就是自己認為自己救人做的不錯,救人不分時間、地點、在哪兒也敢講,也不挑人,也不被常人心帶動,救人也多、感人的事也不少、同修們公認的不錯,讚揚聲不斷。正因為如此,自以為是,完全忽視了個人的修煉。學法是背法,雖不走神,但學的很少;動功、靜功每天都在煉,但總是走神;正念也在發,可是發的時間很短,還老是走神,根本沒效果,三件事兩件都沒做好,更談不上向內找其他的不足了。就像欠那樣多的債也不當一回事,認為是修煉前借的,是對方主動不要了,人家也不缺這點錢,就心安理得的不還了。

師父講:「作為一個修煉人,就得在常人的環境中修煉自己,魔煉自己,逐漸的把執著心、各種慾望去掉。我們人類往往認為是好的東西,可是在高層次上看往往是壞的。所以人們認為好的,在常人中個人利益得的越多,過的越好,在大覺者們看來,這個人就越不好。不好在哪裏呢?他得的越多,他越傷害別人,得到不該得的東西,他會重名利,於是他會失去德。你要想長功,你不注重心性的修煉,你的功根本就長不上來。」[2]師父還說:「欠債要還,所以在修煉的路上可能要發生一些危險的事情。」[2]

以前怎麼就沒當回事呢?怪不得以前自己每當學到《轉法輪》中「你說你是煉功人,摸個自行車,你說你不要,要把錢給單位贊助」這段時,總是不理解,雖然對師父的法不敢懷疑,但心裏總有那麼一點疑問,認為市場經濟嘛,這有甚麼不對呢?原來就是自己的利益之心在做怪。師父這麼高標準要求我們,不就是在幫我們去利益之心嗎?

師父不是在用高層次的理要求我們嗎?不是要我們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達到功成圓滿嗎?為甚麼自己《轉法輪》學了這麼多遍,修煉這麼多年,還總是用常人的觀點看問題,用常人的標準來要求自己,那你還修煉甚麼呢?你就做個常人好了。像我這樣的弟子,師父能不著急、不操心嗎?真是愧對師父。同時在過病業關時,看到明慧網上登的同修寫的一些文章,比如:「漸悟狀態中看到的長期病業」、「從同修離世看修煉的嚴肅」等等,真是大吃一驚,這時才意識到自己問題的嚴重性。師父在《轉法輪》中多次反復強調,要處處為別人著想,「處處考慮別人,這個心就不是自私的了,都是慈善之心,是慈悲。」[2]而我想到的卻是自己。外商的錢再多,那不是人家辛辛苦苦掙來的嗎?自己還想存錢給兒子裝修房子,人家不也有子女嗎?人家不也是要把多的錢留給自己的後代嗎?想到這些,真感覺滿目羞愧,無地自容。

我決定把十萬元錢立即還給外商,儘管兒子工作面臨下崗,兒媳工資也不多,但我沒有任何猶豫。給學法小組同修們講,他們也很支持。神奇的是:當我決定把錢還給外商時,兒子也找到了一個較為理想的工作,公司效益還不錯。真是師父的苦心安排啊!那個外商也很客氣,收信後,來電話說:有錢你就給,需要用你就用,沒關係。他還對他兒子說:「給多少,她說了算,我也沒想用這個錢。」這麼多年了,再來說還錢,這大概也是他沒想到的。我已經把錢還到了他兒子手裏。我當時沒法告訴他我是修了大法才這麼做的(以後有機會我會告訴他),如果不是修了法輪大法,是絕對想不起來還錢的。

在共黨體制下這些年,在中國大陸像我這樣的人,甚至比我更甚者,實在是大有人在。可我們是師父的弟子,是大法修煉者,做這樣的事(借款不還),那是給大法抹黑,對不起師父,舊勢力也不會放過我,這不是病業假相不斷的主要原因之一嗎?

另一個主要原因就是本末倒置,把做家務放到了重要位置,把做大法的事放了次要位置,在做家務事上佔了不少時間,而有的活卻是根本沒有必要的,完全是自找的。比如今年過年時,做家務太多,累的哮喘加重,上不來氣,同時心跳加快,血壓增高,還伴有發燒,煉動功都很吃力,煉一會就一身汗,不斷的求師父幫我,才闖了過來,教訓是深刻的。通過這次過病業關,我下定決心,一定要把我找出的問題解決了,不辜負師父的慈悲苦度。

我現在身體已經完全恢復健康,同時也調整好了修煉與家庭生活的關係。當我給在女兒家帶小孩的保姆講大法的神跡時,她說:我看你就是個神跡,咳嗽這麼厲害,還哮喘,不吃藥就好了。我女兒也說:還怕你落下個後遺症,結果一點沒有。以前我女兒總催我去焗油,嫌白髮太多,現在卻說:我看你現在不用焗了,就這樣黃乎乎的挺好。保姆說:這頭髮燙的這麼漂亮,得很多錢吧?當我說了後,保姆說:也不貴呀。阿姨真是人長的好,身材也好,穿衣服也好看。我真羨慕你和我姐(指我女兒)都有這麼好的身體。我很認真的告訴她,我是修了法輪大法的結果,不然恐怕我早就不在人世了。

正像同修在明慧網文章中說的,「看你不但病好了,面貌也改了」。通過這次過病業關,我再一次深深的感到,師父真是為我們弟子操透了心,再一次謝謝慈悲偉大的師尊。

註﹕
[1] 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五年紐約法會講法》
[2] 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