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是非常嚴肅的


【明慧網二零一六年六月二十五日】自己的修煉狀態不好,究其根源是因為色關遲遲過不去,嚴重的影響了自己的做好三件事情,而且愈演愈烈,感覺自己真的危險了,自己內心痛苦萬分,目前已經能夠守住,把自己這一階段的思考和認識拿出來和大家交流:

修煉前自己色心較重,修煉後一直沒有真正去掉,甚至被關在監獄和拘留所也沒有完全從內心深處去掉,內心深處不願意放棄,甚至於感覺其它方面的東西都可以放下,但是這個東西卻非常的難以割捨。

查根源,從人中講,是因為好奇心以及慾望讓自己在成長的過程中加重了這方面的因素。

從舊勢力的安排來說,自己可能以前有這方面的業力,這個色慾被放大,舊勢力的用意是讓我看到自己的強烈的執著,也有以此來毀滅自己的用心。它認為你能夠過關,它就承認你;你如果過不去,那是你自己不行。

從大法修煉的角度來說,自己如果真的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就可以過去這一關。但是由於最近意志不堅定,內心深處並沒有想徹底的放棄,導致了自己的狀態時好時壞,但是都沒有真正的去根。

我發現,如果周圍最近的迫害比較嚴重,自己就會收斂,那不是真正從內心斷慾了,而是形勢所迫,怕被迫害而暫時斷慾。這個不是真正提高,因為內心深處沒有放棄這個骯髒的東西。

一、沒有認識到任何不正確狀態都有背後的因素

自己表面做的不正,達不到修煉的正確狀態,那是因為有背後的因素的操控。但是很多時候,都是用人的想法去認識就是覺的奇怪,然後並沒有真正的深入的挖根,到底是甚麼因素導致自己反反復復,是自己哪方面沒有做到,才導致了表面不正確的狀態的出現,就像那個病,光治標不治根,一段時間後還會翻出來的。

人生活在最最表面的空間,而人中的一切大小事情都是神在管,那麼作為修煉的人,就是更是這樣。修煉的人碰到的任何事情都不是偶然的,但是因為生活在人中,都是站在表面的人的理來認識。沒有想到修煉的人不是一般的人,碰到的任何觸及到內心的事情都有我們修煉提高的因素,對於過不去的關,或者不符合法的任何不正確狀態都有更深的因素在裏面,所以修煉的人要站在很高層次上來看問題。就像那個冰山,你看浮在上面的只是一個巴掌大小角,但是你把這個小角去掉,後面還有會浮上來一個角,因為在更深的海底有一個巨大的冰山,浮出水面的是你看得見的,而看不見的部份才是問題的根本。

就像那個病不同的層次看到的根源是不一樣的,但是大法修煉的人碰到的事情有一個核心,就是為了還業而還業的事情很少,幾乎沒有,絕大多數都是衝著你的心來的,所以只要真正的找到那顆心,並放下,事情立馬就發生變化,因為你已經過關了。相反想從表面上解決問題就非常的難,也無法解決。如果心沒有去,麻煩還會再來,一定的。

二、常人的僥倖心理人為的滋養了邪魔

人中有句話,叫好了傷疤忘了痛,不到南牆不回頭。每一次都是後悔,但是一段時間之後,那個慾望又捲土重來。說不好聽的,人有一個賤毛病,不到南牆不回頭,非要到無路可走的時候才想起要做正。比如有的同修被迫害了才後悔沒有斷慾,平時用資料點的錢不注意,非要到那個時候才醒悟,可是損失太大了。

而人的狡猾僥倖的心理就放任自己的魔性,你看犯了一次錯也沒有甚麼大問題,不要緊吧;好,有了這樣的心理,下一次你還是過不去,因為你已經默認了,根本就沒有真正的後悔,懊喪,那麼下一次還是這樣想,先符合一下常人的狀態,慢慢來,如果這樣想,那麼就會愈演愈烈,因為你從根子上就沒有想放棄。

但是內心也知道,早晚要放下人的這些個東西,可是甚麼時候放?自己也沒有期限,反正是糊裏糊塗的。慢慢的就麻木了,慢慢的就習以為常了,人是這樣的,我遇到過一個同修,忙的連大法書也不怎麼看,功也不煉,還自我感覺良好,還以大法弟子自居,為甚麼呢?就是一點點的滑下來的。作為一個修煉的人你只有對自己嚴格要求,用大法來衡量和要求自己,你才能修出來,自己做的這也不合法的要求,那也打打折扣,那麼最後就是啥也不是了,就像一個容器,這個有個小漏,那邊有個小洞,最後那就成不了器,自己都不爭氣,怎麼能夠成器呢?

三、沒有認識到修煉的嚴肅性

修煉是何等的神聖嚴肅,但是自己沒有真正的這樣去認識。

你看人中學個甚麼技能,還要勤學苦練;做個生意,還要起早貪黑。但是修這麼大的法,自己卻用人心來對待,對自己沒有過去的關用種種藉口來搪塞,來自欺欺人,這個就是對自己不負責任了。千萬年億萬年的等待,生生世世在歷史上吃的苦,都是為了今天,而到了這個關鍵的時候,自己卻鬆懈了,麻木了,我想如果真的自己沒有做好到了最後的時候連哭也來不及,為甚麼要等到那個時候才知道後悔,為甚麼不趁現在還有做好的機會努力去做呢?

最近師父的講法也越來越嚴肅,真的機會是越來越少了,師父為我們著急,但是自己卻不當回事,危險呀!你看看過去修道的,因為一個情放不下,毀了;因為一個色放不下,毀了;歷史的教訓太多了。

欲修其心,先誠其意。連自己的缺點和錯誤都不願意承認和面對的人,那怎麼修呢?那就更談不上改了,有問題不怕,關鍵要面對問題,解決問題,大法無所不能,可以破一切執著,只要你想過,真正在法上就沒有你過不去的關。

當然,一切不正確的狀態可能都有舊勢力安排的因素,可是我們有大法呀,只要你能夠做正,師父就能夠為我們做主。但是如果我們連這個最最基本想要過關,想要突破的心都沒有,那誰也沒辦法。人要甚麼自己選擇,自己都不想做好,那麼誰也幫不了。

四、背水一戰

大法弟子是有使命的,而且責任重大;如果這一次修不成是沒有第二次機會的。

過去道家修煉,如果徒弟不爭氣是要用棍子打的,打的目地也是為了徒弟能夠修成。你看那個密勒日巴的師父為了他的修煉,為了給他消業打了他多少次?

人有一個可憐的弱點:得到了不知道寶貴,失去了才知道後悔。我自己和我看到的很多人都是這樣。

自己的色關為甚麼長期過不去,為甚麼遲遲不去,我也發現有些同修和我差不多,在某一方面遲遲過不去。後來我想為甚麼會這樣?

每個生命都有自己的特點,也可以說長處,但是也有他的短處,就像那個陶瓷不會生鏽但是一打就碎了。那麼作為一個修煉的人,如果在某一方面過不去,那麼不管是舊勢力甚麼安排還是人中的表面的甚麼原因,實際上我理解那都是你要過的關,可能恰恰就是你生命在某方面的缺陷,就是要彌補的,就是要修正的。從我個人理解上來說,如果沒有必要過的關師父不會給我們安排的,那修煉是非常的嚴謹、周密、系統、科學的,絕不會有任何偶然的事情。

其實,答案就在法中,大法無所不能,人中還有一句話,一把鑰匙開一把鎖,不管這個鎖是誰造的,怎麼造的,造這把鎖的同時一定會有一把開鎖的鑰匙,這是相生相剋的理決定的,是必然的,而大法是萬能的,關鍵是我們有沒有用心去學,有沒有克服困難的決心。

其實如果你能夠真正的在法上修,真的抱著一個純淨想提高的心態,我想那個去掉執著就像那個用火柴棍撥拉那個壞牙一樣輕鬆。問題是你是不是真的從根子上想放下?人有甚麼本事?甚麼本事也沒有,只不過是你有這樣的願望,你有了這樣的願望,師父就能夠幫你。但是不堅定也不行,有的時候要正念正行才能夠過關的。

自己講一下當我下定決心要徹底的過關時,我寫了要徹底過關的決心,在給師父上香時把這個決心也燒成了灰,意思就是必須要過,就是背水一戰,再犯就意味著你不想修了,就不再給自己留任何餘地。和師父說話就要算數,自己當然知道這個話的份量。晚上睡覺,夢中有黑色妖魔從我床上逃走,自己還拿著一個盒子,盒子裏都是小芝麻粒那麼大的黑東西,感覺有幾十顆。夢中自己把盒子扔掉,立掌去追妖魔,妖魔迅速逃走。醒來後悟:因為自己有這樣的決心,師父就能夠幫我,那個舊勢力安排的色魔就沒有理由在我的空間場呆,而那個芝麻粒大小的黑色丸子可能就是舊勢力給我下的迷魂藥,所以自己老是被操控,老是在這方面過不去。

之後,自己的空間場乾淨了,自己也不再被這個糾纏了自己近二十年的東西干擾了,身心輕鬆。而回頭想想自己的修煉日記中由於色關過不去的悔恨、分析、查找的日記就有幾十篇,可見自己修煉的差勁,可見自己內心的痛苦,可見問題的嚴重。

五、相信師父 抓緊時間 從新做好

師父給予我們的太多太多,給予了我們一切,甚至於用上億年的時間來造就我們。我們生命的一切都是大法造就的,我們甚麼時候都應該相信師父,否則,就等於是背離。不相信師父那不是背離是甚麼呢?如果不按照師父要求的去做那不是背離嗎?真的相信師父就會按照師父講的去做。

時間不等人呀,機緣也不會再有了,一切都走向最後了,自己沒有做好,現在還有後悔的機會,再過一段時間可能連這個後悔的機會也沒有了,想想後怕呀!

誰都會犯錯誤,或者是消沉甚至於麻木,但是這個都不要緊,關鍵是我們要面對自己的問題,勇敢的剖析自己,然後從法中去找答案,從新做好!

其實任何一關一難都是修煉的一道道考題,都是一道道提高的台階。是讓修煉的人加深對法的理解,當然也是讓修煉的人放下人心。

原來想越到最後,應該越好修,但是從目前自己的情況和了解到的情況來看,很多人覺的修煉越來越難,其實邪惡已經越來越少了,為甚麼會反而覺的難呢?

個人理解,修煉也越來越接近表面了,邪惡越來越少了,但是人的表面上也是最弱的,所以感受那個難度並沒有減弱。一切都是相輔相成的,但是只要我們有正念,就能夠很快的過關提高,問題是有的人正念太弱了。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千里之行,始於足下。就是說好的壞的都不是一天積累的,有沒有正念也是長期學法紮不紮實的體現。

寫到最後,還是要多學法,靜心學法。唯有如此,我們才能夠看到自己的不足,才能夠不斷的提高,才有能力去完成自己的使命、兌現神聖的誓約!

現階段一點體會,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