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大法之福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六日】修煉法輪大法就像一座分水嶺,前後的我簡直是天壤之別。能成為大法弟子簡直是萬幸中的萬幸。

我們一家修煉大法充實、快樂

之前的我:心胸狹窄,脾氣暴躁,真是沾火就著,發起脾氣來不可理喻,和丈夫打架都敢動刀,和公婆的關係也表裏不一,曾想等你們老了別想和我生活在一起。完全沒有傳統婦女應有的一點賢惠,無知中造下很多業力,三十多歲滿身是病。

一九九七年,我有幸修煉法輪大法後,從內心感到這是真正的佛法,不能錯過機會,堅修到底,三百多頁的《轉法輪》,我用半年的時間就背下了。在法中我明白了許多法理:人的生命不止一生一世,做好事會得到德,做壞事得到業力,吃苦遭罪是還以前欠下的業債;知道了宇宙是有理的,那就是真、善、忍,他制約一切,生命遵循他是好人,背離他是真正的壞人。從此我的世界觀發生了轉變,心的容量變大了,身體得到師父的淨化。現在我們一家人──公公、婆婆、丈夫、兒子、孫子都相繼走入大法中修煉,都沐浴在大法的恩澤之中。由衷的感謝師父,感謝大法。

一次,姑家妹妹對我說:你們一天盡整沒用的,閒著沒事信甚麼法輪功?我非常嚴肅的對她說:「你不明白不要這麼說,你了解法輪功嗎?我們做的事情是最正的。以前的我啥樣你也知道,現在的我變化多大你們也看到了,修煉使我有了一個好的身體,無論多忙多累,我只覺得時間不夠用,從不覺得身體承受不住。前些年我開製衣店,五天五夜加班,每天只睡一個小時的覺,我還是覺得精力充沛,這是不修煉的人能比的嗎?再說大法弟子在社會中就是展現正能量,無論在家庭、在社會從不製造矛盾,也不激化矛盾,因為我們知道做這些事情的後果,明白這個理。就說我吧,我們家上有老下有小,家裏家外所有的活都是我一個人做,我從未抱怨過,也沒覺得苦,我們家根本就沒有矛盾,偶爾有一點小的不愉快我們都能用大法法理歸正自己,一會兒就過去了,誰都為別人著想。托大法之福,我們一家人活得輕鬆、愉快、充實。就現在這個社會,無論你有多少錢,哪一家是真正的和睦?我就敢說我們家生活質量最高,這就是法輪大法的威力。如果中共不迫害大法,這麼好的功法得有多少人修?那社會不就和諧了嗎?還用定那麼多法律?還用費那麼大的力度反腐?所以真正造成社會不和諧的因素是中共。」

妹妹聽了我一番話後,心悅誠服地說:「真是那麼回事。」

家庭是很好的修煉環境

本來公婆是和小叔子在一起生活的,因小叔子長期在外地工作,照顧不到老人,而且婆婆家在鄉下,村裏只有兩名大法弟子,距她家較遠,老人學法時速度慢,缺乏學法環境,這樣修煉就會懈怠。我就和丈夫商量將老人接過來一起住,我家在鎮上住樓房,由於老少四輩樓房住不下,就在鎮邊租了一座簡陋的平房,樓房就讓給兒子、兒媳住,孫子、公婆跟我們。

事情並不是想像的那麼容易,由於沒有與公婆在一起生活過,一些觀念、性格、愛好、生活習慣不同,使我們之間有許多東西需要溝通、磨合。開始時問題少,遇到問題大家都能用大法法理衡量,能忍,能退一步。時間一久,積攢的多了,偶爾的也出現心理不平衡:我為你們放下舒適的樓房來到平房,捆柴、燒火、侍弄菜園,得多費多少時間?多吃多少苦?並且放下了做服裝的生意,你們還不理解,總挑這挑那的。我心裏不太舒服,但我知道這是暫時的,因為有大法就沒有過不去的溝溝坎坎。

一次學法,師父的一段法點醒了我:「在這個矛盾中,只要能向內找就能發現自己的不足。矛盾不暴露出來,沒有這個矛盾的出現,你就發現不了你的執著、看不到你的執著。一切都是平和的,那能修嗎?」[1]

我豁然間明白了:我以前那些爭強好勝、刁鑽刻薄,不能忍讓的壞習氣並沒有修下去,因為沒有這樣的環境就沒暴露出來。師父早已開示我們,修煉後的路是改變的,一切為我們的修煉而安排。和公婆生活在一起也不是偶然的,是師父安排的,我這些頑固的人心不在這樣的環境還不好去呢。師父浩大的慈悲弟子唯有感恩。

大法能善解一切淵源

二零一五年臘月一天,兒子告訴我兒媳要和他離婚。兒子說:「她外面早就有人了,我努力的挽留,她意已決,那邊的人催的挺急,我就答應了。」我的腦子「嗡」一下子,心想:我們一家對她不錯呀,沒虧待過她呀,她怎麼這麼狠心就扔下丈夫、孩子不管,只顧自己的感受,這麼自私。我這心就不平衡了。兒子看到我的表情就說:「媽你別上火,也別管了,順其自然吧。」兒子一說,我轉過彎來,我們修煉大法的人家怎麼會出這樣的事呢?剛才一連串的想法都是向外求,都是埋怨、指責,這怎麼行?師父告訴我們遇到問題向內找,就找自己,遇事先為他人著想。

我就向內找:兒媳要離婚,離開這個家,也有我的責任,她到我家後,生下孩子就交給我帶,她就長年在外打工,和兒子也是長年的兩地分居,很少有機會和她溝通、交流,偶爾回家待她非常好,以為這就是對她好了,並不知道她的內心有甚麼苦楚,沒有及早的幫她排憂解難,外面的世界那麼險惡,她這些年是怎麼闖盪的?吃了多少苦,我問過嗎?這要是自己的閨女能這樣對待嗎?是我這婆婆沒帶好她。不行,她一天沒離開我家,我就有責任。

我馬上和丈夫去兒子家,見到兒媳,我說:「你要離婚,能告訴我為甚麼嗎?如果是我的錯,是咱們家誰的錯,我們可以改,我們都不希望你離開這個家。」她哭了:「不是你們的錯,你們待我比親生父母都好。」「那是怎麼回事呢?」她說不出啥,後來說丈夫掙不來多少錢養不了她。我說:「他雖然掙不來大錢,他也很努力,你應該看重他的人品,他修大法後把所有的惡習都改了,處處為你著想,這你是知道的,這也是別人所不具備的,婚姻是緣份,俗話說,百年修的同船渡,千年修的共枕眠,要珍惜呀,何況你們還有孩子,都十歲了,奶奶待他再好也代替不了媽媽,母親是一份責任啊!離婚成了當今社會的時尚,那是變異的東西,是有悖天理,也違背人倫的。」

我們說了許多,但她意已決,也許他們夫妻緣份已盡。兒子告訴我們說:他岳母現在有病,而且馬上就要過年了,他們不想讓老人家知道這事,兒媳就不能回娘家過年,她準備自己在樓上過年。等過了年,政府上班就辦離婚手續。因為每年我們都是全家在一起過年的,這種情況她也不好再和我們過年了。聽到這,我一把拉過兒媳的手說:「孩子,雖然你們已決定離婚,但我們畢竟有緣一場,怎麼能忍心讓你自己過年呢?我邀請你咱們今年還一起過。」兒媳抱住我放聲大哭,弄得我也一起哭。

我和兒子一起辦置年貨,買的都是兒媳喜歡吃的,除夕夜做了滿滿一桌子菜,吃了最後一頓團圓飯。除夕夜晚,兒子照例給岳母及她家親友拜年。初二兒子和往常一樣帶上禮品陪兒媳去娘家拜年。兒子自己回來了,兒媳到初七回來,他倆就辦了離婚手續。

大人表面上能坦然面對,可是孫子從姥家回來就知道個大概,他大姨告訴他的,他也聽見他媽媽給那邊那個人打電話的內容了。他父母一起出門走了他就預感到甚麼了,就開始哭、鬧,幾天了,他一會兒要媽媽,一會兒恨媽媽,怎麼哄都不行。他媽給他打電話他也不接,表現的很激動。我知道這麼下去不行,知道老哄他是哄不了的,就告訴他爸爸、媽媽是離婚了。我給他讀師父的法:「你們知道甚麼是壞人、好人嗎?你心裏裝的是恨、是惡,大家想想這是甚麼生命?會表現在行為上,甚至於表現在面像上,人瞅你都是惡的。」[2]我開導他:「媽媽雖然離開你了,但你的生命是她帶給你的,她把你帶到這個世上你才有機會得到這萬古不遇的大法,她對你是有恩的,你應該感謝她,怎麼能恨她呢?師父告訴我們對誰都得好,何況你媽媽呢?」

孩子安靜了許多。有一天他終於接了媽媽的電話,孩子責問媽媽為甚麼離婚,兒媳在那邊還在騙孩子說沒離婚,別聽別人說啥等等,孩子就是哭,哭得啊那個傷心啊!

聽著娘倆的談話,看到孫子的傷心欲絕,我的心被帶動了,接過電話告訴兒媳:「別再打電話傷害孩子了,他受不了,也沒人跟他說啥,我們只是勸解。」作為奶奶這個場面真揪心哪!我們是修大法的,處事一切都為他人著想,我們也是這麼做的。但話雖這麼說,事也得這麼做,可身在其中時,那個心是真難達到坦然。但我又清醒的知道大法弟子一定要從常人的矛盾中超脫出來,這是修煉過程中要過的關。就這樣,一會兒人念佔上風,一會兒神念佔上風,但無論如何我是主佛的弟子,無條件的按師父的法理做,這是毫無疑問的。那些抓心撓肝的人心的情──被誤解就為自己辯解,聽說她外邊有人妒嫉,看到孫子這樣情就勾起了,是應該丟棄的。

後來我知道兒子是這麼做的:當兒子知道離婚已沒有回轉餘地了,他就放下了,一切為兒媳著想,給她錄製中國優秀的傳統文化故事讓她經常聽,囑咐她別隨波逐流,別離大法太遠,將來淘汰的都是道德墮落的人。兒子跟我說:「我是可憐她這個生命,我們有師父有大法,將來我們是沒事的,而她要離開這個環境,在常人的大染缸中污染,對這個生命來說是可怕的。因師父講了:『放縱魔性離神遠 地獄一入無出日』 [3] 。」

聽兒子一說,我真是汗顏。兒子是此事件中最大的受害者,他卻能為一個生命著想,多廣闊的心胸,體現了大法弟子的風範。從中也暴露了我修煉中的不足。我再接起兒媳打給孫子的電話,我就說:「孩子,媽有些話過重,對不起,我們尊重你的選擇,我會帶好你的兒子。」兒媳在那邊大哭:「媽,是我不好,咱們全家都好。」

丈夫在這件事中表現的也行,開始也很冷靜,直到看到了他們的離婚協議書。離婚協議是兒媳對孩子甚麼都不管,不拿撫養費。丈夫心裏有些不平:這些年兒媳在外打工沒往家拿過錢,孩子生下就我們帶,現在又丟下不管,以後的撫養費也不管。後來我們在不斷的學法交流中,明白一切事情都是有因緣關係的,逐漸的也就放下了。

我公公、婆婆上了年紀,每天看到重孫子就覺得可憐,就心疼,受了打擊,身體出現嚴重的狀況:公公不能坐起來了,也不睜眼睛,大小便失禁;婆婆四天起不來床,發燒、咳嗽,不吃飯。我們知道這都是人中的假相,法能破解一切,因為只有大法是萬能的,我們就大量學法,師父說:「你干涉不了別人的生活,左右不了別人的命運,包括妻子兒女、父母兄弟他們的命運,那是你說了算的嗎?」[4]也來了許多同修和我們交流,幫助我們在法上提高。公婆很快就過去了。

試想如果不是修煉,公婆這麼大歲數遇到這樣的打擊,身體出現那樣的狀況,能不吃藥、不打針這麼快就好了?說不定就一命嗚呼了。在這裏我發自內心的呼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我每天上街向世人講真相,就是把大法的美好和自己在法中受益的真實情況告訴世人,破解世人被中共謊言的毒害,讓更多人都能了解大法認同大法都能在大法中獲救。弟子這裏給師父叩首、再叩首!

註﹕
[1]李洪志師父經文:《各地講法七》〈美國首都法會講法〉
[2]李洪志師父經文:《二零一四年舊金山法會講法》
[3]李洪志師父詩詞:《洪吟三》〈無度〉
[4]李洪志師父著作:《轉法輪》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